(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中国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103763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西部散文选刊》正在征稿中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学会主席刘志成在延安大学做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美文欣赏

>

正文

2018《西部散文选刊》高研班学员作品:刘为更《姐姐花儿春野开》

来源:中国西部散文网
作者:刘为更
发布时间:2018.09.10


    几场淅沥的细雨过后,沉睡了一个冬天的东山和它脚下的曲柳河渐渐苏醒过来。贴在门楣上的过门笺悠悠地飘扬几下,大地绿了,桃花红了,隐藏在草丛中的堇堇花儿也在不经意间悄无声息地傲然绽放

    回到故乡,漫步在无垠的田野上,我不禁想起了那个春天,还有那些年少的金色时光。

    天还亮,娘扛着锨镢还未走出大门,又返回身叫着姐姐的名字说:“带着你弟弟,去坡里薅点草、挖点野菜吧。”

    “嗯!”姐姐很痛快答应着。

    其实母亲不说,天亮后姐姐也会带着我和弟弟上坡,因为前几天父亲刚用一筐地瓜干从牛庄集上换回一对家兔。小兔子已经开始吃草了,浑身光滑的皮毛和一双宝石似的眼睛着实欢喜

    迎着温婉的春风姐姐一只手提着篮子,一只紧拉着弟弟嫩绿的小草,蓬勃的野菜,缤纷的花朵,在我们的脚下缓缓掠过,又接踵而来。我们愉悦地奔跑在早春的田野上,扑面的芬芳已经把姐姐皴裂的脸庞润泽绯红透亮。奄忽,有悠闲地享用着青草的野兔被我们突如其来的闯入惊吓得四处逃窜,直到消失于麦田深处

    在一处宽阔的土坡上,姐姐止住脚步,蹲下身来。她的跟前,一棵叶片类似于车前草的野菜,在阳光下泛着盈盈绿意,三五朵小花从各自细长的花柄上垂下,一抹淡淡的不易捕捉的香气稍纵即逝。

    “看!像不像玉簪子?”

    姐姐小心翼翼地掐下一朵,平放在她的手心。骄人的花柄在靠近花瓣之处略微弯曲四五片紫色的花瓣儿像是一块天然的水晶镶嵌在花柄上,俨然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典雅脱俗

    只见姐姐轻轻地把它别在她因营养缺乏而显得泛黄的发间,一抹不易觉察的绯红就调皮地滑过她的脸庞。就是这稍纵即逝的羞涩,竟让我忽然发现,姐姐竟是如此的美丽。贴着补丁的花格子衣服,配上山里女孩独有的那份透着坚韧和执着的俏丽,永远地烙印在我的记忆深处。

    姐姐又掐下两朵,分别插在我和弟弟蓬乱的头发中,惹得姐姐“咯咯”长笑。那清灵的笑声,如浪潮般蔓延过春日朝气的大地。

    姐姐说,这是她最喜欢的野菜,叫堇堇花儿。后来我才得知,叫堇堇花儿又称堇堇菜,学名是紫花地丁,耐荫、耐寒,不择土壤,适应性极强,不仅可以食用,还是清热解毒、凉血消肿功效很不错的中药材。

    “姐姐!姐姐!这里也有一棵姐姐花!”刚刚学会说话还吐字不清的弟弟,把堇堇花叫成“姐姐花”。

    姐姐看了弟弟一眼,在原来那棵堇堇花旁边一处较低洼的地方,采起一小把嫩嫩的野草,放在左手里,然后用右手用力地拍了三下。

    “来,过来闻一闻,是什么气味?”姐姐对着我俩和润地说。

    “是甜瓜味!”弟弟抢着凑上前去,掰着姐姐的手说。

    “我觉得是面瓜味!”我说。

    “恁俩说得都对!”姐姐指着脚下的那一簇小草说,“看,这就是婆婆指甲,‘婆婆指甲拍三下,不是甜瓜是面瓜’!”

    婆婆指甲也是一种野菜,石竹科,有的地方叫瓜子草,含糖、味甘。从那以后,不论何时何地,只要看到这种野草,我都会采上几片叶子,放在手心里揉几下,然后凑近鼻子,一股芳香的气味就立刻让我体会到回到了故乡、回到了姐姐身边的那种感觉。

    姐姐没有读过书,她只能用山村里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叫法,教我们认识那些与我们的生活、甚或是生命息息相关的野菜和野草。那时候,台子顶、北岭、后陡沟、后洼子,是姐姐带我们常去的地方。就是在这片田野上、沟渠旁,我从姐姐那里认识了几十种甚至更多的野生植物,如婆婆丁、荠菜、灰灰菜、麦蒿、饽饽蒿、萋萋芽、马齿苋,还有山羊胡子、兔子头、菱角嘴等。也正是这段儿时的经历,或多或少地影响我对植物、对农业学习的兴趣。

    姐姐大我十一岁。作为家中的老大姐姐自然成了父母最好的帮手。在我小时候的家乡,人们都习惯把到了上学年龄至结婚前的女孩称作“识字班”。十五六岁的姐姐已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识字班”了,但她没有进一天学校。繁重的农活,一年又一年循环往复过度的劳累缺少营养让娘患上了多种疾病,才十多岁的姐姐不得不担负起家庭的重任来。

    前些年常听娘说起,在我三岁那年,她领着不到一周岁的弟弟远去陕西三舅家帮忙带孩子。那时候父亲忙于生产队的事情,顾不上家务事,我的大哥、二姐已经上学了,而我还尚不懂事。直到娘和弟弟回来,家里五口人的吃穿住行,都是大姐一手操持。

    大概是我读初一的那年秋天,姐姐出嫁了。一辆系着车襻的农用独轮手推车,卸下两个偏篓、并稍作装扮后,载着姐姐,沿着遍布着堇堇花的山路朝着大山陌生村庄缓缓走去

    从此,离开故乡前的每年春天,我都会寻机来到山坡上、来到原野里,仔细地寻找那些纷繁的小草之间,并不被人们注意的堇堇花儿。堇堇花儿每年都会如约地绽放。每当此时我都会欣喜若狂,因为堇堇花开放的时节,正是姐姐回娘家多住的日子。替娘浆洗完一大家子该洗的衣服,烙几垛子煎饼,挖一筐喜欢的野菜,再陪着娘说一些体己的话语。亲情,就在莺飞草长的日子里,如这三月的阳光明媚而温暖。

    “姐姐花儿!”

    看着脚下初开的堇堇花,我忽然就想起初学说话的弟弟说过的那句话来。堇堇花生在贫瘠的土壤里,却依然顽强地生根发芽、长叶开花,只为向大地无私地奉献出她娇嫩秀雅姐姐不计得失,付出不求回报的品质不正如堇堇花

    身处异乡,已经鲜有机会看到堇堇花了,但身影却不时绽开在我柔软的视线里。那天拨通娘的电话,电话里最先传来的却是姐姐那依然清灵的声音:“……咱爷娘身体都好着呢!”未等姐姐细说,娘已接过电话:“有空回来看看吧,满坡的姐姐花都开了呢。”

不知是我一时听力模糊,还是耄耋之年的娘言语不清,在她眼里,堇堇花也成“姐姐花”


Copyright © 2015 中国西部散文网 Power by www.cnxbsww.com
中国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彩云(书画艺术总监)136047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