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15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盛开千年的孤独/尉克冰

点击率:3468
发布时间:2016.06.22

  玉兰花开得真早,春一到,冷不丁地就挂满了枝头。那满树的花朵,定是无瑕的白玉雕刻而成,又似在牛奶中沐浴了一般,细腻光滑,莹润饱满。每一朵花都像一只羽翼丰满的鸟儿,站在枝头,迎风歌唱。看,那一树的花朵,挨挨挤挤,热热闹闹,一抹抹亮白,焕发了整个春天。玉兰开得圣洁、高贵、典雅、飘逸,如妙龄的少妇,从身体里自然透出无限魅力和风韵。

  可是,从那满树的繁华热闹中,我读到了玉兰内心深处的落寞。短短的几日花开,没有一片叶子陪伴。当繁花落尽的时候,叶子才懒洋洋地冒出头。花与叶子,注定了彼此错过,它们在相互等待寻觅中,度过一生。

  在我看来,玉兰的本质是美与孤独的化身,从她清凉的眼神里,我读到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我凝望着一朵朵玉兰,里面映照出一张张古美人的笑靥,难道是她们穿越了历史的烟尘,把沉淀了上千年的凄美孤独,把浓得化不开的爱恨情愁,变成了摇曳生姿的白玉兰?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清瘦俊美的李清照,一颗孤独的心承载着无尽的寂寞。在乍暖还寒的夜晚,她感喟落花满地的悲凉;在清凉初透的半夜,她让愁绪化成一片浓云;在西风卷帘的清晨,她哀伤着人比黄花瘦。只要天上飘着那如烟如梦的细雨,只要地上飞舞着凌乱干枯的黄叶,她就会斜倚着窗儿望眼欲穿,就会弹奏出凄美幽怨的曲调,让惆怅化成隽永绝妙的文字,一次又一次凄凄惨惨戚戚地走向孤独之巅,醉饮人生的苦酒,执着地寻觅着遥不可及的爱情。那黄昏的点点细雨,哪里是滴在梧桐树上,分明就是滴在她那颗痛楚的心上。早春时节,难以将息的夜晚,她凝望着院子里那株玉兰树在风雨中孤立飘摇的身影,仿佛照见了自己薄凉的命运。在金人铁蹄下,在滚滚狼烟里,和爱人异地相守,她花自飘零水自流一样地颠沛流离,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金石研究和诗词创作,把满腔的寂寞和忧郁结成累累的文学硕果。她不能像岳飞那样驰骋沙场,也不能像辛弃疾那样上朝议事,甚至不能像陆游那样与政界和文坛的朋友,痛快地使酒骂座、针砭时弊。然而这个寂寞的女子,以非凡的才华成就了自己辉煌的人生。她如亭亭清雅的白玉兰,孤傲地独立在大宋王朝那灰暗的天庭之上,永远绽放着夺目的光芒,一本《漱玉词》千古传诵。她甚至有着伟丈夫般的志气和胸怀,“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人们永远赞扬她、怀念她——这个立于秋风黄叶间寻寻觅觅、孤高清雅的千古第一才女!

  风儿飒飒,吹得玉兰花如风铃般摇曳。我从那声响中依稀听到了千年琵琶的铮铮幽咽声,那声音不绝如缕,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又是落叶迷径,秋虫哀鸣的深秋季节,冷雨敲窗,孤灯寒衾,最易惹人遐思。王昭君想起西陵峡中的江水,更想起一家人欢乐团聚的时光,愁思如麻。她信手拿过琵琶,边弹边哼,唱不尽的是乡愁。两行晶莹的泪珠便挂在了她那玉兰般精致白皙的脸庞上。“分明怨恨曲中论”、“公主琵琶幽怨多”。深深的庭院,明眸的宫女,沉寂的粉蝶,慵懒的梳妆。王昭君,寂寞中只剩下满腔愁绪,一把琵琶,两弯娥眉。那颗纯洁透明的心从不被世俗污染,面对卑鄙狡黠的画师,她抬起高傲的头,永远不齿不屑。在关键的历史时刻,她毅然决然迈出宫门,她背对长安义无反顾。城门外,留下她那高贵纤长的身影。为了两国永久的安宁,她勇敢地面对异域的清冷与无助。想到戍边战士们的浴血奋战,想到不幸的父兄沙场喋血,一幕又一幕,紧紧牵动着王昭君的心。为了结束这一切,她甘愿寂寞无助一辈子!为了大汉的江山社稷,她忍受了先嫁单于后嫁其子的“屈辱”。“何如一曲琵琶好,鸣镝无声五十年。”她的华丽转身,使得大汉王朝安定了半个世纪。“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她的勇气智慧,使得匈奴展现出欣欣向荣的和平景象。她带着中原的文化,带着大汉的友好,所到之处,无不春暖花开,把玉兰般的芳香美好传播到北方大漠的角角落落。她用一个人的孤独,换取了整个匈奴以及中原人民的幸福生活。她用一生的清冷,让一个太平盛世在那一片不宁静的天空中漫延开来。“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一颗寂寞孤独的心,一个名垂千古的伟大女性!

  一片莹白的玉兰花瓣,落在了我的头上,将我从两千年前缥缈久远的历史风烟中叫回到唾手可得的现实里。我仰望那高高的玉兰树,这时从上面又落下一片花瓣来,轻飘飞扬,舞姿优雅,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像极了杨玉环曼妙的霓裳羽衣舞,那陨落的玉瓣莫不是贵妃年轻的生命?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美艳绝伦、能歌善舞的杨玉环,生前得到皇帝的百般宠爱,“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她享尽了荣华富贵,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她沐浴后的冰肌雪肤犹如白玉兰,丰腴柔滑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芳香。一张可人的笑靥,一袭柔曼的白纱,一曲华美的舞蹈,征服了风流倜傥的真龙天子。他们爱得如痴如醉,如漆似胶,几乎成了亘古不变的爱情神话。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君不见,马嵬坡上,天子赐三尺白绫,恩断义绝,丰腴玉体尚温存即被三尺黄土掩埋。面对皇权和美人的抉择,唐玄宗放弃了后者,让千古传颂的爱情大打折扣。又有谁愿意像她那样辉煌之后留下永远的寂寞?年仅三十八岁的杨玉环被一条白绫绞死在荒凉的原野。为了心爱的人,她从容地面对死亡。没有棺木,没有坟墓,没有葬礼,她就这样,赤条条地被掩埋在一岭荒丘之中。从此,她再也听不到人间的浮华热闹,再也感受不到虚假的世态人情,再也看不到潜藏在皇权周围的杀机重重。这个世界只剩下一具痴情女子的冰冷尸体,如凋零的毫无生机的玉兰花瓣孤独地平躺在荒山野岭之间。“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一颗被埋没了的永远寂寞的心,化成悲凉的草木留在了马嵬坡的阴风怒号中。—个风华绝代、聪颖单纯的曼妙女子,就这样成了封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叹惋和记忆中……

  三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古代女子,内外兼修,精致得近乎完美,她们就是美和爱的化身,赢得了无数后人的尊崇。然而,悲凉的命运却笼罩着她们,几乎应验了所谓的“红颜薄命”。动荡不安的社会时局、封建统治阶级的利益纷争、男权社会的男尊女卑是她们悲剧的根源。她们没有生活在自由平等的国度里,没有扎根在民主和平的土壤中。才华卓著的李清照满腹经纶、满腔热血,只能做得流离失所、清苦一生的民间词人;美若天仙的王昭君被大汉王朝当作赢得天下太平的交换物;能歌善舞的杨玉环艺术才华卓著,太平盛世里是皇上的私宠,时局动荡时是政治斗争的殉葬品。她们的孤寂无人能懂。即使这样,她们也不曾沉沦,也要把自己的人生在苦涩中演绎得辉煌灿烂。红尘滚滚去,往事越千年。三位美好的女子,早已湮没在历史风烟中。可是,她们孤独凄美的形象却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她们的身姿和灵魂早已化作馨香高洁的白玉兰,绽放了上千年,依然散发着亘古不变的光芒和魅力……

  黄昏时分,我伫立在玉兰树旁。每一条瘦长的枝干都指向高空,把冰莹的花朵高高擎起,沐浴在金色霞光中,似一尊容颜不改的雕塑。



                                                                                                    选自《红豆》2011年第12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