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695663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草原歌者/彭迅华

点击率:3656
发布时间:2016.06.22

  一路风尘走来,带着被草原被苍穹涤荡得晶莹透彻的心灵,随手掀开一座蒙古包,热情洋溢的笑脸、甘甜的酥油茶、醇厚的马奶酒还有殷勤的敬酒歌便将人层层包围,让人性受到最真纯的洗礼。酒至尽欢,半醉的主人拉起马头琴唱起一首又一首草原民歌,使远道的客人醉得一塌糊涂……

  蒙古长调,在观看了对蒙古歌者哈扎布的采访后,我才获知让我沉醉很久、思索很久的蒙古民歌的学术名称。比起周边地区民歌,如黄土高原的信天游新疆维吾尔族的舞曲,虽同属民歌类别,前者更多了一层向精神方面拓展的深度和广度。蒙古人唱起蒙古长调来也特别底气十足,充满魅力。当我第一次听到蒙古民歌《黑骏马》时,只觉得被一股来自一个遥远地方的神秘力量紧紧攫住,反反复复地听了一晚。这来自草原的歌声,带着浓厚的民族特色,深沉、悠长、温柔。透过这歌声,可以感受到这个民族对于生长于斯的草原的无比热爱,及歌声背后深远广阔的背景。不过,总觉得这歌声中还欠缺些什么,是什么呢,作为一个外民族的人又没有实地生活经历,光凭感觉是无法找出这纰漏的。直至偶遇哈扎布,才顿悟连声音都经过包装的歌星,是怎么也表达不出源自草原深处那深厚苍凉的意境,和雄浑壮阔的气慨。

  面对一位八旬老者,听听他往日所唱的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面顿时活现眼前。作为蒙古民族天生的歌者,哈扎布注定浪迹草原,命运坎坷,受尽磨难,反过来他的歌又救过他的命,使他数次逃过劫难。他生命中最富传奇性戏剧性的章节是在哈扎布参加革命后,一次不慎被土匪抓获,轮到要砍他的头时,按惯例土匪给他一碗送行酒并问他还有何话说,他遂向着家乡的方向跪拜后一仰脖喝完酒,深情地唱了一首思乡民歌,唱完了闭着眼等砍头。沉寂良久,刀还没有落下来,他心中怪诧莫名,睁眼一看土匪们被他的歌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便因此躲过一难。可待他千辛万苦找到部队时,团长却对政委说“找一地方把他给解决了”。因为哈扎布作为俘虏能毫发无损地从土匪手中逃得性命,其中的曲折在当时是很难辨清的,战争年代自有其处理问题的方式,所幸政委懂艺术知道哈扎布的价值,问明了原委,没有按团长的命令办,哈扎布于是“又捡回了一条命”。

  他的这些经历也丰富了歌声的内涵。他的歌达到了艺术表达力的“一个高度”,受到整个民族乃至世界各处研究蒙古民歌学者的尊敬。这与他沧桑人生是有莫大关系的。胡松华仅仅从他这里学走一些音调就有红遍大江南北的《草原赞歌》。就像王洛宾随手从西北民族携走一些曲律,数十年来不知打动过世界上多少颗心灵。当然,真正令人着迷的正是歌曲中展示的,整个大西北民族的深厚强大的文化背景,魅力无穷的民族风情。只有根植于民族深厚的沃土上,把握最本质的东西,音乐才能打动人,才会有生命力。

  哈扎布是深深明白这一点的,虽然他不会形成理论到处宣扬,他“只会唱自己熟悉的草原生活”。他的歌声颇有穿透力,能传送很远,极能打动人。有学者认为他的声音是经过训练的,可纵观他的一生,哪有求师的机会和能力呢。也有人将他与京剧演员比较,说优秀的京剧演员也可以不用传声器,而让剧场每个角落的观众都能听清哪怕是低低的咏叹。但那得多少年月的训练,而那萦回百转、荡气回肠的歌声的变化又是经过多少位艺人的倾心雕琢,其与率性自然的草原民歌如何比较。两者都是艺术表现的极致,一个已演化成纯欣赏性的艺术珍品,一个还紧贴生活璞玉浑成。哈扎布还不知道有练声之说时,就已纵歌草原。青青的草汁化成甘甜的马奶,滋润了他的生命。辽阔的草原,消弥了时空痕迹深邃恒久的草原,赋予他宽广的胸怀,无比的歌喉,从而使蒙古长调大放异彩,吸引了世界上众多的目光。

  哈扎布,他就是一部活着的草原民歌集,象征了草原文化的精粹,他的存在就是一种明证,证明这世上还有纯粹精神的东西。同时,又令人不禁追寻这歌声的源泉。打马草原,天地是如此辽阔恒远,云朵仿佛伸手可触,不由人顿起豪情,转而又兴人是如此孤独、渺小之叹,于是,纵马扬鞭,放歌四野。这是一个出歌者的民族,也是一个出英雄的地方。一部草原史,就是历代部落群雄征战史。成吉思汗时代,这个马背上的民族,倏忽而来,倏忽而去,“在世界上留下模糊的背影便绝尘而去”。留下后人去景仰,去追寻,去传唱。有了辽阔无边张力无限的自然环境,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更兼整个民族对宗教、自然、生命无比的虔诚,使得蒙古长调最终超脱民歌的俚俗格调,闪现出精神的光辉,也更增添了民族的魅力,使草原永远闪动在我们梦想的边缘。

  物换星移,不过弹指一挥。英雄远去了。歌者也已老。老人兴致很高地唱起自己的歌,虽然深情依旧,终因气血已衰,声音低弱无力,只得请子侄合唱。心有余而力不足矣。他无奈地笑笑。那一瞬间,悲哀深切地在我心中弥漫。直面时间的残酷和漠然,可以清楚地看见人是多么的渺小与无力。不过老人却豁达得很,所谓历经沧桑是达观,洗去征尘余真纯吧,他幽默地劝告蒙古歌手“不要大肥肉吃惯了,就忘了自己是吃草的。”并结结巴巴地用汉语复述一遍,做了模仿羊吃草的手势,滑稽的腔调和形象的手势,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让人深深领会到草原蒙古人豪迈大度、纯朴率真的性格魅力。也使我认识到哈扎布的演唱风格和人格的高度统一,才有如此动人的歌声传世,每一回味至此,总是感动不已,心中也豁然开朗。



                                                                                            选自《芙蓉》2012年第2期

                                                                                            原刊责编:芙 蓉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