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695662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埋葬的村庄/余继聪

点击率:3975
发布时间:2016.06.22

  彝人古镇是楚雄的一个仿古村镇,是展示中国彝族民居文化、服饰文化、饮食文化等等的彝族文化大观园。由于它是建设在我们村庄一带,埋葬住了我们村庄以及周围几个村庄的许多庄稼地,埋葬住了一条我很熟悉的、连接着我美好童年的河流龙川江,所以我一直对它喜欢不起来。

  现在,由于彝人古镇已经被炒热了,炒出名了,要进一步发展它,推进二期建设工程,所以要彻底杀死我们的村庄,埋葬住我们的村庄了。

  我和我们村里人很恐惧,像一头即将挨宰的水牛一样颤栗不止,除了年轻的一辈,我们心里都很仇视、很痛恨节节逼近的城市,痛恨彝人古镇、万鹤鸣制药厂等等城市侵略军的先头部队。

  整十九年时光,大多数的日子,我都生活在这个被杀死、或者不如说活活被埋葬了的村庄里,生活在这个被彝人古镇埋葬了的乡村世界里。

  彝人古镇埋葬住了一条曾经奔腾咆哮的河流。河流叫龙川江,是金沙江的一条支流,它流经中国恐龙之乡禄丰县,然后在中国热带亚热带蔬菜之乡、元谋猿人的故乡元谋县流入金沙江。

  古河流龙川江由北向南流经楚雄坝子西部,河西河东都有大片的庄稼地,河西其实是河滩,泥沙淤积地,表层有不太厚的沙泥土,底下就是厚厚的沙石。我生活在村庄里的那些年时光,河西的庄稼地,秋季种小春,种的是油菜蚕豆小麦,但是大春却不能种植稻谷,因为水稻田里要经常泡着水,沙地里一有水泡着,就彻底化了,固定不住稻谷根。就是说河西的泥沙地没法做水田,没法种植稻谷、茨菰和莲藕,而只能种植苞谷和黄豆。

  古河道枯水的冬春季节,如果河西三家塘的162部队放电影,我们村和远近各村的人家,就早早吃过饭,老老少少,纷纷早早扛着椅子板凳,或者不带板凳,匆匆赶往162部队放电影的场子上去,占前边的位置,有的扛了长板凳或者几个椅子,帮家里人或者相好的占住前边的位置。雨季放电影,我们也会趟河过去看。小的时候,舅舅经常带我去看。河水深,他就会给我搭肩码头,让我骑在他的脖子后边过河。我扳住他的头,河水湍急,吓得心惊胆战,吓得不敢看下边滔滔奔腾迅急的河水。我全身颤抖,手扶握不住舅舅的头,又不敢使劲扳住他的头,就在他肩头上摇摇晃晃。舅舅因此就迈步不稳。他只比我大几岁,而且河底泥沙太厚,脚陷得很深,好不容易拔出脚来,踩落下去,脚底的河沙却被汹涌的河水冲走了。我和舅舅,就在深深的、宽广的河流里边,提心吊胆地慢慢过河。但是因为担心去得晚了,看不着电影开头,所以其实我们内心很急切,舅舅过河还是匆匆赶的。这样,曾经有几次,我和舅舅就跌倒进汹涌的河流中,舅舅爬起来,赶快顺水追到下游一点找我。

  这一条古河道,给我留下无数美好难忘的回忆,它像一缕血液,注入了我的脉管里,一直汩汩流淌到如今。

  多少年,我都经常和我的外公外婆小舅小姨一起,在河西的地里忙碌,点种苞谷、豆子、洋芋,给地里松土除草,给庄稼压粪草肥料。我经常陪外婆到河西地里,摘豆子,或者摘辣椒,或者擗苞谷。我经常陪外公,把水牛放牧到河西的河滩空地里,那里潮湿,多青草,也多水花生和其他杂草野花。各种各样的蜜蜂,和蝴蝶,忙碌在河滩空地里,野花杂草丛中,各种各样的白鸽、乌鸦和水姑姑鸟等水鸟,忙碌在水牛周围前后,一些黑黑的水鸟,悠闲地,在水牛背脊上,起起落落,啄食水牛背脊毛丛中的虱子虮子和其他寄生虫。

  这些情景,也纷纷如一缕缕血液注入了我的脉管,在我的脉管里汩汩流淌到如今。

  我爱和外公外婆到河西去,他们做事情的时候,我就到河滩里去,翻寻肉红色、粉红色的香甜野草莓,或者野地瓜吃,或者到地埂上,摘黑刺莓吃。外公坐在地埂或者高坎上,取下腰间别着的水烟锅,悠闲地卷裹草烟,吧嗒吧嗒,很惬意地吃,不时地瞅一眼在河滩里吃草或者在河里浮水的水牛。我就忙碌自己的事情,或者捉蜜蜂蝴蝶,或者捉浅水滩里的沙岗鳅和石头鱼,或者在河滩里掏好看的小石头,掏细柔光滑的沙子,让它们从指缝间滑落,体验指头上那种细腻迷幻如滑过少女肌肤的感觉。

  这些情景,也纷纷如一缕缕血液注入了我的脉管,在我的脉管里汩汩流淌到如今。

  生产队时期,八十年代初期,种庄稼还不用什么农药,也不用烈性农药,所以溪流河道里的鱼虾特别多。龙川江古河道里鱼虾就很多。雨季里,由庄稼地里、田坝里、山坡山林山沟流进古河道的水沟里,就会有无数的鱼儿来奔上水,大多数是草鱼、鲤鱼和鲫鱼。草鱼很大,大多比筷子还长,鲫鱼和鲤鱼略小,最大的也就有大人们的巴掌大。一场雨后,稻谷田里披边漫海,古河道边,无数水沟里,雨水汩汩流入。睡觉前和黎明前,舅舅会让我和他一起,拿上手电筒,披上蓑衣,戴上篾帽,提上各种各样捕鱼的工具去水沟里捉鱼,工具有尼龙捞兜,竹篾编的各种各样的竹笼,有的里边设计了各种倒钩,鱼儿被驱赶进去,就逃不出来了。把捞兜或者竹笼卡在水沟里,我和舅舅就到水沟上游,从水沟高处往低处驱赶鱼儿,把顺着水沟边的水草往上奔的鱼儿,或者躲在水草丛中觅食的鱼儿,驱赶进卡在下游的捕鱼捞兜或者竹笼里。

  雨后两三天,水沟里的水不大不小,更好捉鱼。而且雨后初晴,往往月亮很明亮,不用照手电筒,到那时候,看到鱼儿很多,捉鱼兴奋狂喜,我和舅舅,谁也顾不上照手电筒。我和小舅,在明亮的月光下,赶往河边的一条条水沟。一挨近河边水沟,就可以听见鱼儿们在水沟里噼里啪啦,竞相奔上水和觅食的声音。四顾无人抢先,我们一阵阵狂喜,不知不觉小跑起来。忙碌半个时辰左右,可以丰收到整整一小桶甚至两桶大小不一的各种鱼儿。

  古河道里的鱼虾,纯天然食品,味道鲜美无比,下点青葱煮清汤,吃起来香甜鲜美得很。那个清贫年代,古河道,以它的这些鱼儿,给我无限的美好记忆。

  这些情景,也纷纷如一缕缕血液,注入了我的脉管,在我的脉管里汩汩流淌到如今。

  雨季里,古河道底上淤积了厚实的泥沙,泥沙细腻柔软洁净。八十年代初期,许多人就到古河道里淘沙石卖。我在村子后山后面的乡初中读书,周末就和舅舅一起,去古河道里淘沙石卖。卖到钱后,舅舅会分给我一两块。尝到了自己挣钱的甜头,有时放学后,我也会去古河道里帮助舅舅。

  这些情景,也纷纷如一缕缕血液,注入了我的脉管,在我的脉管里汩汩流淌到如今。

  如今,古河流,河流两边,绵延无尽的大片庄稼地,都消失了,一个个村庄被推倒,一片又一片庄稼地,被埋葬,庄稼无处发芽,而一幢幢摩天大楼,在以另外一种令人厌恶的庄稼的样子,密密麻麻拔地而起,一节节向上拔节,茁壮生长,长势茂盛,生机盎然。

  一个个村庄也被拆除了,像拔除和砍倒一棵棵庄稼比如苞谷秆一样,一幢幢瓦房被砍倒,一幢幢摩天大楼,像鬼子的洋庄稼一般,得意洋洋地迅速拔地而起,得意洋洋地茁壮成长起来。城市,如同鬼子一样,在得意洋洋地坏笑。

  我们村庄里的人,特别是老人们,像老庄稼一般,依恋庄稼地,依恋村庄,舍不得离开祖祖辈辈生活过来的村庄。他们知道,自己一旦离开,村庄就会被彻彻底底活活埋葬。

  我的小爷爷成栋爷爷,当了一辈子村长的老干部,思想觉悟应该说比一般群众高多了,可是在村庄拆得只剩下他们两三家的时候,也赖着不准拆,像一个最普通的乡村老人一样耍赖。到了实在赖不住的时候,他就彻底不顾一个老党员、老村干部的身份和面子,像小孩子一样倚皮撒赖,睡在床上不起来,说:“不准拆我支床这一间房,我要最后在这里睡一晚上!”拆除得孤零零、残破破,只剩下他们两三家了,他还是不准人搬走家里的东西,不准拆除他家的瓦房。

  他天天痛哭流涕,逢人便哭着说:“呜呜呜呜!可惜我爹只生了我一个儿子,要是多生得几弟兄,几弟兄也许就可以守得住这个村庄,守得住这片土地了……怎么办?怎么办呢?”

  他久久看着供奉家神的神龛上祖宗的牌位和画像照片,涕泪交流,问天问地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呢……”

  我的成朴爷爷,在他们家的瓦房即将被拆除时,也是像小孩子一般,久久赖着,睡在屋里甚至地上,不起来,不准搬迁,不准拆除。负责拆迁的部门,没有办法,只好请他女儿回家来,把他哄去医院住着院,这样才拆除了他们家的土屋。

  村庄整个被拔起,被拔掉,或者说,被埋葬,村庄内外的古树都被拔起,庄稼被拔起,古河流被埋葬,古井被埋葬,瓦房被推翻,山脉被推翻,牛羊被赶走……老农民们心里的疼,心里的眷恋,只有他们知道。

  在我们村这些老农民和我心里,村庄是另外一种庄稼,只要还露出一两个头、一两根藤蔓,就可以繁生起来,就可以发攒、抽藤,开花结果,蓬蓬勃勃繁衍出一大片,所以,他们和我,都想像护住最后一两棵庄稼,护住庄稼的最后一根、最后一节藤蔓一般,护住村庄,巴望村庄尚存一息,有希望继续繁衍生息,自己村人一脉也能够靠它们来继续繁衍生息。

  没有了村庄,我的这些农民亲人们和我,就觉得自己很像一只小米米、孤零零的虫子,寄居在密密麻麻的洋庄稼一般的洋高楼里,没有了家,我们像丢了魂魄一般,恋恋不忘死掉了的村庄。村庄一死掉,我们都如同爹娘死掉,如同魂魄丢掉,如同自己死掉一般难受。村庄一被埋葬,村庄一死,我们顿时像一棵即将死掉的庄稼,我的爷爷们,就会不顾老脸,痛哭流涕,哭爹喊娘,继而变得彻底蔫吧拉几的了。我自己,也很想与他们抱作一团,一起痛哭流涕,一起哭爹喊娘,一起骂城市,一起骂洋鬼子的娘啊!



                                                                                                选自《椰城》2012年第2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