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695633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烟雨狼渡滩/淡 墨

点击率:3502
发布时间:2016.06.22

  狼渡滩位于甘肃省岷县闾井镇东部,距镇区12公里,306省道横穿而过,总面积约63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200米,是定西市唯一的一片高原生态湿地,狼渡滩草原风光优美。



  ——岷州采风手记



  那雨淅淅沥沥的,不断在下,好心情一下子就潮湿了。这狼渡草原的天气,那真是“山荒潦积千年雨,地僻风欺二月天”(前清岷州举人陈如平《过狼渡滩》句)啊!

  走进狼渡滩,就走进了迷迷蒙蒙的烟雨,就走进了无边的惆怅…… 狼渡滩的烟雨如梦如纱,大地朦朦胧胧的,此时放眼狼渡滩,倒有那么一点雾里看花的朦胧美了。天公好像是憋足了一口气,不吭声,不咳嗽,不挥舞闪电的利刃,不催生雷霆的炸弹,只一味的阴沉,一味的缄默,一个劲的阴霾。有时我倒喜欢阴霾,不喜欢黑暗,黑暗藏匿罪恶,阴霾朦胧诗意,阴霾里埋伏受伤的心情。阴霾是意象的收藏家,烟雨蒙蒙的狼渡滩让人心生许多想象,这冷冷清清的狼渡草原,倒让我觉得这是一个李清照写《声声慢》的那种凄凄惨惨戚戚的背景,是文人落魄的地方,是少女失恋的地方,烟雨中我总觉得有一个女子在小声地呜咽,有忧伤无声地漫过狼渡草原。

  烟雨中的狼渡滩,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像一幅印象派的画,一首朦胧的诗。烟雨中,狼渡滩的风很柔,雨丝很细,细得听不见声音,细得如烟似雾。这时的雨,沾衣不湿,这时的雨润物细无声。这样的雨要是在江南,那是一定要冠以杏花的称谓的,这种时候,我想一定会有一个十分纤细的女子,打着一把小花伞从乌镇的石拱桥上走过,那红红的旗袍,犹如一支艳艳的桃花,纤纤的小手轻轻地转动着小花伞,轻轻地旋转着江南不温不火的春天。也许,你还会无意中走进戴望舒的《雨巷》,染上丁香的芬芳。然而,在狼渡草原,一个特写的“狼”字把草原表现得十分野性,把狼渡滩呈现得十分荒凉!

  狼渡滩,说“滩”,没有驻足的高山流水。狼渡草原,说“草原”,这儿的草很浅,看不见“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此时的狼渡滩,没有自在飞花轻似梦,只有无边丝雨细如愁。狼渡滩啊,漫山遍野都是雾,这里的雾很博大。雾,是奶大露珠的母亲。为了那个潮湿的老太阳,小草流着眼泪一直从梦中哭醒。凄凄迷迷的冷雨,淋得草原的心都凉了,所有的词语都浓缩成一个字:冷!

  一阵风把雨丝吹弯。

  唉,一个让风婆婆哭泣的地方。一个让太阳感冒的地方。

  在蒙古包的圆顶上,那首哽咽的牧歌是无论如何也晾不干了。

  一个潮湿了情感的日子,一个相思发芽的日子,每一片草叶上都悬挂着透明的忧伤。小草啊,你穿着那件薄薄的绿背心,该怎样去抵御这高原上的寒冷?

  这些浅浅的小草,这些荒凉的小生命,早就没有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豪兴,只浅浅地,薄薄地,紧贴泥土,紧贴大地。这狼渡滩的草,有一种表达被压抑,有一种热情无法冲破寂寞,那些未被收藏的牛羊,像一串十分直白的句子,也就不会再有那种若隐若现的诗意了。这狼渡滩的草,一抹似有若无的淡绿,被漠视,被践踏、被蹂躏,那细细的腰杆要何时才能挺起尊严?狼渡滩,暗藏着伤,却把痛苦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屁股坐着一“苦”字,却表现得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好像一切都十分正常,刻骨铭心的淡定,以淤泥的心态去承受黑暗,沉默,沉默得让人心疼。

  但还好,这狼渡草原没有浮躁的尘埃,没有粗俗的污浊,连牛粪都散发着草原的芬芳。狼渡草原,一年又一年,依旧提起精气神,顶着寒冷,努力着尽量不打哆嗦,照样在草原上开放羊奶奶花,开放蒲公英花、打碗花,开放金黄的蕨蔴花和白晶晶的野草莓花(在这里,柔弱的开放是多么的美丽)。这些小小的花是述说生命的符号,是生命站在高原上的独白,是美站在恶的胸脯上庄严的发言!那么浓重的雾都笼罩不住它,那么寒冷的凄风苦雨都抹不掉它,海水一样漫上来的野草没能覆盖它,一种“嘟嘟嘟”地不断冒出来的精神。

  是的,一年一度的野草莓还是在这里抖抖索索地开花了,这花纤弱得像一个乡村小女子,不敢放肆,只抿着嘴浅浅地笑。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生命的铁律从不被时间改写,瘦瘦的小白花开了,瘦瘦的小白花还是终于结果了。那是冷漠和残酷无法抹杀的生命精神,野草莓宝石似的,红红的,闪亮在草滩上,成了狼渡滩最抢眼的亮点。而那些蘑菇呢,一个个从草滩上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神秘而又自然,圆圆的,白白的,倒有些像这草原上浑圆的禅意,想说破什么,但最终又没有说破什么,始终恪守生命的天机。

  3200米的海拔,冷!牦牛黑得像这草原上一缕悲伤的灵魂。但狼渡滩那些黄的白的小花呀,还是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草原上。这儿的小花小草怯生生的,谨小慎微地行事,细声细气地说话,有点不敢抬起头来。在狼渡滩,索取和奉献都是十分卑微的。这里没有长着肥厚叶子的高高大大的树木,花朵中也没有骄人的国色天香,这里的小花小草没有幻想、没有奢望、没有野心勃勃的扩张,一切都是平常心,一切都十分低调,没有夸夸其谈的虚伪,没有大红大紫的张扬,平实如这片高山草地。这儿的小草小花活得十分艰辛,活得十分仔细,是被大自然折磨后的缠绵和坚持。在狼渡滩,连这草滩沟堑里的流水,都像是在踮起脚尖走路,屏声静息的。它流淌,却不张扬自己在流淌。它歌唱,却把情感憋在自己的心里默默地歌唱,从不为了炫耀自己去设置激流险滩。狼渡草原,积淀着一种平凡的小草精神,忍耐、卑微、倔犟!活在被忘却里,奉献在被忽略里,所有的生命都抢滩最低处。

  狼渡滩,柔软。

  像高原上的一艘草船,尽收时间之箭。

  不管你怎样为狼渡滩感叹,但狼渡草原的内涵却像这里倔犟的、多物种的存在一样,是丰富的。狼渡草原是一本打开的书,它有一帧永不褪色的绿色封面。书里的字迹虽然潦草,虽然漫漶,但它有泥沼晒不干的墨色,是荒原狂浪的大手笔。书里就用荒草般的草体书写着一个狼的神话。据说这里到处都是深深的泥沼,到处都是诡秘的草滩,多少英雄的意志和勇敢都在这里陷落了。大自然铺设在人生道路上的泥沼,爱情困在这里,希望搁浅在这里,开拓受阻在这里……羊过不去,牛过不去,马过不去,而据说一匹狼将身子腾的一跃,过去了。所以这一滩广袤的泥淖才被当地老百姓起了一个阴冷诡秘的名字:“狼渡滩”!但此后,那个神话的身后依旧是无边的泥沼,依旧是深深的苦难。因此,狼终究没有成为英雄,狼的故事终究没有成为史诗和图腾。后来,时间的车轮旋转到了1935年9月,有一支穿灰布军装的军队勇敢地从这里穿过,狼渡滩曾经用它全部的阴险和歹毒去阻止这支军队,但罪恶的埋伏仅仅抓住了几只穿破了的草鞋,仅仅缴获了几根吃剩的半截皮带。可就是这几只穿破了的草鞋和和几根吃剩的半截皮带让狼渡滩的灵魂陡然亮了,狼渡滩精神陡然博大了起来。生命在死亡上书写了一页光荣的历史!狼渡滩从此不再萎靡!

  狼渡滩,一本写着柔弱也写着刚毅的书。小草精神和人性光辉在这里同时升起一轮温暖的太阳!

  一阵风吹散了草原上的阴霾。



                                                                                      选自《岷州文学》2012年第1期

                                                                                      原刊责编:包容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