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695670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河流的纪念碑/张灵均

点击率:3754
发布时间:2016.06.22

  我把河流的波浪当作提琴



  P•艾吕雅《敞开的书》

  ──题记



  一 对流水的倾诉或感悟

  河岸是河流的两片嘴唇,而河床自然成了舌根。那么,流水无疑就是河流生动的语言了。河流的语言除了发出声音之外,与人类的语言最大的不同之处,它是物质的,也是生命的。

  一切生命是有源头的。水,是一切生命之源。水,衍生万物。

  万物生长离不开阳光和雨露。

  水是简单的,也是复杂的。平淡的表层之下,却蕴含神秘。读水,我学会了包容和隐忍;在它洁净柔软的性情之外,我曾见识过它无坚不摧的力量。

  滴水穿石无疑是这种力量的诠释。

  以我粗浅的认识,水具有人性的基本特征。更多的时候,它让人联想起母性的爱。从见到清澈的河水,想到母亲的乳汁,又从母亲的乳汁追溯到河流,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潜意识,两者之间必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关联。所以人类把养育过自己的河流习惯喊作母亲河,这就寓意河流的生命意义不亚于十月怀胎的母爱。

  人类是情感的动物,是区别禽兽的根本。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是人类从情感的角度诉求感恩。

  我们的祖先选择了临水而居,不仅仅是对水与生俱来的迷恋,而且更多的是接受水的恩赐。近水是人感恩诉求方式之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诗经》的起句告诉我们:祖先的美好生活从水边开始,并浸染了人生的向往与感恩。

  几千年来,我们何曾走出水带给人类生存的各种恩惠。

  虽然人类是陆地动物,不能像鸟一样在空中飞翔,更不能像鱼儿生活在水中,却无法离开水独立于大地之外。与水的唇齿相依的关系显而易见,无需我在哲学上进行诠释。

  近水是人类生存的法宝。

  翻阅我幼小时候的心灵记忆,就像打开一本封存已久的河流之书。

  我看见的沉沙港是一条丰满的河流。两岸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根木条或石条有序地排列开来,早晚是最热闹的,乡亲们不是在这个时候淘米,就是洗菜、洗衣服或被子,以及其它物什。如果是春夏季,干完手头的活计,顺便在水跳洗洗脚,那份凉爽不言而喻。有时候,那脚伸到跳板下刚触到河水,那小游鱼就会来啃你的脚丫丫。

  有时驾着划子船赶鸭子的人从这里过身,总会惹来妇女们的一顿齐声臭骂,赶鸭子的人往往不回敬,而是匆匆赶着鸭子过去。为弄脏了水心存歉意,更不敢触犯众怒。

  我却喜欢去捡岸边的泥石去砸流水中的鸭子,有时因力道问题,泥石落在水跳附近溅起水花湿了人衣,会受到人家一顿数落或瞪白眼,我虽不服气,但还是顽皮地嬉笑……

  这样的场景很美。尤其日出或日落,那霞光、那倒影、那人声汇聚的画面,一一铺陈开来,既有静的,也有动的。

  直到夜幕降临屏蔽了天光,大地上的人这才合上河流的书。

  生存在大地上,我一天天长大。开始迷恋流水这种爽心悦目的语言。

  二 从一条河流,到另一条河流

  P•艾吕雅在《敞开的书》中说道:“我把河流的波浪当提琴。”

  在这里,河流产生的波浪成了提琴,而奏出的声音便是抒情音乐。如果把河流给予我们的教益汇聚起来,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诗人。

  加斯东•巴什拉说:“水的苦难是无止境的。”

  水往低处流,而人在自身的深处具有流水的命运。就像我们为了生计,今天在这座城市奔波,明天又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人是完全物化的漂浮物什了,我们把这种忙碌叫做漂泊,明显带有身不由己的意味。如果哪一天,我们能结束漂泊,往往出现两种可能。一是身体衰老随时有淹没的危险性;二是功成名就落叶归根。

  漂是动的,而泊是静的,两者组合成词,也就是人生写照。

  许多的时候,我们行色匆匆,像蚂蚁一样奔波。我们甚至无暇抬头看一眼天空。即使看了看天空,也是看看气候。我们无心把时光用来消磨打发,那对着云朵抒情,那置身月光里去数星星,都是一种难得的奢望。那种浪漫情怀早已经无影无踪。人活在世上,一边在成长身体、丰富知识阅历;一边在消亡天真、死去机能。

  多么渴望自己能安静下来。因为我们身心疲惫了,需要港湾停泊。

  所以港湾是温暖的代名词。

  想当年,我意气风发,像一条船竖起了桅杆,从我的村庄出发,驶向了茫茫的人生海洋。义无反顾。可而今,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人生之后,再也经不起大风大浪了。

  “人们不会在同一条河流中洗两个澡”,这是希腊哲学家赫拉克里特的学说名言,年少时候我怎么也体会不出其中的奥秘,觉得自己经常在汨罗江游泳,又何止是在同一条河流洗两个澡,可以说是无数个。时至今天,经历了太多的人生际遇,我才略有所悟。他强调的是存在与变化的不可调和的冲突以及万物在永久的流动之中。就像先前看见的流水不是此刻看见的流水,流水更替着流水,流水变幻着流水。

  岁月流逝,世上的一切都在悄然改变。

  我的故乡早已经面目全非。就像我认不出故乡的沧桑一样,故乡也无法从一张突如其来的陌生老脸谱上读出我的童年来。就像我眼前的这条奄奄一息的河流,她有话要说,可她已经无力陈述。

  语言的河流,曾经带给我年少的欢乐的河流,兴不起一片波浪,像一具横陈大地之上的尸首。

  过度捕捞、甚至投毒,使水生物以及浮萍物、水草漫延,导致河泥淤积。加上截流引水,沉沙港就这样渴死了。

  人死之前总有遗言,我相信河流也是的。

  只是人类听不懂她的话语罢了。

  不然的话,一条河流会站起来声嘶厉竭地控诉人类,对她一次又一次的谋杀。

  这条要控诉人类的河流叫沉沙港,是汨罗江的一条支流。

  记忆告诉我在年少的时候,也曾见证了人类虐待并谋杀沉沙港的一幕幕行径,却无力为一条河流去站在人类的对立面,而实际成了又一个帮凶。何况,谋杀这条河流的人,他们都是我的父老乡亲们,他们也无意去对一条河流进行疯狂掠夺,他们更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后果,竟然是牺牲一条河流的生命,而对自己既是被告也是受害者全然不知。

  我的父老乡亲们只知道:靠山吃山,靠河吃河的道理牢不可破。

  至于生活对他们的惩罚所带来的苦难,都归结是命运的折磨。

  几千年来,他们逆来顺受,认的仍然是这个命。

  我的父老乡亲,我又何曾忍心去指责你们呢!

  在洞庭湖流域,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河流的儿女,依河生息,世代受宠于河流的恩泽,却不曾想过回报,其中也包括了我。

  这些年来,当我已经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犯罪心理,我的沉沙港已经死去。

  这是件令我羞愧的事,也是我后来不敢面对的一条河流。

  那年的汨罗江国际龙舟节期间,我与几位友人曾陪同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沿汨罗江去探蓝墨水的源头,一为纪念诗祖屈原;二为从中汲取诗意的灵感。在行至汨罗江下游尾闾的时候,我们放弃了去看屈原沉渊的沉沙港,引着余光中先生朝上游走去。

  我们看了汨罗江水环绕的盘石洲,并去了上游的小田村,去祈拜另一个诗魂安息的地方——杜甫墓。

  之所以我们没让余先生去看沉沙港,是那条河流荒废了,早已被大卸八块。有的种了庄稼,有的成了鱼池。余先生自认是屈原的信徒,最忠实的粉丝,我们又岂能让他痛心疾首,何况老先生是都快八十的白头翁呢?又岂能承受得起这般失落的打击?

  余先生还是我习文以来,喜爱的诗人之一。他老人家还在我的采访本上题字,内容如下:

  灵均先生:与屈子有约!2006年端午前夕于汨罗。

  尽管那次对先生有意的搪塞是善意的,但每每忆念起来显出不安。

  年年端午,今又端午,纪念屈原又成了这个节日最前沿的主题词,龙舟竞渡成了这种形式下的重要内容。我想,作为龙舟文化的发源地,倘若沉沙港还鲜活的话,应该是最有资格问鼎竞渡的河流。没有了沉沙港,这种形式放在任何一条河流,其内涵空洞了许多。

  作为一介书生的我,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也只能凭想像去展望青春期的沉沙港了。

  那会是怎样的一条生龙活虎的河流?

  怪不得三闾大夫屈原在一轮帝国夕阳没落的时候,淌不过沉沙港的生命之河,以生命的代价,成为了祈奠楚国的殉葬品。从另一个角度审察历史,屈原为楚国昏君放弃自己的生命,又是多么的不值。

  我情愿接受他行吟河畔,陶醉在沉沙港两岸兰花的芬芳,失足溺水而亡。

  当然,这种可能性又不是完全没有。一个三闾大夫,出身楚国贵族,不会游泳也很正常。不像生长在水边的布衣百姓,从小在水中泡大,不识水性才不正常。于是,我不当屈原是三闾大夫,只把他看成纯粹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之死,便是一种更浪漫的尝试。因为,五月的兰花开得正艳,行吟的诗人闻到了兰花的香馨,就可以什么都放下,包括生命,他只要兰花。

  我以为这才是一个浪漫主义诗人的化境。

  我不喜欢学院里的老学究们,一定要把《离骚》中的美人说成楚国的国王,屈原岂不成了楚王的同性恋患者,真是糊涂之极。美人就是美人,楚人好的那种细腰的美人。在兰草拥簇的沉沙港,兰草成了屈大夫的美人,也是他骚词的意象了。

  又岂能不走向这条河流呢?

  关于屈原之死的版本太多,其实哪个版本都无关紧要了,要紧的是他给后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宝贵的文化遗产,足够让我们去纪念他。可惜他生命的归宿之地沉沙港,再也看不到浪花了。

  没有水的河流还叫河流吗?

  那裸露出来的河床杂草丛生,像抛在荒野之上的某个死去动物的骨头,让我感觉生命的脆弱,并对一切生命产生恐惧。一个人的死去,哪怕是一个极平凡的人,活着的人总要为死去的人建立坟墓,并竖一块纪念碑。而一条河流死去了,却没有人去纪念。只有与河流相依为命的河床知道结局。

  所以,河床便是河流的墓地,也是河流的纪念碑。

  沉沙港在临死之前欲言又止,只有千疮百孔的河床守护她。

  绝望的河流不会指望人类发发慈悲,人类才是合谋的真凶。

  世上没有第二种动物比人类还残忍。

  有人说:所有的河流都是有手有脚的。我想,支流便是河流的手脚吧!就像树的枝桠和根须一样,是树的手和脚。

  不难想像,一个断手缺腿的人,其生存状态是如何的惨不忍睹。

  何况一条河流呢?!

  如果说,解读一条河流就是解读人类的文明史。我不禁要问:疏浚一条河流是不是人类的良心发现。因为,每年的汨罗江龙舟竞渡是以截留蓄水的方式进行的。长此以往,这条积淀深厚的河流就会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行将就木。

  我不知道这种劳民伤财的活动有多大意义。



                                                                                 选自《山东文学》2012年第2期

                                                                                 原刊责编:夏海涛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