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09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菜园守望者(外一篇)徐连根

点击率:3694
发布时间:2016.04.21

在徐州教书的时候,我住在学校的家属楼里,楼前有一块空地,上面布满了施工时遗留下来的砖石瓦块,杂草丛生。站在阳台上,俯望楼下,心头常常涌起莫名的惆怅。
高考那年,我的高考成绩高出本科录取线26分,踌躇满志的我却被录取到我最不愿意去的师范院校,而且是徐州矿务局的委培生,这给我大学生活投下了阴影,我以为我是天下最不幸的人,在失望、无奈、后悔、怨恨中我走过了四个春秋。然而更不幸的是我被分配到一所乡村中学去任教,学校就建在山脚下,成片的山石裸露在地上,砌房造屋都要爆破;举目四望,环校皆山。当时的心情真足糟糕透了,眼里的一切都足灰色的。同来的几个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喝酒,借以发泄心中的不满,根本无心教学,整天想着法子搞调动。结婚了,有孩子了,搬进了新的家属楼,然而那颗浮躁的心始终没能沉静下来,各种疯狂的念头在寂寞的岁月里潜滋暗长,五年过去子,我还是在原地哀声叹气。
我常常站在阳台上看那荒芜的空地,顾影自怜,那嶙峋的砖石,块块刺痛忧心,那丛生的杂草,根根结满愁肠。忽一日,我看到一位老教师佝偻着腰在那片空地上挖土,刨出的碎石垒成了一座小山,渐渐地围起了一小块菜园。从此,这一小块菜园便成了我的风景,我有事没事就会端一把椅子,坐在阳台上看那一爿菜地,看那老教师辛勤忙碌的身影,翻土培苗,挑水施肥。那一爿灰色的菜地,慢慢泛出了绿意,不断地向四边蔓延,最后竟变得郁郁葱葱,我焦躁的心也竟渐渐平静了下来。有一天,我也坐不住了,紧挨着老教师的菜园,我也开垦了一爿地,种上些瓜果蔬菜。鲜嫩、生机勃勃的小瓜秧,移植到新的土壤中,很快就耷拉了脑袋。但是这些小生命似乎并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他们玩强地从地上撑起来,抖掉叶子上的泥土,微笑着迎接灿烂的阳光。
这些绿色的生灵成了我生命的图腾,下班后我常常泡上——杯香茗,坐在阳台上默默守望那一爿菜园,咀嚼绿色的每个细节。于是我不再消沉,不再浮躁,静心地教书,上好每一节课,爱每一个学生,慢慢地竟渴望踏进课堂,看到学生们专注的神情,会心的笑容,听到爽朗的笑声不时地从教室飞出,我忽然懂得了生命的价值。因为有爱,所以我的教学水平也不断的提高,因为有体验,所以我的教学认识也日见深刻,论文也频频获奖或发表,各种荣誉称号也随之而来。
现在我已到了一个新地方工作,在新居的阳台是我依然养成了品茗、守望的习惯,也许我还在守望那一爿生命燃烧的岁月吧。

站望工地

又一块空地在平土了。布满砖块瓦砾的草丛里钻出了钢铁头颅,一节二节……不经意间,一座巍峨的铁塔已矗立在我的眼里:塔顶,一杆红旗在风中猎猎,几十米长的巨擘在天空中旋转,伸展。旭日东升,阳光洒满大地,吊塔像风度翩翩的指挥家,牵着行人的目光,款款走上舞台,哨声响起,抖动的手臂把一堵堵墙牵引起来,节奏从它的指尖汩汩地流出。“大吊车,真厉害!轻轻地一抓就起来。”样板戏《龙江颂》里的经典唱词穿透岁月清晰地送入我的耳鼓。
这是我上下班途中经常看到的一块工地。每当我踩着单车从它的身边经过,总会情不自禁地放慢脚步,翘首以望,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是的,我喜欢看工地的风景。办公室走廊的窗户正对着一块繁忙的工地,在身心疲惫、情绪低落的时候,我会跑到窗前,眺望远处的工地,思想游走到很远的很远的地方。有个朋友说过,他以前在俄罗斯的城市里乘车,路上的车很多但大多破旧,偌大的城市里居然看不到—-处建筑工地,他感到很窒息。其实窒息的不是他而是那座没有活力的城市。一块工地就是城市新绽出的一片绿叶,它把营养和水分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城市,城市之树才能因此而枝繁叶茂。令人欣喜的是苏州正在伸展她的青枝绿叶,新区和园区的不断向外蔓延,成片的厂房破土而出,一排排商住楼拔地而起,宽阔笔直的世纪大道把美丽的太湖也揽在了怀里。立交桥的拱起,人民路的拓宽,黄金水道的整饬,观前和石路商业中心的架构,高架桥的横空出世,轻轨的上天入地,环城高速公路的对接,将使苏州的大动脉畅通无阻,苏州业已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屹立在长江三角洲的门口。站在这样的大树已我作为一个外地的苏州人也感到由衷的骄傲。假日里在外地求学的莘莘学子回校看望我,谈及苏州的变化他们也是眉飞色舞:“才出去半年回家就认不出来了,苏州的变化真是太快、太大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闪着光,荡漾着自豪与骄傲。
我不禁想起自己在苏大读书时写的一首小诗《工地风景》:“正在疯长的教学楼,赤裸裸地走出黑夜。湿漉漉的晨雾从肩头滑过,听一根哨声升起,机器声从扇扇窗口溢出,所有的注目和感慨,全都装进我的小诗冲洗,五千年的曲曲折折的历史,便悠悠地流出。”小诗中的工地已从十五年前的苏大校园走出来了,它走过田野乡村,走过荒山野岭,像块巨大的魔布,凡是它拖盖过的土地全都长出了美丽的建筑,热闹的街市。工地是力的象征,是美的使者,是城市流动的雕塑。
                                                         选自《姑苏晚报》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