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54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春天和爱情的旋律/【云南】淡 墨

点击率:3451
发布时间:2016.06.28

  淡墨,原名陈朝慧,1938年4月生,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人。1963年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曾先后在包头市第24中学、包头师范专科学校、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后在《云南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工作。为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云南师范大学学报》主编(已退休),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此间曾任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云南省高校文科学报研究会理事长等职。已出版的文学著作有:《大峡谷之恋》(云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3月)、《淡墨散文选》(百花文艺出版社1996年3月)、《守望者的麦田》(北方文艺出版社2006年8月)、《淡墨散文精品选》(百花文艺出版社2008年8月)。

  一、三月的樱花

  三月的风,摇醒了樱花。

  樱花像一个文静的诗人,咬着铁笔似的青枝沉吟了一个冬天,构思了一个冬天,让灵感在冰雪中孕育,在寂寞中等待,如今她一鸣惊人的杰作发表了:一个个吞焰吐火的词,一版版红红火火的春天!

  从此,在开满樱花的圆通山上,多了几分思念,多了几分追寻。在樱花那诗句般的花朵里,画家寻觅色彩,青春体味爱情;那火焰般的热烈的红帆,牵引梦想和青春;那火焰般的花朵,点燃了创业者的眼睛。

  圆通山的樱花,一篇内涵极为丰富的诗。一下子搅动了春城所有人的情感,圆通山的花潮人海青春和爱情一样沸腾。

  圆通山的樱花,沸腾了人生。

  三月的雨,染红了樱花。

  大地一下子换了容颜。

  是大自然倾翻了颜色罐,把姹紫嫣红都泼洒给樱花。是春天揭开了万花露瓶子,把所有的芳香都倾倒给生机勃勃的三月。三月的樱花呀,美得就像窗帷里一个盛装的美人,让青山凝目,让大海的浪花频频回头,让云卷云舒。青春,一下子排山倒海的在这圆通山涌动了。看到这色彩,闻到这芬芳,飞翔的蝴蝶蜜蜂,还有那天上的雾霭烟霞都一起醉落在花海里。

  圆通山的樱花,芳香了世界和人生。

  三月的春光,醉了樱花。

  圆通山的樱花,美丽得很,像一个豆蔻年华般的少女,含情脉脉的在墨绿的枝头上笑破了红唇,在这个花花世界里闪着动迷人的眼睛。圆通山,花团锦簇,一切都十分美丽,到处都很动人。你漫步在圆通山的樱花大道上,那香喷喷的红色花瓣便飞舞着来吻你的面颊。此时,你会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享受春天那一记无法拒绝的亲吻。

  三月的圆通山上,人流汇成潮,樱花红成阵。花,飞进人群里。人,涌进花海里。生活,溶解在美里。一个花朵般的小姑娘在花海里追逐着一只美丽的蝴蝶,一只蝴蝶又追逐着小姑娘发辫上的那朵樱花在飞。人、鲜花、蝴蝶,一起融合在这花海里。这是美和美的萦绕,青春和幸福的拥抱。圆通山,用美和甜蜜融化了人生。

  樱花树下,那木椅上那一对对的情侣此时却有些醉了,是因为花香,还是因为爱情?

  啊,在这春城的春天里,人生更比花美,生活赛似花香。

  二、向幸福出发

  幸福是生命最具本质意义的快感,人生不可或缺的坐标。

  出发,向幸福出发。以鲜花和蝴蝶的心情,我们向幸福出发。像午后的一段美好时光,像已经走在路上的新娘,像地平线上那一道熹微的曙光,幸福离我们并不遥远。

  出发,像农民工兄弟一样,背起铺盖卷,带上矿泉水和干粮,和着春天的脚步,我们向幸福出发。出发,像邰正宵、张海迪那样张开希望的翅膀, 我们向幸福出发。向幸福出发,那是因为我们已经告别了苦难,人生有了一个新的起点,不再衣不蔽体,不再食不果腹,不再半年瓜菜半年粮。如今幸福就是我们身上的衣服碗中的午餐,幸福不再是遥远的梦幻和憧憬。向幸福出发,一个时代的召唤。

  所以,我们说向幸福出发不是披荆斩棘,不是赴汤蹈火,不是出生入死长途远征,幸福浸透我们人生的每一个过程。幸福是先辈已经为我们掘出来的一口甜甜的水井。今天的年轻人啊,我们的幸福无须再以青春和生命去作抵押。真的,幸福就是我们的征程前面坠满枝头的果子,田野驮着花粉归来的蜜蜂。

  幸福,让我们像享受空气阳光一样享受幸福。幸福是冬天的日头,夏天的荷风,春天呢南的燕子,油菜花地里的蜂箱。幸福是红泥小火炉,是花前月下,是林黛玉一生为之哭泣的而又失之交臂的爱情。幸福是生活的果汁,它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去回味那人生中的醇味是何等的悠长。

  可幸福不应该是人生某一个固定的靶的,幸福是在人生的奋斗过程中那一处处层出不穷的美丽风景。美好和甜蜜是幸福具有共性意义的指向,但什么是幸福?这却因人、因地位、因环境、因心境的不同而有各自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幸福是生命个体独自的心灵体验。它是生命体验的花朵,百花齐放。

  当然,幸福不是证劵公司荧屏上那些烧红了股民眼睛的数字,也不是农贸市场里那种红红绿绿,吵吵闹闹,乱哄哄的东西。幸福应该打坐在某间禅房里,有入定般的宁静。但幸福不是神的目光,不是巫师的符咒,幸福就像故乡山间小路上那群晚归的牛羊一样,那是一种不断接近我们的,普普通通的,实实在在的东西。幸福也不一定就要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幸福是田间的农人在挥汗如雨之后,坐在田埂上享受那清风徐来的惬意和小憩。幸福就是年三十那天,从广东归来的农民工吃完团圆的年饭,手里拿着一个沉重得有点手抖的红包,给留守老家的儿子发压岁钱。

  幸福是花影照亮了的那只蜜蜂,它无言的飞翔见证了甜蜜和劳动。幸福是我们云南久旱后的甘霖,是心灵里那份坚持和守望。幸福是温馨的窠巢里,老鸟和小鸟头碰头的爱抚,嘴对嘴的哺育。

  是的,幸福就是这样一个不温不火的词,是不声不响的捂在灰烬里的炭火,是花丛中无声无息的释放出来的芬芳。可幸福不应该是那一滴脱离了大海的水滴,老太阳一个哈欠,它就干了。幸福是远离故乡的游子,无论他怎样穿过岁月无数的季节和晨昏,无论他怎样涉过遥远的千山万水,远方都总有那份亲人的思念和牵挂。

  幸福就是这种简简单单的东西。幸福并非就是锦衣玉食灯红酒绿,极尽奢靡。幸福是人生的淡定和恬适,是“布被神酣,藜羹味足”,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幸福也并非人生天天都要上演锣鼓喧天的大戏,其实,幸福就是黑夜里那盏可以让我静心独守,伏案夜读的灯。

  但我们切不可以为幸福就是那只总是蹲在老家屋角里的猫咪。幸福是山那边的十里红妆,我们需要出发。出发,像迎接新娘那样,我们吹着唢呐,敲锣打鼓的向幸福出发。幸福不在过去和未来,幸福就在当下。

  出发,让我们以平平常常的凡人心态向幸福出发!

  幸福感是一个民族的中兴和话语权,当联合国在议决世界大事必须一定得有我们中国人的一票的时候,于是我们也就有了那份骄傲和幸福。

  出发,向幸福出发。向幸福出发,我们乘坐共和国的列车。

  三、夜歌

  (一)乡村小夜曲

  夜姑娘独坐黑色里。黑夜是一座用梦建筑起来的宫殿。

  夜姑娘黑色的大氅宽大而无边。

  夜姑娘黑色的大氅蒙不住天上的星星。那是梦的眼睛。

  在夜姑娘统辖的国度里,乡村显得神秘而温馨。小河哼着一支温柔委婉的摇篮曲,母亲般轻轻地用歌谣的节拍拍打着村庄。村庄甜蜜的睡了。睡了,睡莲睡在水上。水珠睡在荷叶上。睡了,小鸟枕着枝头,花朵抱着露珠。

  在这寂静的夜晚,昙花、夜来香、睡莲和田里的稻花却默默地在酿造着芬芳,这芬芳比老酒还要香醇。这芬芳染香了温柔的黑夜,染香了每一个人的梦,染香了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这芬芳的乡村成了一个黑黑的酒瓮,醉得天上的星星都一闪一闪的。

  此时,只有那和浪花嬉戏了一天的风,现在有些焦躁和不安了。它提着一盏萤火虫的灯笼在山谷里寻找。它在寻找它因为爱情而飘零了的花瓣。它在寻找它的欲望无法掳掠得到的芬芳。它始终没有找到真正属于它的爱情,它一头又一头的碰在比黑夜还要黑的痛苦上。这个无拘无束的浪子啊,它实在“太浪”了!

  此时,隐居田里的青蛙像窥破了什么秘密,它“咯咯咯”的一直笑过不停。只有在黑色中卧底的大榕树的影子,依旧空洞而存在,诡谲而无形。

  鸡埘里,雄鸡正在调整它喊醒太阳的嗓子。

  厩里的老黄牛又把白天的甘苦重新咀嚼了一遍。

  在紫竹篱笆上,有蜿蜒豌豆苗。一朵豌豆花怯生生的开了。它羞答答的站在黑色里,心跳着,脸红着,深怕别人看见了它因窥视人生而羞红了的脸庞。

  这乡村的夜啊,花太香了,梦太甜了,风景太美了,而创造这一切的主人正睡梦在乡村这童话般的小茅屋里。那天国的神仙看到这一切,似乎也心生嫉妒,他们很想从人间偷走点什么。可这乡村里尽是些偷不走的梦,尽是些偷不走的蛙声。于是,天界的神们便把那弯月的钩子伸了出来,在乡村的夜空上钩呀,钩呀……结果,钩得天上人间浑然一片。

  小河依旧哼着摇篮曲,母亲般轻轻地拍打着村庄。风,为了寻找,仍然在竹篁里徘徊。村庄,枕着远山睡得十分香甜。水车不断地旋转,旋转着红土地不间断的甘甜。像乡村守不住自己的灵魂,玫瑰花守不住它自己的芳香,农舍里的人守不住自己的梦,他们的希望飘得很远。

  夜是一个不嫁的姑娘,她端坐梦一样的黑色里。

  黑夜是一座用梦建筑起来的宫殿。希望和幸福在这里邂遘,受精卵似的,正孕育一轮明天的太阳。

  (二)秋夜

  故乡的田野,希望被太阳烤熟了。

  积淀了劳作和希望的汗珠晒在打谷场上。

  晚风吹散了天边最后一抹红霞,那农家的窗棂便宝石一样亮了。浓郁的稻香、果香、花香……被窗棂里溢出来的欢乐酿成了一瓮老酒,枫姑娘顿时将脸醉红。

  秋声,那根弹奏了上千年的肃杀凄凉的琴弦,终于在历史微笑的面孔上绷断。欧阳修,不再是歌颂秋天的达人。“秋声”那欢快的旋律,露珠似的从阶下的石缝里滚了出来,纺织娘正在编织一支崭新的秋歌。被丰收染成了金色的月亮,脸色再也不会那么苍白。星星用它幽蓝的眼睛,对视着那蓝眼睛似的紫葡萄。

  农家的房檐上挂着一串辣椒,秋天亮出一面火红的旗。

  村头,那被水车越纺越长的小河,把乡村的日子谱成一曲越唱越甜的牧歌。如水的月光从窗户上流了进来,月光照亮了一个刚刚生成的梦。

  岁月,就这样把乡村古老的皱纹深深地埋进泥土。乡村不再是那本古老的线装书,乡村是一篇没有韵脚的白话散文。那个趴在谷堆上看着满天星斗的孩子就是一个“阿凡达迷”,金船似的月亮,载着他的幻想飞得很远很远。

  乡村的秋夜,像从笛孔里流出,甜蜜而又温馨。

  熟了,庄稼熟了,幸福的人生熟了。在树枝上沉吟了一春一夏的树叶,似乎已经获得了生命的灵感,终于写成了一首金色的诗,纷纷向大地投稿。

  (三)夜歌

  黄昏的金栅栏,拦不住黑玫瑰的绽放。

  宇宙飞来一只玄裳的燕子,它用黑色的翅膀孵化神秘。

  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存在。色彩和色彩,形体和形体,世界失去了界限。一次没有拥抱的拥抱,一次没有消溶的消溶。

  在白色的山谷里,梦生长得很快。

  时间走进了没有窗户的角落,黑沉沉的车轮不断向前滚去。夜,是闭上了眼睛的白天。万紫千红的世界,开放在它黑色的瞳人里。

  这黑色似乎能够包容一切,遮盖一切。生活跌进了一个“黑骨隆懂”的窟窿里。太阳十分着急,为了窥视人间,它用光钻头在黑铁板似的天上钻呀钻呀,钻出了许多的小孔,漏出来些亮晶晶的星星。

  蝙蝠亮出了夜的旗帜,

  黑夜融化了黑色的眼睛。

  茫茫的夜海淹没了一切。只有那个窑洞里的灯光还绿宝石似地亮着。灯光,照亮了一个博大的思想(大家都睡了,也还得有人醒着)。疲劳在黑色中挥发,力量在黑色中蓄积。羞涩被黑色抹去,爱情在黑色中成熟。大脑的活力在黑色中更新……夜是一块神奇的黑土地,它生长力,也生长智慧。

  黑夜是一种伟大的神秘,黑色里有神和诗同在。

  黑色是一种伟大的包容。

  黑夜是一棵圣诞树,上面挂满了梦幻的珍奇!

  我喜欢在黑夜神秘的大氅里,做一个我想做的梦。让一切的一切都打一个盹儿,为了迎接明天。

  四、颤栗的情弦

  (一)小窗

  你的小窗是一个神秘的荧屏,它总会在不确定的时间里浮现你美若天仙的面影。每天,我都要在你的小窗下驻足很久,但我不敢抬起头来看它,我怕它摄走我的灵魂。

  你的小窗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框,木框里嵌着的,除了你那比蒙娜丽莎还要永恒的微笑外,还有那被它框死了的,那一颗早已经不属于我的自己的心。

  你的小窗高高的,只有我的思念和阳光才能流得进去。

  你的小窗是一方微缩的蓝天,上面经常亮着两只星星一样明亮的眼睛。只要那目光一亮,就能让我灵魂颤栗。我常常心跳着,怯生生的从你的窗下走过。我想抬起头来看你,但我又害怕我那忐忑不安的尴尬心境被你看破。

  一种力,是牵引我走向小窗的风帆。一个燃烧的字,是我藏在心里很久的秘密。

  有时你的小窗上会挂着一块洁白的窗帘。我恨透了那一块伪装柔弱的东西,是它一次次隔断了我的目光。我希望会有一阵突然而来的风,只要它轻轻一吹,那窗帘就被掀开,于是,我所希望的那比红霞还要动人的红颜就会出现。

  那洁白的窗帘上好像什么都没有,但我经常都要在那块银幕前读一篇让我心跳的童话。不是为了过路,我天天都要都要从你的小窗下走过。每当我走到这里,就会有一头野性的小鹿从你的窗口闯进我的心里来。心,被那小蹄子踩得说不清道不明的疼。

  阿荧,假如有那么一天,你在你的小窗里偶然看见了楼下那个彷徨而又踟蹰的背影,请你不要把香蕉皮扔下来,那就是我。那就是一个因你而战栗的,痛苦的灵魂。

  (二)别

  像流星离开了它自己的位置,像花朵辞别了故枝,像小溪一路前行去追寻它谁也读不懂的目的,你毅然决然的走了,属于我的世界陡然空落了起来。

  我呆呆地站在大门口,像一峰流失了情感的石头。

  风拉不住你,拽弯了柳条的手臂。

  门关不住你,憋闷一屋子的空寂。

  像一首歌谣,你飘飘悠悠地走了。对于我来说,那是一首飘得越远,就越是让我伤心的旋律。你是缒在我心尖上的风筝,你飘得越远,我的心就越疼。

  田间密密麻麻的小路交织成了经纬,交织成了网,网也网不住你。你像一滴水,命运的疏忽把你漏到生活的大海洋里去了。

  重峦叠嶂的远山不断地迂回那条路,让我的目光焦灼难忍地追随着你越来越远的背影。终于,交错的远山无情地剪开了大地这块底板上的我和你。随着那滴晶莹的泪珠,我深怕你的影像会随着那滴泪珠从我的瞳仁里滚出来,我急忙用洁白的手帕接住那晶莹而滚烫的一滴。然后我闭着眼睛想: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留住你。

  然而,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去追寻那条路,蛮横的大山,一巴掌蒙住了我的眼睛。



  (责任编辑:高彩梅)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