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62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谁的甘德尔/【内蒙古】高彩梅

点击率:3564
发布时间:2016.06.28

  “吽……吽……吽……”悠长、洪亮的叫声,将我从闭目的惬意中惊醒,我感觉到我们的车像一叶小舟,在绿色的海洋里颠簸。大群的牛慢悠悠地晃动,悠闲地吃着草,听到车声,从容抬起头,打量着我们,不时地甩起尾巴打着草蚊子,又低头啃草去了。“哇!好高的草呀!”我惊呼道,满眼的绿,感到心儿被染绿。绿的让人醉。草原的博大和真实深深感动着我,这儿的空气和着青草味儿,我的灵魂在颤拌听到了生命因喜极而泣的声音,好想像一只草原狼,狂嚎着在草原上奔跑。让心灵去触摸大地,让肌肤触摸草原。

  鸡鸣狗叫声渐渐近了,近了。我们的车在绿树环绕,依山而建的房子旁停下,先拜访乔臻哥的父母,后参看了乔哥为父母新修300多平方米的新居。屋里水是自来水,连卫生间屋内屋外都有,方便极了。豪华漂亮的新居,让居住在城里的我们羡慕不已。这里空气清新,环境优雅。乔哥盛情邀请我们来他新居写作。乔哥自豪地告诉我们,他家居住在盆型的小山坡上,位于鄂尔多斯市东南部伊金霍洛旗的甘德尔草原上。因离举世闻名的成吉思汗圣陵不远。这里绿草如茵,一派草原特有的壮丽景色。当年,成吉思汗率领军队西征西夏时,路经鄂尔多斯草原的包尔陶勒盖,目睹这里水草丰美、花鹿出没的美景,十分陶醉,留恋之际失手将马鞭掉在地上,随从要拾马鞭时,被成吉思汗制止。大汗有感而发,吟诗道:“花角金鹿栖息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翁享乐之邦。”并对左右说:“我死后可葬此地。”成吉思汗在六盘山逝世后,属下准备将他的灵柩运回故地安葬,但灵车路过鄂尔多斯草原时,车轮突然深陷在地里,人架马拉也纹丝不动。这时,大家想起了成吉思汗生前的话,于是,就地将成吉思汗安葬在了鄂尔多斯草原上,并留下500户“达尔扈特”人守护。

  乔臻哥不顾旅途劳累,还邀我们参观他哥的新居,途中我被一只驴子挡住了去路。一只刘亮程笔下的驴子,这头驴子看见我,飞快朝我走来,我的心一下子紧缩。汗一下子冒出来,我想张口喊人,却发现附近只有我一个人。因害怕对视驴子。驴子却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停住了,我定眼一看,哈!原来这头驴不是散放,是用缰绳拴着。此时的驴子,悠闲的用尾巴甩着草原蚊子,低头吃草了。我细细打量这头驴子,它看上去很善良,让我想起实中课本《黔之驴》来,即使驴怒也会踢人吧,它没别的技能伤害人。我的心一下得意起来。大方优雅从驴子身边而过。回头望望驴子,我的心好像被什么蛰了一下,我才离开村庄几年,既然害怕一头驴子。我不禁心头一颤。

  咦!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沙奶奶,沙奶奶!”我惊呼,拇指大小,绿绿的,嫩嫩的,我伸手摘下,匆匆拍了一下尘土,迫不及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甜丝丝的,乳白色的奶子一下溢了出来。芬芳的气息沁人心脾。“吃沙奶奶了!”

  我扑倒在浓香四溢的花草丛中,手指触摸松软的泥土,让跳动的心紧紧贴在那有太阳热量的大地。静静聆听生命之音。我躺在大地的怀里,对土地、对蓝天甚至一只飞鸟的怀念和向往是因为我感受到草原的博大应该是人类的博大。我羡慕乔哥,出生在草原。有草原一样的胸怀。妖艳娇媚的太阳依旧照耀着草原,我的身体和大地的身体久久相亲。有一种音乐从草地上流出来,把那躁动的灵魂带入大地流淌的歌声里,心境渐渐清澈,像蓝天一样的高远。我把心灵放牧在这片草原上。我的心灵一次次被草原的风熏陶着,草原上的太阳炙烤着,我眩晕在微风中摇曳的姿态。思绪摇曳,点点片片。我的故乡座落在陕蒙交界的一个小村庄。村名叫吧吓采当(蒙语)。汉语意思是一个小草滩。四周明沙围绕而出。儿时,我时常牵着牛赶着羊,在村子东边绿茵茵的草地放牧。感到天那么蓝,草地那么辽远。少时,常年外出求学。暑假偶尔帮爸妈放牧。我哼着校园学来的歌:

  辽阔草原/美丽山岗/成群的牛羊/白云悠悠彩虹灿烂/挂在蓝天上有个少年手拿皮鞭/站在草原上/轻轻哼着草原牧歌/看护着牛和羊/年轻人啊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和你一起看护牛和羊/年轻人啊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和你一起看护牛和羊/年轻人啊我想问一问/可否让我可否让我/诉说衷肠/年轻人啊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和你一起看护牛和羊……

  我沉醉在这美妙的境界里,我感到我就是这小草滩上的一棵小草,一棵正在成长的小草。我能聆听到小草成长的声音,我的血液奔流着小草的绿流。朴实坚韧。以至于我不忍心用鞭稍抽打任何一棵小草。遗憾的是,后来,我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牧羊女。但小草滩地音乐之声,时常澎湃着我的心域,跌溅在我思念故乡的情怀里。让我不管走在哪里都想着故乡。而今有幸让肌肤直接触摸草原,让灵敞开对着湛蓝的天空,将内心的烦恼、憋闲一起放飞。

  下午五点多钟,一只肥胖的母鸡看见我,扇动着翅膀,嘎嘎嘎叫着,逃离了院子。进厨房,嫩幽幽的葫芦堆满篮子。柴禾堆在火塘一角。旁边有一个大大的水缸。这时我儿时的厨房啊!我的心一下子亲切起来。这时传来弱子的声音:“带些葫芦吧,现摘的。”“上次带的没吃完。”我的心一下子湿润起来。

  乔哥的父辈也是外乡人,是后来扎根这片草原的。由于城市的扩大,这里被规划为郊区。听说还要修高尔夫球场呢。大部分外出打工的乡民,纷纷赶回来。有的连夜扩建住宅。悲剧在这诗与歌的地方上演了。一户农家,无修建房证。夜间盖房,房倒,压死三人。我的心悲痛起来。“为何白天不修建呢?”我问。老父亲说:“城建局查的厉害。看见修好的房,无手续。就给掀倒。白天盖房容易发现。瞧!那边,也是偷偷的修房子。昨天什么没有,早上起来,地上又多了一座房子。”乔哥怕我们对他的房子疑心,再三说,他很早就有修房证件。他曾劝过乡民办正规手续,不办手续,偷盖起来,以后还是会有问题。还怕悲剧上演。“唉!”乔哥长长叹息。有一种怜惜,一种无奈。“那死的人呢?政府如何处理了?”我们中的一个问道。“白死了。”老父亲痛惜道,乔哥说:“得想办法,不能让悲剧再发生了。”好长时间,大家都默默无语。

  我看见天空浮着几朵雨做的云,黑压压的压过来。面对日渐缩小的芳香,热风中充满惆怅和凄迷的味道。是杜鹃清脆叫声的传过高山飘过远方的草地又轻轻回落在屋后的那片酸枣林,击破了沉默。

  此时,手机铃声不断响起。催我们去市里用餐。我清晰听见手机的炫铃是毛阿敏的《天之大》

  你的怀抱

  我一生爱的襁褓

  天之大,

  唯有你的爱 是完美无瑕

  夜风徐徐拂来,吹皱了色彩斑斓的湖面,伴着优美的歌声,细细的水柱婀娜起舞。音乐的节奏,可以从听觉转到视觉。音低,水柱低了,音高了,水柱直冲夜空,时而像有几千美女娉婷柔姿。因人多,摊位小,坐不下。我们又去了另一处夜市。肉香在夜色里漂浮,这里灯光如白昼,一排排的白色桌凳摆放有序。开启瓶盖声,叫卖声,电视声……我们选了一家,拼桌子,坐下,羊头肉、羊蹄子、羊肉串……桌子上满满的,喝酒,大口吃着肉,让我第一次感受到成吉思汗故里,人们的豪情、真情。我深深感动着。我深深沉醉了。



  (责任编辑:王生荣)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