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35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循着父亲的足迹、【陕西】祁玉江

点击率:3141
发布时间:2016.06.28

  我的父亲祁俊堂已经去世整整18年了,但我依然常常想起他,想起他老人家生前给我所讲的那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

  1914年,父亲出生在陕北横山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从小寄人篱下,靠给地主、财主家揽工艰难度日,过早地饱尝了人间疾苦。正因为这样,父亲怀着对旧社会的深仇大恨和打富济贫、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强烈愿望。20岁的他,毅然参加了谢子长领导的陕北红总队,随后又改编为红28军,跟随刘志丹、宋任穷转战陕北,东渡黄河作战。一直到1947年春,在阻击国民党胡宗南部进犯延安的“七天七夜”战斗中,因身负重伤,才不得不退伍回家。作为经历过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个革命时期的一名老红军战士的他,曾经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为革命做出过积极贡献,这成为他一生最为光荣、最为引以自豪和最为难忘的战斗历程。他时不时便会提起,似乎永远讲不尽,道不完。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每逢农闲时节,尤其是在漫漫长夜,闲聊中,父亲就会讲起他那战斗的往事。其实这些故事他不知讲了多少遍,我们也不知听了多少遍。可是,面对客人和我们,他总是当做第一次讲述,讲得总是那么认真,那么绘声绘色、激情飞扬,从不厌倦;而我们也听得总是那么专注,那么新奇,那么感动,从不敷衍塞责。诸如陕北闹红、打富济贫、转战陕北、攻打横山、解放榆林、渡黄东征、保卫延安……由胜利到失败;再从失败到最后取胜,一次次、一场场,都是那样惊心动魄,扣人心弦。阳道峁、井武塌、柠条梁、青阳岔、三皇峁、三川口、周硷、巡检寺、神泉堡、交道、茶坊、麻洞川、松树林等一串串陕北地区的村镇,以及白文镇、三交镇等晋西北地区的一些地方,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永不磨灭。

  年少时,我曾多少次思索过,日后一定要循着父亲当年闹革命所走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身临其境,从中领悟父辈们伟大的革命情怀。然而因条件所限,迟迟未能如愿。可是今天,当初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正意气奋发、激情满怀地踏着父亲的足迹,战斗在他曾经为之流血战斗过的这片火红的热土上,心境是那样的复杂,一种历史的使命感和时代的责任感顿时涌上心头。

  少儿时代艰苦的生活和冷漠的社会,造就了父亲坚强的意志和吃苦耐劳的品格。投身革命后,经过部队的长期教化和洗礼,又培育了他机智勇敢、英勇善战的斗志。多少次,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在生死紧要关头,父亲挺身而出,带头冲锋陷阵,冲破敌人的包围圈,使我军绝路逢生,转危为安。长期的战斗经历也使父亲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由夜晚自身所带的枪支自动发出的响声中就可以断定即将要发生的战斗;从炮弹的呼啸声中就能断定子弹离得远近。有不少被敌人狂轰乱飞的炮弹吓傻了眼的战友在死难关头,被父亲机警地推倒在地,化险为夷,躲过一劫。我曾好奇地问过父亲:“打仗怕吗?”父亲坚定地回答说:“要说不怕是假的,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子弹是不长眼的。可是枪炮一响,只是憋着一股劲一心打败敌人,就什么都不怕了。每当看到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战友顷刻间倒下后,那真是杀红了眼,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就是拼上老命也要冲上去为战友报仇。”

  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从不计名利,不讲报酬。父亲既是老红军,又是革命伤残军人,退伍返乡后,一直默默无闻地生活战斗在农村第一线。曾经担任过排长的他,从不居功自傲,更不伸手向党和政府要这要那。在那困苦的岁月里,面对一大家人缺吃少穿,村里一些人就劝我父亲向政府要点救济,母亲也因生活过于煎熬,在父亲面前不停地唠叨。可父亲说什么都不理睬。他说:“党和政府对我们够好的了,有许多战友为革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我现在还活着。比起死去的战友,我不知要幸运多少倍、幸福多少倍。现在我们生活虽然苦一些,但挺一挺就过去了。眼下国家还很困难,用钱的地方很多,我们决不能给党和政府加重负担,增添麻烦。”父亲就是这样的人,永远拥有一颗善良的心,感恩的心,知足的心!

  襟怀坦荡、与人为善是父亲的又一特点。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人诬陷父亲投敌变节过,被整了很长一段时间。面对造反派的文攻武卫、软硬兼施,父亲无所畏惧,对党忠诚,坚持真理,时刻充满着必胜的信念。最后在内查外调铁的事实面前,强加在父亲头上的不实之词不攻自破,使造反派的阴谋最终破灭。“文革”结束后,一些人自感理亏,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方式,向我家和父亲表达了愧疚的意思。可父亲一笑了之,并不计较,依然与他们相好如初。

  勤俭持家、勤劳务实,是父亲的一贯本色。记忆中,他是个永远闲不住的人。虽然身有残疾,可他拖着残疾的身子,整日劳作在田间地头,样样活计不在话下。甚至七八十岁的晚年,他仍然坚持劳动,很少歇息,直至生命的最后。

  父亲的一生是充满艰辛的一生,也是无上荣光的一生。与父亲相比,我深感差距很大,自愧不如!抚今追昔,我思绪万千,感慨良多。我想,父亲及其战友们,当年出生入死闹革命究竟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吗?如今,他老人家早已长眠于地下,我再也看不到父亲忙碌的身影和亲切的笑脸。但是他老人家的思想不朽,精神永存。他留给子孙后代的精神财富太多太多,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我一定要继承父亲及其老一辈革命家的遗志,踏着先烈们的足迹,发扬他们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奋勇前进!努力完成他们未尽的事业!



  (责任编辑:凌 一)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