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69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流花似火/【陕西】张 茂

点击率:3653
发布时间:2016.06.28

  白晃晃的月光静悄悄地覆盖在大地上,树影婆娑,河流斑驳,村庄沉默在静寂的夜色里。一条乡间小路悠长悠长,通向未知的远方。半截破损的土墙,残缺在荒野里,无人问津。我置身于扑朔迷离的夜色里,在一间人字梁的老屋后站着,掉着土渣的墙壁,长着绿绒绒苔藓的瓦片,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不远处的水泥柱电线杆上写着几个不工整的字:胡-27。我由此确信我回到了久违的村庄,回到了旧时光里,那些时光像河流一样不停息地流过,带走了我的童年,如花一般绚烂的季节,像火一般燃烧的峥嵘岁月。

  我喜欢奔跑,少时的我走路总是连蹦带跳的,从来不会慢下来一步一步。当我拿着刚刚撕下的课本上的纸,并把它熟练的折成一个夹子,我就飞奔出了教室,我一路奔跑,径直跑到了一处盛开着油菜花的地头才停了下来,我把纸夹子套在四根手指上,撑开,收紧,来回在手上试着,这是一个简易的夹子,我要用它来捕捉蜜蜂。阳春三月,油菜花开的正艳,花团锦簇,一片金黄。我置身于这片金黄里,我的个头并不高,要是蹲下去一点,就会被花海所淹没。我在一片金黄里穿行,那浓厚的花香味让人陶醉,我在寻找着那些采蜜的蜜蜂,嗡嗡的声音到处都是。我轻手轻脚地走到一株油菜花前,把夹子慢慢地凑到一朵花上的蜜蜂前,蜜蜂是那么的专注,它没有察觉到危险在靠近。等夹子凑近到了合适的位置,我猛的向前一突,收紧夹子,蜜蜂就被夹住了,连同几片黄色的花瓣,有几片被我碰撞掉落到了地上。我把捕捉到的蜜蜂用带着的小塑料瓶子装起来,然后寻找着下一个目标。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很多小伙伴也有同样的爱好,把玩一只蜜蜂远比一只蚂蚁有意思的多,也许是因为蜜蜂有刺,具有一定挑战性,又或者与这个季节,与成长有关。

  蜜蜂有刺,所以没有被蜜蜂蜇过是件不太可能的事,即使有夹子,也有失手的时候。我记得我第一次被蜜蜂蜇了的时候,别提有多伤心。我的右手中指被蜇到了,很快红肿起来,又痛又痒,让人觉得无比难受。在放学的路上,我哭丧着脸,用另一只手紧紧握着被蜇的手指,闷闷不乐,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那时候我还太小,太脆弱,经不起一点的挫折和波澜。后来是家族里的一位叔叔,知道我被蜜蜂蜇了,把我拉到路边上对我说,第一次吧,会很痛的,以后就不会那么痛了。他把另一只蜜蜂弄死了,不是为我报仇,而是把那只蜜蜂身体里的蜜采下来一点,帮我涂抹在了被蜇到的手指上,很快,我感到了丝丝的凉意,好像没那么难受了。叔叔说,回去再用大蒜擦拭一下,消毒的,擦的时候会很疼,过后很快就会好的。回到家我尝试着擦了大蒜,的确火辣辣的疼,但后来很快就好起来了。从那以后,后来再被蜜蜂蜇了时,我觉得并没有什么疼的,顶多难受一小会,我是绝对可以承受得起的。对于身体而言,那实是在微不足道。季节里有春暖花开,就会有疼痛。一条路,无论怎么走,也不可能走出一条直线。道路总是崎岖的,人总要在跌跌撞撞中才能成长。当我长大后,看到了人体的心电图频率,我就明白了一切,只有死人的人生没有起伏和波澜。而活着的人,必须面对沟沟坎坎。

  少时的我抓蜜蜂就是为了好玩,我像其它伙伴一样把蜜蜂用瓶子装起来慢慢地玩,蜜蜂是有刺的,但我有办法把刺去掉,比如用棉花团逗蜜蜂的屁股处,蜜蜂就会蜇出刺来,刺被棉花团粘走了。没有了刺的蜜蜂就真的成了玩物,可以随意的拿在手上玩,但它有翅膀会飞走,我就把翅膀撕掉一些,这样它就飞不走了。后来,听老人们讲,蜜蜂其实是不愿蜇人的,因为蜜蜂的刺一旦刺出,它活不了多久就会死去。听说了这些以后,我替蜜蜂感到难过,保护自己却要以付出生命为代价。蜜蜂是在采蜜,又是在酿造生活。我想起小学课本上的这句话,忙忙碌碌的一生,却不是为了自己。蜜蜂,扇动着翅膀的精灵,油菜花,金黄色的油菜花,在风起时,在我童年的天空下开始左突右撞,连绵起伏,像一大团火焰在燃烧。一片温暖,一片绚烂,一片迷离。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看到过流星,当我骑着单车在夜晚的路上踌躇前行时,一抬头,不经意间就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而后消失,无影无痕。那瞬间的光茫一直映射在我的心里。在中学时代,我茫然,不知所措,我曾经在一篇作文里这样写到:一个人在风雨中前行,不知道前面能到达哪里?细雨朦胧的日子,一切都是朦胧的。我还记得那篇文字的题目是《细雨蒙蒙的日子》,我的语文老师给我的批语是:情景交融的很好,但思想上有点颓废,做为新一代的青年,思想一定要向上。88分。这个分数在班上算是中上水平了。后来,老师到过我的座位,可能他想看看这位学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似乎对我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我,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我不是个好学生,按个头排座位我是排在中间一排的,但我自己坐到了最后一排。我不合群,学习对我来说已经变成了沉重的负担。在接触到一些不合乎情理,不适合在阳光的呈现的事情后,我陷于了焦虑。后来走上社会,接触到我的人都说我深沉。也许就是那段时间造就的。那段时间,我写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文字,遗憾的是那些字与那个年代一起匆匆埋葬了。

  很多人都说,流星划过的时候许个愿意就会实现,但我面对流星从来没有许过什么愿,要说有,也有一个,我想我的人生像流星一样。我曾经和几个至交在毕业前夕推着单车一起走着,谈着叫作理想的那个东西,简单说就是毕业以后想做什么,有什么打算。有的说他想去当兵,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有的说,她想开个花店,问到我时,我哑然,我确实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能做什么呢?我又适合做什么呢?我抬头望着深遂的夜空,突然对他们说,我想做一颗流星,就是瞬间的光亮,我也璀璨过,不后悔。他们一定奇怪我为什么说出这么不着调的话,听起来有些悲伤,充满无奈。曾经的我迷茫过,失意过,惆怅过,我积蕴了很久很久,说出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只看到了流星划过天际时的闪亮,我又怎会知道流星在这一刻闪亮前积蓄了多久的能量,十年,二十年,几万年?也许,穷尽此生我也做不成一颗流星。那么,我就做只飞蛾吧。

  我看到过烟花的璀璨,在黑夜里,除了月亮,星星,能发出耀眼光芒的除了烟花,似乎别无其它。烟花是短暂的,一跃而起,飞上高空,燃烧自我,发出一瞬间的光亮。当人们兴高采烈的观赏烟花时,唯有我闷闷不乐,我知道璀璨与光亮是一时的,过后是更长时间的静寂与黑暗。一场烟花,就是一生,从期待开始,在璀璨中辉煌,最后暗淡退场。



  (责任编辑:萧 忆)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