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60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泛黄的记忆/【甘肃】马祖伟(保安族)

点击率:3376
发布时间:2016.06.28

  2009年9月至2010年1月,鲁迅文学院举办了来自我国55个少数民族、共有55位作家参加的少数民族作家班。一个民族一个作家,各少数民族作家汇集一堂,这不光是在鲁院办学历史上前所未有,在新中国文学发展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漫漫历史长河中,我国各族人民凝聚智慧,集纳情感,行诸文化,交流融会,共同熔铸了大气磅礴、风格独具、和谐统一的中华文化。

  2012年5月19日至24日,应中国作协的邀请,保安族诗人马学武和其他的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的少数民族作家一起,重返母校,受邀参加中宣部、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中央电视台等单位组织的学习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系列活动,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作家一起重温讲话精神。学武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临行前,问我想要他从北京带点什么东西?他还幽默风趣地说,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物质生活基本得到满足的前提下,当然精神食粮最为可贵。

  雄浑苍凉的西北小城,耳闻目睹到的,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讹诈,奸商的铜臭,人世的迂腐。想闻到一些文学的气息,那可是奢望。与人谈金钱,谈女人,谈名牌,谈投机钻营,谈官场游戏和潜规则,再正常不过了。要是与他人谈文学,谈人生,谈理想,谈诚信,这些被世界冷落而被我们虔诚热爱的东西,那你给他人的感觉是落伍者。可见,中央提倡“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是多么的高瞻远瞩。

  我对学武说,不要刻意去索要各类书籍,因为路途遥远,火车上多有不便,带几本就行了。学武回来后,给我带回了整整一大包,几十本。我如获至宝,欣喜之余,也为学武的行为内心满盈感动。学武说,听说你需要一些书籍的渴望,曾光顾过我们大西北高天厚土的黄土高坡,在你我农家炕头吃过搅团的《民族文学》编辑石彦伟和湖南土家族女作家谢彦秋知道后,石彦伟迫不及待地找了几本《民族文学》杂志和他自己新近出版的散文集《面朝活水》,签名后让我转交给你。谢彦秋也将《民族文学》赠送的珍贵的全套2011年《民族文学》精编版共六本也忍痛割爱捎给了你。学武还将鲁迅文学院第十二期55个少数民族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发表的作品集《我们曾经相约》上下两册给我借阅,让我先睹为快。为了早日读完该书,奉还学武,我如饥似渴地奋读。壮族严风华的散文《出生地》、朝鲜族金清华的散文《奶奶》、白族江雪的散文《回归》、哈萨克族马旦尼亚提·木哈太的诗歌《无声的生命 无声的歌》、傣族乔丽的散文《当然,你可以选择》、畲族山哈的散文《天目洗心》、普米族鲁若迪基的诗歌《神话》等。每一篇精美的文字、历炼的表达、细致的描述、感人的情节,时时在撞击着我的心扉,有一种激情,在丰润着我的世界。

  当我读到珞巴族女作家亚依的散文《梦境·山庄》时,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在描述着一个震撼人心的故事。2000年,在台湾展办了一次中华56个民族博览会,我也受邀代表保安族,参加了为期两个月的展演活动,欣喜的是亚依也参加了这次展演,可惜近300人的大陆展演团,无缘与亚依相识。

  读着她描写的主人翁,越读越觉得似曾相识,我迅速打开记忆的大门,大脑高速运转。想起来了,是他,是他,绝对是他,惜别前他逐一走访每个展演团的住地,泪水涟涟地诵读告别信的喜文。“天啊!五千年的梦想,终于圆梦。但明日,我们又要天各一方。浅浅的海峡,隔断的是归路,但隔不断的是我们兄弟姐妹的亲情……”那如雨的泪水,抱头痛哭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我迅速打开书柜,翻阅相册。在一本已尘封多年,泛黄的旧相册里,找到了我与喜文的合影,他慈眉善目,眉宇间透着宽厚与慈祥。

  我在台湾认识喜文是在保安族民居当解说员的时候。到台湾的第三天,有一位上身着中式纯棉盘扣上衣,下身穿白色休闲裤,风度翩翩的青年出现在保安族民居门前,他主动向我问好,其热情程度超出了其他游客。他问我的祖籍,他说知道敦煌,但没去过,不知何年能成行。在接下来的交流中,出于职业的敏感,坦诚讲,我有戒心,大多数情况下,我的回答都是不清楚、不知道,无可奉告。也许他看出了我高度戒备和有些冷漠的表情,微笑着说:“我还会来的,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

  过了几天,喜文又来了,他领着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女孩,小女孩管他叫爸爸。我问是他的孩子,他说是从孤儿院收养的,因为台湾大地震,许多孩子失去了父母,成了孤儿,他就收养了一个。听到这里,我被深深震撼了,一个青年,还没结婚,身边就有一个孩子,那将来怎么办?哪个女孩愿意嫁给他?兴许他看出了我的顾虑和担忧,很爽快地说,也许我这一生不再结婚了,为了我这个小宝贝。然而,他确实终生未娶,为了人类对地球造成的伤害,带着他的小宝贝漂游四方,奔走呼号,这是一种怎样的伟大父爱?

  随后,他每隔几天都要到各团驻地走走,每次都是恋恋不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临走前总问,再有几天回大陆?时间再慢点、再慢点。有一晚,广西团的一位女演员因饮食不当,突发疾病,无奈之下,我们拨通了他的电话。当他听说后,立即驾车来到我们住地,将那位女演员迅速送到医院。当时团内因演出任务繁重,抽不出人员陪护的情况下,他主动承担起了护理工作,给她熬粥,日夜侍奉,精心照料。一周后,那位演员康复出院,他还代交了几千元台币的医疗费。当那位演员感激之余给他医疗费时,他严词拒绝,并说:“我们是兄弟姐妹,炎黄子孙,你有困难,我理应鼎力相助,难道哥哥还要小妹的钱不成?”这就是博爱的喜文。

  有一天,他提着一个大袋子,逐个给各团分发物品。到我们甘青团(甘肃、青海为一团),召集来所有的演员,逐一将每个演员的证号,与他购到的50元绝版的纪念台币同号,分发到每个人手中。他说:“我用20000元台币,雇佣了10个人,排队排了15个小时,从台北银行购到了近300套50元绝版的台币,每套的顺序号与你们的演员证号完全一致,这算是对我们兄弟姐妹来台湾赠送的一点小小的礼物。”此刻,我们甘青团的全体演员们泪如泉涌。

  泛黄的记忆,阳光的他,现如今怎么会已禁语?我感到茫然,有针芒在刺痛着我的心扉。

  我在亚依的文章中找到了答案,“他为了使地球不被污染、不被破坏,他不呐喊、不喧哗,静下声来,以实际行动给人传达了另一种深沉的、热爱的姿态”。我无语,也许他呐喊过,甚至用生命喊出了震聋发聩的警语,但已麻木了的死一样的灵魂和躯壳,被腐朽的商品化的思维所占据,他的呐喊那么微弱,引不起世俗那怕一瞬间的回眸。也许他绝望了、喊累了、喊不动了,以禁语来抗争人类对大自然无休止的肆虐,这是他最后一息的尚存?

  也许在奔走和呼唤中,哪怕是一丝的收获,深藏着他无限的感知和满足。这是造物主和他之间的约定,他独享着微不足道的甜蜜。只有他自己深悟,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美,轻合着他的言谈举止,闪亮在他那个善祥报福的心里。

  你说:“我的生命是地球妈妈给的,我可以为她奉献我的余生,等我捡不动垃圾了,我就回到这洞穴里,禁止笔墨修行了。我要化为大自然的空气,做地球妈妈的肥料。”以苟存为本色的中国人之中,他选择的竟然是为地球妈妈而情愿变成肥料,我感到彻骨的震惊。这是对大自然的回赐,就如向着伟大的存在倾诉的爱情,这是对世间一切粉饰的控诉,这是现世视为异端悖论的永恒真理,这是我再也无法找寻的人间大美,这也是你无奈的终极选择。这是一种肌肤触碰般的感受,波涛在徐徐抚摸我的周身,虽然我的心里有烈火般的情感和感慨,此刻,只有仰望星空的迷茫。

  我在扪心自问,他选择的隐遁是一种逃避还是解脱?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虽然,深不见底幽暗的洞口,最终茅草掩隐你的归路,但在你眼前,它是花园,是你心灵的一片净土,没有尘世的喧嚣,没有事态的炎凉。我颤抖的心已无法握住笔端、泪水已无声地流淌。也许这是前定,也许这是你的宿愿,但我心中压抑已久的火焰,已经让我满身灼热,我嘶哑的喉咙里喊出,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给他们留下一片青山绿水吧!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