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33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乡情,瓦解在路上/【内蒙古】李美霞

点击率:3156
发布时间:2016.06.28

  我似一株摇摆不定的草,卑微地挤进东胜这座城市,忧愁地徘徊在每一个黑夜。我第一次站在回家的十字路口时,昏黄的夜色下,何处是归路?形形色色的人们经过我身边,稍作停留,然后急匆匆地向四面八方奔去了。

  我眺望着眼前的四通八达的道路,它通向的每一个地方都没有我的牵挂。注视着来往匆匆的人们,绿灯一亮,人流如潮水般奔涌向前,就像眼前这般壮观,我的心里生出无限羡慕。他们都是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孩子,他们的根在这里,魂在这里,梦在这里,情在这里,不远的前方,就有他们被灯光熏染的家。

  身边的一个骑自行车的青年惦记着对面频频招手的恋人,左扭右拐地想站到等绿灯大军的第一排,自行车脚蹬子挂上了一位妇女煞白的裤腿儿,妇女操着一腔正宗的伊盟本地话一口一个灰各跑地骂街,小伙子毫不示弱,一口一个丧门星地回骂。绿灯适时地亮了,土的掉渣的叫骂声穿过斑马线飘远了,也把我的心幽幽地飘远了。我紧闭嘴唇与心门,我知道,我一张嘴,地道的乌海普通话就显得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心里却更增加了一丝惆怅,独在异乡为异客,竟然连与生俱来的语言都排斥我,环顾四周,连个熟悉的面孔也不曾找到……

  几年后,当我操着一口足以以假乱真的伊盟土语时,摇身变为“马路天使”又站在了十字路口。一顶志愿者小红帽、一管志愿者红袖标、一杆文明交通小黄旗就已经把我全副武装起来。站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我一下子就和十字路口融为一体。上下班的时候正是人流的高峰期,红绿灯就像控制流量和调节水位的闸门,挡住了熙熙攘攘来势汹涌的人流,就像闸住了一汪水,只等人群拥挤得快要爆裂的时候,绿灯亮了,人群顿时流淌开来……

  人流中衣食无着疲于奔命的外乡人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让我认定他们是外乡人的方式很简单,一靠口音的区分,二靠穿着和相貌的差异,三靠直觉。并不是我骨子里对外乡人有什么看法,更不能说我排斥或看不起外乡人,事实上,我自己就是一个地道的外乡人。我用纯正的伊盟土语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倒有不少东胜朋友不以为然地嘘声道:我们更喜欢听你刚来的时候那一腔标准的乌海普通话。

  是啊,2006年,我乘坐一辆半旧的皮卡车,带着父母、儿子、半皮卡车行李和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从生我养我的城市——乌海出发,一路颠簸着,来到这座陌生的,和我有着一面之缘的城市,从此在这里有了自己的家。

  有父母的地方,就有家。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年迈的父母和乖巧的儿子陪伴,我是不是真的能在另一座陌生的城市喘息着坚守下去,直到今天。

  刚来这座城市,我的神经崩成弦,拉满没有答案的问号,每一个夜里射向漫天的星星,击碎一地乡愁。夜吞噬着我仅存的一点自信,没有退路的人生迁徙如何能像候鸟一般舒畅?每天早上醒来,盯着陌生的天花板,呼吸着陌生的空气,听着楼下陌生的城市里嘈杂的声音,风卷起枯黄的叶子,似命运卷起我零散的人生,扑簌簌的泪蛋子顺着脸庞流下来,迷离了归乡的双眼。

  离开乌海,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当时我是抛开了一座城市的温暖,就像隆冬天的早晨离开温暖的被窝,形单影只地被丢在瑟瑟寒风中。我长久地感觉到一种落难逃荒的惶恐,路边的草是陌生的,街道两旁的树是陌生的,熙熙攘攘行走的人是陌生的,四面八方飘来的声音是陌生的……有时,面对这些陌生的事物,我常常有些不知所措。

  而屡有机会回到梦中的乌海,短暂的满足后,扑腾腾的心见于平静时,站在大街上的十字路口,我竟然也感觉到另外一种陌生。这个城市里,我只有回忆在,已经没有了未来。我游走在两座城市之间,却又似被两座城市排斥。人在他乡未生根,梦回故乡已成客。我落寞的心情不知是否能被两座城市接纳。

  昨天,我在已经上了初中的儿子的一篇作文里,看到了这样一段话:自从来到东胜,我和妈妈相依为命,现实的孤单,就像梦一样一触即碎……我的心深深地被刺痛,几年心无根梦无境的日子不知带给孩子的是怎样的人生冲击?

  所以如今凡是有朋友将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我就杞人忧天地几夜睡不着觉,身体和思想一起翻滚着,一副凄惶惶地样子,好似曾经的惶恐日子又要重来一遍似的。如果真的能替别人做出决定,我摇头的时候居多。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里终有一种情结没有打开。至今为止,我永远没有做出任何判断,当年我踏上这一条路的同时,另一条随即在我的人生中隐没,隐秘到神秘的森林中,今生再没有出现的可能……

  现在,指示灯牌旁站着一男一女,四只胳膊和光滑的黑漆杆缠绕着,旁若无人地面碰面扭曲着示好,女孩子身上的衣着超出年龄一大截,黄底碎花的布料沉淀着一种陈旧和心酸。只从面容上和表情上看得出一种年轻的遮掩不住的羞涩与喜悦,也只有年轻才有如此缠绵的心境。红绿灯交替着,交替着……这对男女幸福地扭扯着黑漆杆,没有离开。我内心里似有一种羡艳在里头。至少,在这个对于他们来说相对陌生的城市里,他们的心是不孤单的。朴素的爱情足以撑起他们彼此的天,填满他们枯寂的心情。

  我心静如水地注视着从身边哗哗流过的人群,揣摩着咸的淡的却已属于别人的心情,回味着自己的曾经……



  (责任编辑:王生荣)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