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20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幻想,舞在路上/【湖北】陆 安

点击率:3213
发布时间:2016.06.28

  题记:正如乌那慕诺所言:“尘世的幻想和热爱,是真实诗歌两大基本原型,吞噬心灵的原型,如果它们不在互相震颤,我就无法完全”,因为你的决然离去,我知道,和去年秋天一样,有一个渐渐向我靠拢的雷霆在吞噬我心灵的真实,那不可篡改的原型;这是一股激流,险些将我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打入一个冷宫,在这个夏日的午后。

  这个夏日,一个午后,太阳洒满了尘土飞扬的道路,团团白茫茫的尘土,始终缠绕在欢乐的人们脚下,一直延伸至载着你离去的汽车道上,慢慢消逝在我视线模糊的尽头。

  作为一个真实的诗人,一个知道自己活着的人,内心总是像被一支欢乐的谣曲叩打着沉重的铁锁,是我的身体总是成行的开裂,在大地开始上升的内部沉降,直取空气清新的山岗,脸上留着纵横的鲜血,像沟壑满载着希望,希望这铁锁的尽头只有自己,希望自己不因流血而感到耻辱和羞愧,这样就行了:回想那些冰凉而圣洁的河水,横在阳光下的日子,白闪闪的尘土在路途上燃烧,使桥梁炎热,这是一条通往麦加和耶路撒冷的道路,这是一条通往我中国故乡、故乡腹地的道路;一路上种上菩提树,在今日的阳光下长满新叶,以一个无名者的名义,面对生活面对诗歌面对真实的自己;一路行吟一路登山寻火,让心灵受洗。

  一路上经过桥梁,筑起古老的城寨,为那些过河的人还有河流受洗、栖息。你携带和装在脑海的羊皮经文,就是粮食,就是田畴也就是幸福和内心,你的歌唱通过你的嗓子,穿行在与幻想同等的天空上,让自己选择热爱,甚至那些寄居的生物和渣滓。

  一路上因为年轻,诗人显得无辜而易感,但请静下来,听我这个受过洗礼的人说:别自戕别迷醉,别漠视自己成长和行走中的痛楚,所有这些不堪,其实和天空、大河还有蓑蓑青草是一样的,也许最终走向一座为死亡而构筑的生命墓园,但相信真实的内心比真实的死亡更真实,更何况墓园是不乐意盛纳我们这些年轻的生命的。我们务必留下像城寨那样粗糙的双手,留下像大河滔滔的思维以及身上的丝织品,请向日葵开放在头顶,让滚烫的日头晒在背上,这样性命和理想甚至信仰就像奔放的马匹长成在我们的身体上;也让手中的旗帜,羊皮毡中的清水和油纸包着的火种,在流血的脸上和心上——一个战场写满:爱情和生命。

  作为五月的舞者,我这个无名者随身带走的只有自己的舞,自己的悲伤和寂寞。也许当冰冻的河流——你的心汩汩流淌的时候,不妨打开窗口,吟唱一首乐曲,当朝霞穿过油漆剥落的门窗,窗外的石榴在目光中盛开,河对岸也一定阳光照耀着尘土飞扬,洒在父亲的荞麦上,旁边是家乡那唯一的老水牛在田地深处吃着青草,这时,你可以想得到,村后的埋有祖先的树林里随云朵撒着寂静,像午后的内心,长久以来的内心,如城楼上那只锈迹斑斑的旗杆,在坚守着。

  所有愿意做五月舞者的人们,请随我来!极尽你们的能燃与火种,别甘于低能、卑劣和沉沦或者世俗的围歼,青春的舞者不能被暗算。

  像十二只天鹅的舞迹那样,生命中将会有十二只并行的铁轨穿越,在被季节零落的岔口,建一所小房子,在逐渐干裂的大地上,你的伤口不足为道:那些古老的城寨就是巨大的伤口,在倾听波涛似的历史时光中,被太阳或温婉或暴烈地照耀着,和它属于历史一样,诗人就是提着脑袋走遍世界干革命的人,就是疲倦天空下疲倦的部落,一切收割只为翘首光明,扶额远行。

  这样,五月的舞者构成舞族,在五月欢乐的容颜上,勾勒光明的屋顶,一座生死之城,让滚滚的麦子一直长到墙角,无论何时何地,故乡总是历历在目;这样,你就是卓尔跳日的美人,挽着香樟平服地沐浴在阳光中,透过汗水,穿越在这条白闪闪的尘土覆盖的道路上;这样你就是真实的幻想者,扬起母亲昨夜编织的粗布,彩绘下迈动着的腿,这双美丽的脚,它们一路走来,也就是一路行吟。这时,我们将变成勇士和艺术家,目光清澈,以绘画为生,梳着凌乱的头发,在墨的火焰中,让时代的眼睛血红,而我们清澈地看世界。

  现如今,我被一种迫切的悲哀缠绕。在这个弄臣的世上,现实的人体、五月的人体被一切琐屑耗尽了幻想湮没了抒情。我知道,包括我在内的中国诗人担当不起乌那慕诺所言的“幻想和热爱”,却将其当作幻想而抛弃,这种无能使得世上优秀的诗歌被遗弃,感人的精神被荒芜。天在慢慢地暗淡着,在这个夏日的午后,内心比目光更黑暗,有多少人能感觉到门庭外伸展着的这片炎热,它弥漫在多汁而黑暗的大地上。谁能走动着,作为一个舞者,展开诗人之舞的主题——幻想和热爱?谁能来往于天空和大地,以一个舞者的动作,就从这炎热的土地,通过脚掌传导高过头顶的激情,且双手举起,在思想的集中营里,伸向沼泽和乌云,为干渴的泥土寻找温润?谁能义无反顾地让生向死竖立来做一次痛快的喷射和召唤?谁能感受到这种竖立和召唤比死亡的更威猛烈性呢?谁可以看穿生死其实在做一样的颤抖,都有一颗暗红色的心脏,在微微抖动?

  是的,我们没能够做一个天真而狂热的舞者,甚至连一个母亲的资格都失去了,不论是草原上的母亲、帕所多布里舞中的撞钟、弗拉明戈脚下的麦种还是母校里为这生命之舞换上新鞋的女生!作为天空和大地之间最年轻的人(尽管外形可以无比衰老),在舞前的瞬息里过着节日般琐屑的日子。

  是的,必须打碎从前的枷锁,爬到山的那边去,和黑暗平原上优秀的人们一起寄托在舞上,踩着欢乐的步伐,像犁地的牛那样享受鞭子,拖烂沉重的牛轭和铁链,即使光明过后重又黑暗,更要知道黑暗那边又是光明,像山岗和平原交错像欢乐和悲苦交错,这是最真实的真实。即使速度缓慢,但缓慢是命中注定了的,你我不能更改,怎么也不能更改。

  要做好历经烤灼的准备,那可以撕裂你的扑面而来的火焰,是对自我最好的惩戒和救赎,人性的弱点不能赦免,应把批判放在自己的心中和行动中,像河面的阳光直射河底让清凉的鹅卵石可以一一细数那样,白色尘土里要烙满我们的脚印,以其回到故乡,那一派精神的氛围。也许到最后只有伟大的舞者能拖动一根铁链,让山体崎岖,每一步都使天际的轮廓在改变。就这样走着,不仅目光清澈,也求得内心的明目;就这样坚韧着,以火焰为名,变得真实变得可爱。

  正如金子不会哭泣一样,真实的舞者无须太多华丽的辞藻;可是爱情会哭泣,我的爱情总是长久地悲伤,像南方的天气总是在哭泣,这是现实,现实不是梦境;而生命却又不能缺少梦,活着也许就是为了殉葬,但舞者之死一定是牺牲。

  傍晚了,一场说来就来的雨让校园变得空气幽暗、冰凉又新鲜。我因为你的离去,踉踉跄跄走在五月的道路上,一路受到过去和你留下的结局的围歼,广播里传来欢乐地乐曲涂满我脚下悲伤的路,淹没我的悲伤。两行荆棘燃烧着的泪滑落脸庞,照出我作为舞者的可能。

  这是我唯一的步伐,这是通途上唯一的步伐,此行你渐行渐远,也许一去不复返,留下我独自穿越这长长的黑暗的诗歌王国,考验我还有多少毅力多少欢乐和诚信。我知道这是唯一的步伐,我拖着拖了很久的铁链,像个孤魂野鬼,在今后没有你的日子里被众人围歼,我可以肯定我将死于活人,我也知道活着的人奢谈死亡。要知道:没有你,生死何别?

  我注定被诅咒,连同我此时写下的文字。

  一去不复返,此在的道路上,舞者一去不返。你走了,将在何处长廊下躲风躲雨?你的欢乐是不是在细风急雨中被抽打得躲起来?我不能去想了,城寨里的旗帜还在手中,幻想和热爱还在我青春的马背上冒雨舞蹈,等待一场生命的汇演。我会在故乡高高的山岗松开绑腿,请过往的客人共饮那坛老酒,那胡杨树下骆驼的脖颈的银铃也在雨中畅快的吆喝,也在接受洗礼,洗洗身体抹去满身的尘埃,像我,终有一天葬在故乡这高高的山岗,像母亲晾晒的衣服。

  长期以来,在我的心脏上,一直舞动着一双干净而微微潮湿的双手和那高贵的双脚。舞在五月,这是前往圣域的必由之路,也是唯一孤独的旅程,也是最后的抒情。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