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28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温得月光入酒来(外一篇)/【甘肃】左 岸

点击率:3115
发布时间:2016.06.28

  说是有一种草,叫冰泪草。每个叶片上都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谁有幸找到它,就会找到自己的真爱。说是有一种树,叫连理枝。两棵树的枝干合生在一起,虽不是同根,却在一生相依。说是有一种鸟,叫比翼鸟。此鸟仅一目一翼,雌雄须并翼而飞,死而复生,必在一处。于是,要找真爱的人,要一生守候的人,要相依相伴的人,都去找那草、那树、那鸟。

  她去找,他也去找。她和他都坚信,一定会找到。

  女孩找啊找,找遍了三山,没有找到冰泪草,连理枝,比翼鸟,女孩哭了。

  男孩找啊找,踏遍了五岳,没有找到冰泪草,连理枝,比翼鸟,男孩哭了。

  女孩眼泪流下的地方,男孩又去找,他看见一种草,如她的身影,有她的气息。男孩流泪了,他带回那株草,养在盆子里,太阳大的时候,端在温凉的地方,雪花飘的时候,端在向阳的地方。男孩想,她如果来了,我要她看看,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冰泪草。男孩等啊等,冰泪草长啊长,可是女孩没有回来。

  男孩眼泪流下的地方,女孩又去找,她看见一棵树,有他的刚毅,如他的怀抱。女孩流泪了,他倚着那株树,天天环绕,天天拥抱,白天,她看到那棵树的时候会坚强,夜晚,她看到那棵树的时候会安然。女孩想,他如果来了,我要告诉他,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连理枝,我需要他的呵护,需要有个依靠,我会伴着他相守到老。

  男孩在等,女孩也在盼,等的桃花开了又谢,等的流云倦了还舒。可是,男孩没有到那棵树下,他不知道女孩的期盼与忧伤;女孩也没有到那扇窗前,她不知道男孩的执着和夙愿。

  男孩和女孩都在守望。直到有一天,男孩看到那株树的时候,女孩的声影已刻在树上。男孩的心痛了,他感慨自己错过了这一站。直到有一天,女孩经过那扇窗前,她才知道自己喜爱的一草,会是男孩生命的一半。

  知道这些的时候,女孩已然青丝如葭,男孩已然临风扶杖。她和他在失望和追悔里,天天仰望,试图找回比翼鸟,那是了这未了情中最后的一个希望。可是,望断天涯,望到红日高照,望到月挂柳梢,比翼鸟的影子都没有出现。她走出去寻找,他也走出去寻找。寻找的路上,她和他相遇了。在经历了太多的擦肩而过后,相顾无言,只有泪千行,她和他都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那是怎样伤痛的一个词啊,相见恨晚。

  她和他决定,不再去找那意象中的草,意象中的树,意象中的鸟。久别重逢,就是今生的最好,有情人在一起,就是那草,那树,那鸟。夕阳里,他们搀扶着自己的另一半走在了一起,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她和他,去看那曾经的水,去访那曾经的山,她给他端饭,他给她捶腰。上天看到他们的恩爱,垂怜着,要他们许个心愿。老头说,我要和她长相依、共枕眠。老太说,他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上苍动情了,说,今生,你们在人间已经枝结连理,寻到了真爱,来世,你们在天上,比翼双飞。她和他说,我们盼来生缘,但今生,我们还要一起在摇椅上晒晒太阳。

  望到斜阳欲尽时

  你这一走,日子掰成了两半,你那头一半,我这头一半。没有你,昼也不全,夜也不满。

  我这一等,时光划过了千年,等过了春草,等到了斜阳。无奈何,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你还在那边。那边的山,那边的水,那边的云月,白天在我的心里,夜里在我的梦乡。为什么,经不经意,我都会牵挂那个遥远的地方?只因为,你在那里,那里有你的气息,也有你的忧伤。

  闲云倦了,有舒展的时候;春花谢了,有葱郁的时候;月亮瘦了,有丰润的时候。你走了,是不是会有回来的时候?

  我等。等过了殷殷桃花半江粉;等过了映日荷花别样红;等过了宿雨还添泪一痕;等过了窗外梅花瘦影横。我等。等在每一个雨夜,等在每一个黄昏。等落了暮鼓,又等响晨钟。等啊,我在等。采莲的女子泛舟而去了,山村的渔樵踏歌而归了,我还在等。我,一如那个稻草人,守望着我的麦田,从一垄青草,守望到麦浪滚滚。麦子青了又黄,黄了又青,陇头月里,楚江云下,我的麦田在哪里,哪里就有我的影子,我的游魂。

  我还在这边。这边的小桥,留着你当初的回眸一笑;这边的萝径,留着你当初的衣袂飘香;这边的西窗,留着你当初的挑灯私语;这边的书案,留着你当初的小字红笺。

  可是啊,我还在这边。这边,我走了二十年,走不出你的颦嗔,走不出你的悲欢。你还在那边,那边的你,是否走出了我的眼睛,我的心房?

  怎么走得出去啊,你我都在守望。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我懂得你的执意,你的温暖。小径青萝今又是,为谁绿,为谁栽。你知道我的相思,我的夙愿。

  你在那边,我在这边。这条路曲曲折折,我们留恋的不是路旁的风景,我们走在朝圣的路上。这条路,花明柳暗,走过暗礁,涉过险滩,一岸桃花便会映红你我的容颜。

  你从那边走来,我从这边走出,我们不走平行线,即使这路曲折又漫长,相信吧,会有交汇的那一天。我要你知道,站着是一种守望,走着还是因为守望。

  我们走在这一路,你我都不是路过的路。



  (责任编辑:凌 一)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