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32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火石鸟的传说/【新疆】孟 杨

点击率:3304
发布时间:2016.06.28

  我是披着晚霞的余辉来到火石泉的,而我之所以来火石泉却是因了一位董姓朋友的诳语。

  从鄯善一到哈密,少不了约几个以前的老朋友一起吃饭聊天,打发工作之余的时光。现在想想,我们许多时间都是在饭桌上打发的,如果有人问我,人活一世的目的是什么:我会脱口而出,为吃而来,吃不动了就去极乐世界报道。

  在吃饭聊天的过程中,我无意中谈起一个话题:从鄯善到哈密下高速时,路过一个叫火石泉的地方,不知道有什么新鲜的东西?董姓朋友说:“有两只火石鸟,可以去看看。”

  我的无意之问,董姓朋友的无意回答,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去不去火石泉看火石鸟,竟变成了我一个抹不去的心结。因此,再到哈密时,我只身来到火石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说的是快到黄昏的时候,夕阳是最好看的,最有观赏价值、对人最有视觉冲击力。夕阳西下,彩霞满天,一抹余辉斜射而来,影射在马路两旁的田园内,令人心旷神怡。我第一次发现棉田内的棉花花骨朵像白色的荷花,点缀在大片大片的棉田内,白色的“荷花”竟将棉田映衬成绿色的湖泊,随风荡漾,和着这夕阳晚霞,给人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正是这夕阳下的美景把我带到了火石泉。

  我四下里寻找董姓朋友所说的火石鸟,可找了个遍,连个火石鸟的雕塑都没有找见,更别说活体的火石鸟了。但我心有不甘,主动地向游园纳凉的一位老大爷搭讪:“大爷,不是说这里有火石鸟吗?”

  老大爷认真地看了我半天,用一口地道的四川话一字一顿地告诉我:“那——只——是——个——传——说!”

  传说?能听到有关火石鸟的传说岂不更好?

  我半缠半磨地和这位大爷交谈起来。一同散步的大爷的老伴也驻足倾听起我们的交谈来。看来大爷、大娘都是“老兵团”。

  大爷谈话的开场白竟然是风趣连连:“我们这里是红星二场所在地,是场镇合一的团场,场叫红星二场,镇叫火石泉镇。我叫姜天芹,今年74岁,我老伴叫曾强德,今年68岁。我们老两口都是四川达县人,我起了个女人名字,我老伴起了个男人名字,六几年开会的时候,连队干部点名,老把我们两个搞错,嘿嘿,可有意思了。我是1964年从东北转业到兵团的,算起来还算不上红星二场的第一代,充其量算第二代或第二拨。红星二场的第一代或第一拨进驻者是西北野战军第六军十六师四十七团,那可是被毛主席称作‘红星部队’的陕甘宁边区教导旅二团,参加过南泥湾垦荒哩!”

  说起姜大爷谈到的红星二场,却跟一位共和国开国将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953年7月,西北野战军第六军十六师四十七团改编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十三团,驻扎在这个叫做火石泉的戈壁滩涂上,肩负起他们屯垦戍边的光荣使命。1959年更名为兵团农五师红星二场。后来有多批次的转业军人、支边青年补充其中,但还是继承了陕甘宁边区教导旅二团的传统。截止1964年,红星二场扎根火石泉,与严寒斗、与酷暑斗、与风沙斗、与盐碱地斗,在盐碱地的改良中取得了成功经验,产量跃居兵团各团场前列,当年3月9日召开的新疆自治区一届三次会议上,时任新疆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的王恩茂将军听了红星二场战天斗地夺高产的感人事迹之后,激动地振臂高呼“红星二场万岁”!

  此后,红星二场被自治区党委树为一面光辉灿烂的旗帜,并被人们誉为“东疆沙漠里的灿烂红星”、“新疆大寨”。

  姜大爷讲到动情处,竟然跺起了脚:“我们站的这地方当初就是盐碱地,红星二场的人们为了纪念王恩茂将军,用自己的双手建起了文化广场,将1964年3月9日那个最具历史意义的事件以石刻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并在公园中以人工的方式筑起了一座山,山名就叫‘万岁山’。”

  我没有从姜大爷那里听到关于火石鸟的传说,可姜大爷告诉我的这些历史记忆,足以编成一段感人心魄的传说了。奇怪的是曾大娘在我和姜大爷的长时间的交谈中竟一言不发,一直很投入地做着听讲,这足以看出这位经历过战天斗地年代洗礼的“铁娘子”所独有的从容与淡定。

  告别姜大爷老两口,我穿过广场上纳凉的人群,只身登上了万岁山。红星二场的田园屋舍尽收眼底,离广场不远处的一个建筑工地上,一栋栋高层住宅楼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着,眼前的一切证明着这里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回身南望,一片绿洲之外,还能看到戈壁的痕迹,它是在用自己的原貌证明火石泉这片已经变得富庶的土地原来是什么样子。我想,如果真有一个关于火石鸟的传说,应当用下面的文字叙述:

  在1953年的一次大行军中,一位将军带领的部队驻扎在火石泉,这里西靠着魔鬼城,就是那个叫做“世界的雅丹”的地方,大风是这里的常客。将军将帐篷搭在一个行将干枯的泉眼旁。夜已经很深了,但大风带来的鸟鸣声催恸得将军难以入眠。于是将军披上他的战袍,置身于黑夜的大风中,只身于干枯的泉眼上,他用心静听,听到了火石鸟的诉说:甘泉即将干枯,树木行将死亡,我们将失去赖以生存栖息的家园!

  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里,将军感动了,将军落泪了,将军将他的马鞭重重地插在干泉上,于是火石泉成了屯垦战士军垦的第一战场。

  离开火石泉时,夜已经很晚了。一路上我呼吸着土地的芬芳,禾苗的清香,用姜大爷的话完善着我的关于火石鸟的传说,一直完善到回到驻地进入梦乡。

  甜美的梦里,我梦见了两只火红色的小鸟,唱着欢快的曲子从巴里坤山飞来,飞向了火石泉。我甜美梦中的那两只火红色的小鸟,当是那传说中的火石鸟。

  是的,这一定不会错,我坚信!



  (责任编辑:王生荣)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