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61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世界的雷雨天/【陕西】凌 一

点击率:3263
发布时间:2016.06.28

  当我偶然抬头,这世界已在一片海洋之中。没有惋惜,没有救赎,人们互相放逐,漂流彼此,在这存在的末端。

  这也许是早已注定的文明失落,也许是人心干涸的最后结果,远去的山脉,是每个人心脏石化的堆积。这已不是浪漫的想象,沉重的现实混合着天空的落泪覆盖着祖国大地,如同悲凉矛盾的母亲流下的滚烫沸腾的泪珠,要烫死自己的儿女。

  而儿女何曾觉醒,当他们终于以一种浮萍的姿态流逝的时候,那忘却多年的根系或许早已纤弱不堪,无法支撑自己薄如荷叶的身体。此刻的在场,此刻的雨,水,天空,阴云,隐喻容器的大地以及压抑的呼吸,在现代文明产物的牢笼中冒出了一片鱼类吹起的泡泡,它上升,上升,在天堂的门槛上磕碎。有点滑稽,有点可悲。

  终免不了一场痛哭,一首哀歌,有人丧失,有人重新显现,在水平面之前。自然的属性被科学阐释的如此新鲜,好像这世界从未下过雨一样,有人发现,有人懊悔。并非没有灾难,小如蘑菇,大如星尘,小如沧海一滴泪,大如一滴泪上压着的沧海。只是仍在沉睡,集体性的沉睡,醉酒中偶尔有一两先知复苏过来,转瞬倒下。

  这场雨淋湿的世界在烈日下已经无法晒干。骄阳明媚,吞吐闲云,不变的事物仍在高处自在悠闲,它从不向下看,向下探索,一如这世界的统治者从不关心底层的污泥和煤炭。任由他们乌黑,肮脏和自燃。这场雨说到底是教训了中上层人士,这幸灾乐祸的想法不止一人拥有。然而穷苦的人更加穷苦,富裕的人到底富裕。大雨并不改变这惨淡的人间秩序,也并不增强一些理想主义者的美好国度的实现力度。除了一些突然涌起的愤恨情绪和一些一如既往的沉重现实。

  雨冲刷着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它的终端理想国度是怎样的面孔,我不得而知,更无意窥探神的意志——倘若真有神明存在。他们将目睹这个乱糟糟的世界,暴涨的河流顺着街道的分支勾画水的体形:泡沫袋,废纸篓,漂移的汉字,饭渣,假牙,绒毛,金属牌匾和玻璃碎片,间或是死人的白骨,狞笑着从我们面前手舞足蹈而过,溅起一两滴浪花如鸟鸣打湿我们的耳朵,在这个连爆炸物都无法惊醒沉睡良知的时代,大雨只不过充当了另一种娱乐的角色,有人开着飞艇从我耳畔呼啸而过,像是一片移动着风声的丛林。

  以前的种种灾难被有些人提起,号召着人们继续前行,传布着这些微不足道的苦难只是开发客体所带给的幼稚的考验,人定胜天,是啊,我们不过是自己导演了一部梦中戏剧给做梦的人观看罢了,何必叫醒自己,叫醒他人,那些先行者把苦难作为一种磨练,一种锻造,一种铁向钢的终极蜕变,一种精神残缺区域和人格人性的规范,可惜他们已经“先行”了。我们惧怕展露人心最柔软的部分,我们惧怕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软处,我们好似青龙附体,铠甲覆身,以彼此的犄角对抗所产生的火花为古人眼里的明月幽境。在这个雷雨天,雷声正忙着布置闪电和雨点,在我们轰鸣的脑内和颤抖的舌尖。

  哲罗姆(342-420)说:“长期以来,我保持缄默,认识到这是一个哭泣的时代。”如今哭泣的外形只在天地的丝线中出现,但是多半的人心已经进入冰凉的狂欢,我希望看见一个疯子,用透明高脚杯盛满雨水对着天空干杯,而后大笑不止最后流泪死去,他孤绝的背影定格在那里,一群打着雨伞穿着雨衣甚至泳衣的灰白人群承担着多余的背景,像一张旧照片上:一位英雄背对着众多奴隶,死去。无人哀叹,无人言语。孔乙己的精神年代被反复修改借用着,我们还未失败,我们从未失败,这只不过是一些微小的经济数据损失,没有什么。是啊,有什么呢?没人会记得这场大雨,在多年以后,这些只不过是数学曲线图上的又一个不起眼的低点,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雨依然在下,不过已是星星点点,或者说是我期盼它如此,贪图安逸从来都是人类的天性,我也从属其中。一场雨其实什么都没改变,庞大的人群以他庞大的基数仍然站立在这个星球的表面,这是集体的胜利还是局部的失败?我们早已不是一整块有机体的大陆,我们被水域分割,被种族分割,被政权分割,被数不清的各种物质分割,倘若我们是一个巨人的各种细胞,他会不会感到某种疼痛?他替我们承担了所有疼痛?

  往后的日子,雨还会越来越大,雨将已不仅仅是雨本身,它暗含的东西比以往将丰富几多,这个潮湿发霉的世界何时才能见到真正的阳光——此刻初晴时分的彩虹背后的另一种光芒,圣经第一页上“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的那种光芒。不会因黑夜而有所暗淡。我将闭上眼睛寻求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宫殿,安置的那一尊尊真身,这想法难免有点单纯和尴尬,在这匆忙的雷雨天,人们只是急于奔走,躲避潮湿的尸体俯身骨骼,我想他们是对的,因为我在这雨中看到了白衣的幽灵。我相信他们只是天使收敛翅膀的化身,他们行走大地,只为感受这个他们曾爱过的星球,他们难舍,他们还愿抱有希冀,云朵是他们羽翼的真身,遮挡了更多的来自上天的惩罚。

  洪水退居海洋,就让它们永远居住吧。这需要更多黑暗的心灵在这雨中溶化,被过滤,而至纯如水晶,而不仅仅是一种自然灾害的简易处理,而不仅仅是一种安抚民心的建筑物和资助款,而不仅仅是对上帝脾气的一种揣摩猜测。

  在这世界的雷雨天,我一人独居屋檐下,看水滴石穿,等大地睁眼。



  (责任编辑:王生荣)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