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8700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骆驼城春色(杨闻宇)

点击率:4271
发布时间:2016.06.12

     武帝元鼎年间,巴丹吉林沙漠南沿曾出现过一座梦似的骆驼城。后凉龙飞二年太守段业拥兵自雄,于此创立北凉政权。2000多年过去了,我想寻觅它湮灭于沙海的最后几纹涟漪。

     南畔是积雪盈巅、皎然如银的祁连山,北侧的合黎山则形如败灰,像是寂灭于太古的火山余烬。前方大漠深处的地平线上渐渐浮起一脉矮墙似的林障,我疑心又是蜃景……当疾箭似的小车径直冲进林荫大道时,我才蓦然一惊:唔!莫非是新兴的“骆驼城开发区”?这儿将现出一方16.5万亩的新天地。

    小桶粗的白杨树排列成阵,笔直插天,交织成一座翠绿色的浩大城池,方格形麦垄规整如棋枰,刚刚泛绿的小麦像浅浅的春水,村庄房舍低矮,院落却挺宽敞,雕饰新巧的檐前屋后时时亮开粉灿灿一树杏花,杏树新栽,丫枝单嫩,乍然看去,像一位轻轻地出现在村边的少女,嫣然而笑,俏丽得让人心跳。

     与司机并坐前排的向导说道:骆驼乡不到万把人,是从定西地区迁来的移民。这儿土地肥沃,政府给予优惠,8年里没纳过公粮;目下是家家彩电、户户冰箱,粮食吃不清;男婚女嫁,一抬手就开销上万元。

     地旷人稀,路畔偶尔出现几个荷锄吆车的汉子,皮肤黢黑,虎背熊腰,使我突然想到剽悍蛮勇的北凉兵卒。长长的水渠畔闪出三五个淘米洗菜的女子,娉娉婷婷,衣衫新雅,窥不见容颜,因为头上裹着艳艳的纱巾,只露出星星似的明眸。可以想见,此地除了时时进袭的漠风之外,戈壁滩、盐碱地反射起的阳光也刀子似地厉害。

    风和日丽,令人感慨:这里是春花春树,连空气也新鲜无比,怎么就闻不到一丝儿庄户人家猪羊鸡犬的味  儿?

    向导递过话来:这地方民风淳朴,夜不闭户;交通不便,距城市又远,肉蛋卖不出去,鸡狗也就派不上个用场……

    小车冲离开发区,翻过一道芨芨草丛生的河床,一群战车似的骆驼城残垣突然近逼在眼前。皇城居中,西南角是宫城,北端有瓮城延向外城郭,东南里许土墩攒立,据说是聚将台。整个背景是两山远峙的龙荒大漠,古城作为通驿要津,不愧是三秦锁钥、五郡咽喉。

    向导指住远远的南山:那叫榆木山,山底有“天井坡”泉,原系驼城水道。宋时,李元昊称雄,挑起“杨家将”的旗帜攻打城池,久围难克,便用骷髅乱木镇压住泉源,河水断流,驼城很快垮了。自那以后,人称天井坡泉为“臭闷泉”,怎么也掘不出水了。有人曾掘出一碑,上刻10字:“若要此泉开,除非本人来”。本人指的是杨业嘛,他现在哪里?咋个能来?!

    “骆驼城荣枯盛衰的命脉,看起来在九地之下。”望着皑皑的祁连雪峰,我似有所悟。

    “嗨!这里的牧民还有话哩:‘谁能挖开臭闷泉,猪狗也不吃米饭’——只说是有水,这块冒油的土地就富得说不成啦!”说到这儿,向导又深情地凝望着绿树如云的开发区。

     我感觉出来了,我正踩踏在一块非凡的古战场上。风疾黄沙起,人们便下大力植树防风,8年来造林23240亩;有水即良田,人们迅速打出机井300多眼,每眼钻地百余米。千年沉睡的戈壁滩正在苏醒,沉没已久的骆驼城以另外的活力重获了新生。

     这不是沙海蜃景,也不是什么“世外桃源”,这是出现在丝绸之路上的一帧充满诗意的生活雏形……

    (选自2009年作家出版社《中国西部散文地图》)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