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41595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穿越棋山(夏海涛)

点击率:3315
发布时间:2016.11.15

什么样的奇迹都有可能发生。当我动身沿着大 汶河逆流而上时,我知道,这将是一场魔幻之旅。

说逆流而上并不准确,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沿着 阳光的来路,向着东方前行。这很有意味,很有那种 被文人们津津乐道的象征意味。大汶河是唯一一条 自东向西流淌的大河,它的走向和阳光一致。

我所谓的逆行也只是一种表达。我没有前人郦道元那样的毅力和耐性,我驾驶着飞驰的汽车,从泰山赶往莱芜。窗外急促倒行的风景,仿佛和传说中的故事一般无二。

那是一个久远的没有了特征的传说,每一次的述说都与时间有关,每一次的讲述,都让人陷入一张 蜘蛛织就的大网,在风中飘摇着,在丝线扯开的想象里,感受暂时的失意。

这是一个让人怦然心动的故事:

……一个砍柴的小伙子,扛着他的斧头上山了, 他的名字叫王质。因为贫穷,阳光的王质显得质朴可 爱,他没有浮华的影子,本质上更接近原始的大山和 单纯的石头,因此他才有可能作为使者,跨过了人间和仙境,亲历了万般的传奇,触摸到了时光的内核。

就这样,在棋山深处,樵夫王质第一次和棋相遇,和两个举着棋子的老者相遇。他看到石头被老者握着,一块一块摆上棋盘。他一定是惊呆了,他质朴的少年脸上满是惊讶,他不知道这样人迹罕至的地 方会有这样一局棋,有这样两个老者气定神闲,举棋 不语……

当我行走在泰莱大平原的时候,我的心被一种 美妙的情感充盈。我知道棋山在莱芜市不过是一座 海拔 596 米的小山,可是,烂柯的故事却将山的高度 无限拔高,想象直立起来,向着无穷无尽的苍穹生长……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我想那两个髯发飘飘的老 者,已经改写了棋山的繁简体,从未谋面却又永远难 忘,棋山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每一个造访者变成了 棋山上的一枚枚棋子。

此前从未谋面的文友老周却是一见如故,不知 是因为他的文人气质,还是因为至圣先师孔子的缘 故。说起来老周也是名门之后:他的 86 代高祖就是 大名鼎鼎的周朝辅臣宰相周公,也是孔子的老师。孔 老先生一再强调的“克己复礼”,就是恢复周朝的礼 仪———这大概是有记载的至圣先师最早的老师了! 

因为久远,因为醇厚,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一切都有可能。你也许遇见一些难以解释的人和事情, 这里的人们怀着质朴的情感认为,这很正常,发生的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老周虽生的一表人才,可是举止平民化,丝毫没 有贵族气息。他像一本打开的地图,又像是一本地方 志,他的讲述让棋山的故事渐入佳境。

……误入山中的少年樵夫王质,看棋看得如醉如痴。这一定是本质中的某种情感暗合了这样的情 形,青石板上,几横几竖的深痕就是天然造就的棋 盘,棋子就是浑然天成的圆形石头。一手接着一手, 一颗跟着一颗,石头仿佛有了灵性有了生命,在一段 奇异的时空中,辗转腾挪,舞动着、跳跃着,而拨动棋 子的老者,却那样淡定、从容,仿佛在轻轻抚动一粒 尘埃,他的目光扫过广袤的大地,缥缈得仿佛没有分 量。

少年王质随手接过老人递来的一颗枣子,含在 嘴里,顿时津液丰沛,甘泉汹涌,时光掠过了少年的 额头。王质在恍惚中,感觉到四周的树叶如同万花 筒,一会儿绿过,一会儿黄过,各种色彩交互替换,如 同窗外倒退的光景……

这就是我棋山下的老家!老周的话把人的思绪 拉回了现世。是的,是现世,这是我们生存着、恪守的 时光序列。

世界一定是由不同的序列组成的。人总是活在 现世,而神仙们居住的是另一个时光空间,只是他们 可以推开时光之门走入我们的生活,走进我们的文 化或传说,而我们却无法走进他们,我们只能在文字 的描述中,感觉一次次精神恣意的飞翔。

老周的故事和棋山的关系很简单。下学后的老 周耽于读书和写作,而这和农村的生活格格不入,于 是看山,就成了青年小周的最佳选择。

和王质不同,小周一年四季都在山上,这个被称 为懒汉才干的活,对小周来说却恰如其分,既满足了 他的观山欲望,又提供了足够想象的空间和时间。

山和山是相连的, 却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划。邻村看山的大爷很看重这个小伙子,在和他聊熟之 后就下山去了,第二天就派了自己的大闺女来 看山。少男少女在浑然无拘的大自然中,一边 看山,一边迎着阳光,在青色的草地上,畅谈着 青春、未来和生命中的种种新奇。

我在这座大山行走的时候想象过,寂静的 大山,是否因了两个单纯的生命,就变得更加 柔情了一些?结论是否定的。大山依旧冷峻无 语,青春只在记忆里留下了某些异样的色泽。 王质看棋不语,成就了千年的传说。小周 看山,还不定隐藏着邻村大爷什么样的秘密!

……关于王质看棋的时间,没有人能够详 细计算,传说中的王质只是感觉时间很短,甚 至只有一盘棋的工夫。其中一个老者在下棋的 间隙扭头说了一句:孩子你还不回去?!

王质如醍醐灌顶,从痴迷中清醒。他提起 插在地上的斧头就要转身,忽然间只摸到了一 把锈迹斑斑的斧头,而坚硬的枣木把儿已然烂 掉!

或许惦记着山下的亲人,王质顾不上多 想,转身下山了。他步履匆匆,飞一样赶回村 子,却发现物是人非!记忆中的村落变得既熟 悉又陌生,巨大的树木擎天,而祖居的房子早 已不在,没有人认得他,奇怪的眼神犹如看着 一个天外来客!

天上方一日,人间已千年。王质怀着巨大 的失落在问:我是王质吗?知道我王质的人今 安在?我不是王质吗?那么我又是谁?我在哪 里?我是活在当世还是活在未来?……

王质的疑问我们早就听不到了。我们是活 在当世的一群俗人,碰巧聚在了棋山,聚在了 传说的起点,可是我们还是忍不住削尖了耳 朵,想听一听,山中是否会有王质留下的回 声。

老周的故事依然和棋山有关。那个邻村大爷企图靠棋山撮合一桩好事的计划终究没有 得逞。少年小周和那个青春烂漫的叫小棋的女 孩子,单纯得没有一丝悬念。他们一起枕着青 草仰望白云,讲着久远的故事,也曾在无聊时 画一个棋盘,三横三竖,三颗石子,一天厮杀。

三年后小周招干成了干部,并在父母的包

办下同表亲定亲,然后结婚生子。

20年后的一天,老周在棋山下的一个集上买东西,想回家看看父母,突然听到有人叫 他:小周小周!老周心中诧异,是谁还用这样青 春的嗓音在召唤?蓦然回首,他仿佛看见青春 盈盈的小棋正站在远处。小周小周!碎掉的时 间像落叶一样,瞬间飘满了 20 年的空间。仔细 端详,小棋已经年轻不再,额头上纵横交错着,好像是棋山上那副深深浅浅的棋盘。

流水行去世代殊,石棋山上有樵夫。 

至今传说樵柯烂,不识当年柯烂无。 

老周颇有恍然隔世的感觉。

……传说中的王质重新回到了棋山。在现 实中,老人老屋老的一切不复存在,王质失去 了存在的参照物,他成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的 虚无!或许,他只有在另一个时空中,才能找到 自己的坐标。于是,王质回到了棋山,回到了故 事中……

现实中的老周成了作家,他把自己和小棋 的经历写成了故事。不知道 1000 年之后,这段 故事会不会变成棋山新的传奇。

只有我这个外乡人,站在这个仅仅 596 米高的海拔上,远远眺望着滚滚流淌的大汶河水……

河畔,埋葬着新石器时期的石头和祖先; 河上,高悬着奔涌不息、亘古未变的苍穹。

选自 《鸭绿江》2014 年第 11 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