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5885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打斑鸠(余旦钦)

点击率:3607
发布时间:2017.07.11

秋收一结尾,农民就开始过闲散日子。堂兄这个时候喜欢上山打猎。

小时候,我跟着上山看他打过一回斑鸠。

那是一个秋阳高照的中午,我正端着饭碗蹲在自家的门槛上吃饭,堂兄头上戴着草帽,手里提着一把弯刀,匆匆地走我家门囗经过,他看见我蹲在那儿吃饭,突然就停下脚步看着我问道:“带你去茶树窝耍,去不去?”

“去。”我一边应着,一边端着还剩半碗饭的饭碗跑进灶房,把碗往灶上一丢,抬手用衫袖抹一把沾满油星的嘴巴,风急火燎地跟着他出门了。

娘在身后喊道:“你这只花脚猫,饭还没吃完,又窜到哪里去疯?”我回头看了一眼,一蹦一跳地跑远了。

堂兄是个瘦高个子,走起路来两脚生风,他走一步,我要走几步才能跟上他。他不慌不忙地在前面走着,我却是气喘吁吁地跟在他的身后小跑。堂兄那只油光水亮的黑色猎狗,也跟在我们的后面,它很不安分地这里闻闻,那里嗅嗅,还时不时抬起后脚,在旁边的小树上撒点狗尿,有时它赖在我们的身后不走,有时又像一支黑色的箭直往前射。不知不觉,在一路的追逐、嬉戏中,我们就到了茶树窝。

这是一片长得茂茂密密的油茶子树,整片树林遮天蔽日,犹如一个天然的大凉棚。树隙间漏下的无数阳光碎片,把一片林子映照得五彩缤纷。一进树荫,堂兄就猫着腰,像寻找什么东西一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我问他这是做什么?他说:“找斑鸠屎。”说着,他扒开地上的小草,用一截小树枝戳了戳,接着说:“如果找到了斑鸠屎,又是新鲜的,说明昨夜有斑鸠在这里过夜,今夜还会来,傍晚时分就来打。”

过了一会,他就喊我:“快来看,这里有好多新鲜的斑鸠屎,肯定有一大群斑鸠来过夜。”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长满青苔的草地上,到处是花花绿绿的灰色斑点。

当我从新奇的感觉里回过神来时,看见堂兄砍来了一大抱松枝、茶条、茅草,还有几根杂木,堆放在离新鲜的斑鸠屎大约十二、三米的几棵茶树下面。我又好奇地问:“哥,这是做什么用的?”。

他说:“扎一个草棚,人躲在这草棚里,朝外打铳,就像爷爷讲的打鬼子那样的,等斑鸠在树上一落脚,就'嘭'的一铳把它打下来。”

我一边听,一边看着他搭草棚。只见他把杂木扎成“人”字型,从高到低,渐次扎了几个“人”字,然后把几个“人”字用一根较粗的杂木连起来,再在两边扎上茶条,把杂草盖上去。这样,一个能容纳三到四个人的草棚(掩体)就搭好了。

我被这个草棚深深地吸引了,远处看,它像一个长满杂草的小土包,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能藏人的草棚,人都辨不清真假,何况一只斑鸠。于是,我弯着腰钻了进去,透过这“草墙”上的缝隙往外瞧,真是别有一番风景,也有一点点神秘。这使我对下午要在这里打斑鸠,更加好奇。下山的时候,我小心地跟堂兄说:“哥,等下午来打斑鸠的时候,我还要你带我来。”堂兄看了我一眼,然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眼看着阳光慢慢西斜,堂兄在抽了两泡旱烟以后,脚穿草鞋,肩上扛着那杆鸟铳、带着黑狗就准备出门了。

我们一大家住的是一栋两进的老房子,我家住外进,堂兄家住内进。我怕堂兄忘了叫我,整个下午就没做作业,坐在门槛上,时不时向内面张望一下堂兄的动静。当他走到我家门口的时候,就溜出来悄悄地跟在他和黑狗的后面……

一到茶树窝,堂兄四下里张望了一阵,然后匆容地自个儿钻进了草棚,黑狗昂着头,摆动着尾巴,乖乖地跟着钻了进去。我借着绚丽的斜阳,看着山坡边上的几丛苦竹、草棚后面的那一大片水墨画一样的紫云英,还有那泛着红色的夹竹桃,深深地淘醉在了其中。堂兄看到我痴痴呆呆的样子,喊道:“快进来,等会斑鸠就要来了。”

于是,我从草棚的一个缝隙里钻了进去,背靠着“人”字架斜倚在堂兄的旁边。

我刚刚坐下,堂兄就对我约法三章:“不准乱动,不准说话,不准撒尿。”停顿了一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反正不能搞出任何响动。”我“嗯嗯嗯”地点着头,心里却想:对我搞起这么凶,不信黑狗比我还乖?这样想着,我瞟了一眼黑狗,只见它后脚盘在地上,前脚撑起,口里吐着鲜红的舌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神态是那样凶悍又是那样安祥。

“啪啪啪!”空中传来斑鸠拍打翅膀的有节奏的声音。这斑鸠警觉得很,它不直接飞到栖息过夜的茶树枝条上,而是先围绕着那一片油茶树林盘旋几圈,然后很随意地落在山顶的树枝上,又很随意地转动着姣小的身姿四处张望,侦察侦察“敌情”,发现没有危险,“啪”的一声,一个俯冲,只见几支灰色的小箭朝那片茶树林射去,稳稳地停留在昨晚歇息的枝条上。

夕阳从树叶缝隙里斜插进来,把五只斑鸠映照得五彩斑斓。细看起来,这斑鸠整体呈灰褐色,只是颈部有一圈细小的黄褐色斑点;向下弯曲的小嘴巴,像一把农夫手里的锄头;淡红色的脚爪长满了细小的鳞片,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时,只见一只头上长着细小冠瓣的(雄性)斑鸠,把头伸向旁边一只身子姣小的(雌性)斑鸠的腋窝里,轻轻地抓挠了几下,姣小的斑鸠就发出柔弱的“咯咯”的声音,翅膀轻轻地拍打了两下。其它几只斑鸠也跟着“咯咯咯”地歌唱起来,翅膀微微地搧动,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一会,几只斑鸠就交喙、追逐、嬉戏、打闹成了一片……,斜阳里,斑鸠是那么的美丽,场面又是那么的温馨……看着这样一个生动的场面,想到它们浑然不知即将降临的厄运,心里由然生出一股淡淡的悲悯情绪来。我再看看堂兄,只见他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胜利者的微笑。他身子前倾,全神贯注,左手向前端着鸟铳的铳杆,右手紧紧握住弯曲的铳柄,将铳托抵在肩胛骨上,右手的食指勾住了扳机,眯着左眼,瞄准着十多米开外的目标,看那架式,是想用他那把装满“铁沙”的铳,一铳把那五只斑鸠全都打下来。此时,黑狗也进入了临战状态,后脚躬成箭步、前脚抓在地上,耳朵也竖了起来,舌头吐得长长的,眼露凶光地盯着前方,一副箭在弦上、冲锋陷阵的架势。看着这场面,我紧张得通身起了鸡皮疙瘩,身子不停地打着冷颤。眼见堂兄屏住气息、食指开始扣动扳机……,我本能地“咳嗽”了一声,堂兄狠狠地横了我一眼,然后扣动了扳机,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黑狗瞬间像箭一样射了出去……但我只看到那五只美丽的斑鸠“啪啪啪”地展开着翅膀,惊慌失措地向被夕阳映照得五彩缤纷的天空飞去……

选自作者新浪博客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