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13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遇见聚寿山(周广学)

点击率:3596
发布时间:2017.07.11

聚寿山不是某一座山的山名,而是一片景区的名称。这片景区以连绵的山岭、清澈的溪流、五色的植物、错落的建筑构成,其中弥漫着儒、释、道文化。

对我而言,它并不是特意追寻,却属于人生中的巧遇。过去单听名字,聚寿山,只觉得不过运用了好字眼而已。前几天参加聚寿山笔会,方为此处山峦外形之雄壮、厚实、庄重,人文内含之谦逊、敦厚、深醇而叹服。短短两天时间,它既清爽了我,又涵养了我。

初到时,从我们下榻的聚寿山书院房间窗口望出去,见一条名为游龙谷的峡谷腾挪蜿蜒,向东而去。离书院最近处,峡谷较为开阔,遂被建设者研磨出一片凹下去的彩色风光。这儿地势既低,建设者们便让它如海那般,有容乃大,并积聚力量,生出绿色、黄色、紫色诸多植物。这些植物中有茂密连片的树木,也有排成条条缕缕,或连成弧状、圆形的草叶、花木,石砌的坛子与石铺的小径,像一根根、一圈圈的白线条将它们优美地装饰或围护起来。凹地中心有一舟状“小岛”,四周生长着绿色灌木和乔木,中间建有经塔、经幢,建设者美其名曰:舟山慈航。观其形悦目,听其名赏心。更难得的是,从这片凹地通向高处的山坡上,也都有规则地种植着植物;那一块块夺目的色彩、一条条美丽的线条,就像多彩的浪花涌向三面的高地,只留东面开着口儿,让峡谷游出去。

凹地的北、西、南三面,在不同的高度上,分别建有福、禄、寿、喜、财五座宝阁。五宝阁与书院楼皆为红墙灰瓦。这个我已清楚了。不过,透过书院室内窗户远望,不能一览四方全貌,总觉不过瘾。我忍不住下得楼去,步出门外。当我站在那方宽阔的平台上向四围环顾,但见座座红楼在深山幽谷中,不显浓烈,更非华丽,只是非常地雅致。书院背后的大宝积塔,墙面灰色,边边棱棱则为红色,挺拔,脱俗。高塔与凹地相对并存,是否说明该高超的一定要高超,该放低的一定要放低?有没有这层意思呢?但是,不管建设者最初如何构思,我站在那里,却是真真切切地领悟到了。

第二天,我们观赏了五宝阁,并沿游龙谷游览。发现游龙谷将景区的山、水、花、树、楼、亭,都串联了起来。

未游览之前,在书院门前的平台上,景区的导游告诉我们,沿着游龙谷,有两座山岭状如寿桃,一座在游龙谷的大回环处,一座在游龙谷中游的高台上,当地人分别名之为寿桃山、寿山;还有“龟蛇相衔”、“五莲捧寿”等奇妙景观。而“龟蛇相衔”,就在我们的眼前。顺着导游手指所指向北望去,但见硕大的龟山头东尾西伏在天地之间,龟头与自东而来的蛇山的蛇头几乎碰在一起。龟与蛇都是长寿的动物,它们在蓝天下亲昵、对话,忘掉了一拨拨游人的存在。下午我们到达最后一站铁仙观后,在那儿的观景台上向西回望,看见了夕照下的“五莲捧寿”。五座山峰,晕染着朦胧的红光,圆润淡然,仿佛五瓣莲花,托举着中间的寿桃山。寿桃山顶部坡度平缓,显得雍容,和暖,仿佛有一种仁爱温厚的性格。其实,不光寿桃山与途中所望到的寿山给我这样的感觉,整个聚寿山景区的山,都给我这样的感觉。它们不喜棱角,绝少峥嵘,充满耐人寻味的大美。据说,聚寿山一带为典型的石灰岩地貌,即喀斯特地貌,不知这样的地貌与这里山的形状是否有一种内在的联系。

但建设者可能正是依据聚寿山的外在美而丰富了它的文化含量。看看这里的义工在迎宾、待客方面的谦卑就可“窥一斑而知全豹”。义工们也像一些公众场所的服务员一样,在大厅门口向来往的客人问候、鞠躬,但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动作,却让人感到背后的含义不尽相同。那是因为他们的表情、声音不同,别处的服务员能让人感觉到他们的优雅与自信,这里的义工却让人感觉到他们自置低处、谦卑仁爱的品格。在餐厅服务的义工,甚至会默默地将客人吃剩的汤汁喝掉,更别说客人剩下的饭菜了,那一粒粒米儿、一条条瓜丝什么的,自然被他们吃到自己嘴里了。他们以这样的方式提醒客人,使大家不再浪费,懂得节约,比语重心长更显心长。他们的举动,让我意识到人心本来的红润、柔软,使我禁不住潸然落泪。

义工是聚寿山的文化培养、熏陶出来的。书院经常办国学培训班,各楼层悬挂在墙上的书画典雅而温暖。五宝阁里,有生动的塑像、壁画,充溢着儒、释、道的气息,各种富于寓意的民间传说飘荡其间,知识层面广,艺术气氛也很浓郁。这一切,都让我更深地意识到佛教的宁谧深邃,儒学的气象万千,道家的自然率真,明白了三者真正的交融。

傍晚回到我们下榻的书院门前,我没有立即上楼去房间休息,而是在门前的平台上,凹地的植物间,反复踱步,思索,任微风吹拂我的面颊,撩起我的长发。我感觉到了全身心的舒坦。因为,我的心灵已经得到了清风,灵魂也得到了洗礼。

如今回顾聚寿山之行,我的生命依然感觉到一种真切的慰藉。因此,在提炼那两天的核心收获时,我用了“遇见聚寿山”这样的说法。我强调“遇见”这个词,甚至强调“巧遇”这个词。像传统小说总要安排巧合一样,“巧遇”对我意义非凡。我以这样的词汇表达我的喜悦之情和幸运之感。

选自2017年5月24日《太行日报》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