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23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爸爸的羊群(范盈华)

点击率:3441
发布时间:2017.07.11

那时侯每到夕阳西下,洁白的云朵还在余晖里游荡,我和妈妈就早早地站在夕阳的风里。

在村口等着牧归的爸爸那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风微微拢起我细软的发丝,云朵像一团团刚弹熟的棉花,又像飞舞的精灵,不过在我看来更一像只只肚子滚圆的羊羔在蓝色的天空里飞奔。

天那么蓝,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云朵怎样被夕阳追逐着玩,然后被细软的风儿吹送着回家,反正它们的速度不会超过爸爸的羊群。不过有时我们也会着急,如果爸爸晚一点回来妈妈拉着我的手那力度就会不自觉地加大:“怎么还不回来呢?”她念叨着。不一会儿,就会听见一阵儿轰隆隆的喧嚣声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开过来,那千军万马中间夹杂着“咩咩”的羊叫声和父亲的吆喝声由远而近,那是怎样温暖的阵势呀!一团团洁白的圆球滚动着、拥挤着、欢叫着,雄赳赳气昂昂地涌过来。当然也有不听话的,尽管肚子都吃得鼓鼓的,嘴里还贪吃着路边的小草;也有开小差的,交头接耳的,撒欢儿的,父亲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背着一大捆束得整整齐齐的柴火高兴地喊着我的乳名。他穿着灰色中式套衫,戴一顶火车头帽子,不但灰头土脸而且浑身上下全都是土,柴禾压得后背微微弓起,那双眼睛看到我们时却亮晶晶的。“爸爸,爸爸!”我欢叫着扑上去,他放下柴火一把抱起我,那胡茬可真硬!扎得我脸上麻酥酥的,还有一点点疼,可我似乎很享受那种感觉。然后泥鳅似的挣脱他的怀抱抢她腰间的水壶,那是村里插队的北京知青送给爸爸的,因为用的时间长了表面油漆多数已脱落,显得斑斑驳驳的,可是对我来说可真是个充满诱惑的聚宝盆。早上爸爸背一壶水出发,下午回来里面就会变出不同的美味:有时是翠绿的酸毛杏,有时是红红的酸枣,有时是紫红色胖胖的桑椹,还有烤玉米粒、烧熟的黄豆豆等等。那都是爸爸放羊砍柴的间隙为我弄的。试想,爸爸摘那桑椹或酸枣,或者烤着那滋滋冒着浓香的鲜玉米嫩黄豆时,想着我的各种吃姿和表情,心里多么美气和温暖呀!也许还会笑出声来。我这个丑丑的小孩,可真是他心里的一块宝呢!

爸爸安顿他的羊群去了,尝到美味之后我也拽着他的衣襟走进羊圈。那一方木栅栏围挡的天地是爸爸的“司令部”,是他的“士兵”撒欢的好地方,那些吃饱的羊力气总有些过剩,免不了有打架的、撒欢的,也有想卧下来休息一会儿的。这时爸爸会满足地蹲下来吸一锅子旱烟,我就腻在他怀里玩儿。

不过有时也会嫉妒他那疼惜的眼神,用胖胖的沾满汁子的手拽着他的耳朵强行他的脸面对着我,这样他的眼里就只有我了。或者蒙住他的眼睛,把酸酸甜甜或黏玉米嫩黄豆的味道弄得他满脸都是,这时他会一把拉过我点着我的小鼻尖轻喊到:“我的丫头吃醋了!”还用胡子扎我。

天呐,他竟然不生气耶!我就咯咯地笑着挣脱了。“吧嗒,吧嗒”,那一明一灭的烟头在他满足的咂吧声中更起劲儿的闪亮着。不过也有意外,有一次,我和妈妈等了好久也不见爸爸,天快擦黑了,才见他的徒弟蔫头耷脑地赶着羊群回来。原因是两只羊吃草时掉进一个隐蔽的两人高那么深的大窟窿里了。爸爸被吊下去好不容易把羊弄出来,他还没上来,受到惊吓的一只在出洞的那一刻就狂奔了。那羊跑得飞快上山下洼都追不上,天快黑了爸爸就让他先把羊群赶回来,他自己去追了。

“去哪里追了?”妈妈问。

“沟那边,”他说。

“爸爸!”我突然大哭起来。

妈妈拉过我说:“不怕的,不怕的。”

那一个晚上我都没有睡好,心里惦记着爸爸。不知羊追上了没有?那么黑的夜晚他在哪里睡觉?泪水偷偷地流出来,赶紧用被子蒙了头。

第二天早上爸爸回来了,脸上擦掉一块皮,胳膊也受伤了,原来他二次追羊的时候因为天黑路生,他和羊同时掉进一个青草掩盖的窟窿,被收工回家的农民帮忙给弄上来,天黑了就在他们村留宿了一夜。

见到爸爸时我疯叫着扑进他的怀里大哭起来。我温暖干净的小手轻轻抚摸着他受伤的脸。“傻丫头!爸爸不是好好的吗?”他抱着我眼睛也红红的。那时我才知道我有多爱他,那糙糙的钢锉似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擦着我的泪花,我都不怕被他弄疼,那种感觉是多么奇妙的幸福呀!

“哎,哎!我看你俩是吃欢实了!”

爸爸的大喊声吓了我一跳。他提着拦羊铲三两步就冲向两只打架的公羊,给其中的一只屁股上拍了一铲子,那抵在一起的羊角才不情愿地分开。

母羊要生孩子了,看到小羊安全落地他眼里才闪着踏实欣喜的光亮,然后会给它多加几顿食料鼓励这位伟大的母亲。不过,加料这活儿有时也可以由我来做,拿着个木升子(一种农村斗量粮食的木制容器,大小如碗)里面盛着半升玉米,母羊微微闭着眼显得很疲惫,不过很快就缓过劲儿舔干净羊羔身上的粘液再把嘴凑近升子,那“嘎嘣,嘎嘣”咀嚼玉米的声音让我的心里竟涌出一股甜蜜来。一双毛嘟嘟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它的孩子,它是一位多么柔情的母亲呀!我忍不住用手摸摸它的嘴,那柔软的嘴唇蠕动着,偶尔可以看到整齐的白牙,温暖的鼻息随着它的呼吸在我的手里形成一强一弱的气流,婉转着回荡着,我多么喜欢这种感觉!

如果母羊在外面下了羊羔,收工回来的爸爸肯定不背柴火了,远远地看见他怀里的小羊我就会欢叫着抢过来,忍不住用下巴蹭着那温暖的毛茸茸的小东西。爸爸微笑着说:“慢一点儿,慢一点儿。”和小羊羔共享着爸爸的爱,心里涌起一阵一阵的甜蜜。

圈好羊群和爸爸一起回家,晚风吹着发梢,一脸的欢欣。耳边还回响着爸爸数羊的声音:“一双,两双,三双……”

月亮升上来了,星星偎依在它的身旁眼睛还一眨一眨的,爸爸的旱烟锅上红红的火星子也一闪一闪的,那真是温暖又令人感动的夜晚。

离开故乡多年,常常想起爸爸和他的羊群。夕阳,牧归,微风,浅月,洁白的羊群滚滚而来,爸爸只醉心于弄潮。这时,故乡便隐约在梦中了。

选自《中国财经报》2017年1月7日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