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5902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幽静的清泉镇(外一篇)边海平

点击率:3898
发布时间:2017.08.31

天,蓝得那么耀眼,蓝得那么眩目。阳光总是毫不吝啬的抚过每一个可以照见的角落,让人仿佛置身于幽静中。此刻,我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别样美丽的风景,感受着这个幽静小镇远离繁华喧嚣的舒适,心中犹如清泉在涌动。

小时候,我总是向往着当一名乡村教师。毕业后,我真的如愿以偿地被分配到了榆阳区最偏远的乡镇——清泉镇,成了一名乡村教师。如今多少年过去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初刚去清泉时的情景。那时,我是带着美丽的心情去报到。一路上,我始终在猜想着那个清泉涌动的美丽小镇。清泉,那个让人有着无限遐想的小镇,有着怎样的美丽呢?那个幽静的小镇,又有着怎样让人迷恋的情怀呢?驱车沿着210国道一路南下,走了两个多小时,转向镇川的飞机场方向,终于到了清泉镇。车缓缓的驶进了山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径带着我们走向山林深处,望着不远处山上不知名的金黄色的树叶,心中无限的平静。火红火红的大扁杏树叶一簇一簇,虽不及香山上的枫叶,却也有它别样的惊艳的美。大约又走了半小时,我们远远的就望见了一面红旗在风中飘扬,是的,我们终于到了。走近了,却发现学校面前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正在静静地流淌着,宛如一条翠绿的丝带随意地舒展在清泉这个美丽小镇的山林间。可是河面上并没有桥。于是我们又沿着一条更窄的小路往学校的方向走去,可是车却走进了人家的院子。当地人告诉我们说,车要进学校只有一条路,就是趟着河面过。步行可以沿着小路就能到。我是第一次来报到的,带着很多行李,所以不得不又返回原路来,小心翼翼的开着车趟过河面。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可名状的难过:清泉,我工作开始的地方,我梦想起航的地方,条件怎么会如此艰苦?远比我想象中的要艰苦很多。我今后要怎么生活?难道我为自己编织的美好的乡村教师梦就要破灭了吗?

走进校园,我听到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走进教室,我看到一双双求知的眼睛……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撒进教室,孩子们就已经开始晨读。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散发出书的清香。他们似乎不知道什么是艰苦,什么是困难,都在用心地学习。课间,总是有很多孩子有礼貌地来问题。我为他们耐心地一一解答,并鼓励他们多问题。

时间在字缝间不知不觉地流过,忽觉一阵凉意袭来,原来已经到了下午,这个美丽而幽静的陕北小镇,早晚温差很大。于是,我穿上一件长长的风衣,出去走走。校园里到处都迷漫着书的清香,楼道上,树荫下,到处都能看到孩子们读书的身影。朗朗的读书声在蓝天下显得那么铿锵有力,显得那么富有渲染力。校园里一排排翠绿的长青树更显示出它们那顽强的生命力。偶尔传来清脆而甜美的小女孩的问候声:“老--师--好”,之后她便一溜烟儿地跑开了。羞涩而腼腆的小女孩让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中学时代,曾经的我们不也正是这样羞涩而腼腆的吗?小女孩深邃的双眸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琴弦:这不正是清泉这个美丽而幽静的小镇上最美的风景吗?这不正是我梦中编织的美好的画面吗?晚上,孩子们在静静地上自习,教室外传来一片片蝉鸣声。我看着认真学习的孩子们,听着窗外的蝉鸣,心中无限的感慨:对!这就是我心中编织的梦的画面!这里有书的清香,这里有花的芳香。渐渐地,我爱上了这片土地。

清泉镇的孩子兄弟姐妹多,独生子很少。家庭生活并不是很富裕。有不少孩子都穿着布鞋。布鞋?你可能会想到时髦洋气的老北京布鞋吧?不,他们穿的不是老北京布鞋,而是农村人做的那种传统的“千层底儿”布鞋。大概是奶奶或者妈妈纳的,也可能是哥哥姐姐们穿过的。虽然物质生活上并不是很富裕,可是从他们的文字中我却看到的是清泉孩子淳朴善良的心灵。我让他们以“父爱”或者“母爱”为题写一篇作文。有个女孩的作文是这样的:“我知道爸爸妈妈一直都很辛苦,可是我能帮他们的有限。一次,我给妈妈打了一盆洗脚水给她洗脚,她很诧异,但很快又笑了,开心的笑了。而我却很难受,因为我以前从未给妈妈洗过脚……”当我把这个作文给全班学生朗读时,教室里很安静很安静。我看到那位同学的眼里闪着泪花。我知道她是深刻感受到了父母的辛酸,也感受到了父母深沉的爱。我相信她一定会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后来这个女孩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我很欣慰。还有一次,我让科代表把作业本和练习册收起来。当她一个人将全班的作业本和练习册送到我的办公室时,我说,“这么重,怎么不叫上其他同学帮忙呢?”她笑着说,“比起一袋土豆,这个一点也不重,轻巧着呢。”后来我试着把那一摞作业本和练习册落在一起掂了一下,觉得好沉……是呀,孩子们周末回家要帮家里下地干活呢,他们懂得家人的辛苦,他们都是懂事的好孩子……

我望着窗外,秋风在四周山林间泛起橙黄色,那随意点缀着的打碗碗花或者狗尾巴草成了最自然天成的渲染,这情这景,宛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多少年来,校园前面的这条小河总是静静地流淌,没有人忍心去打扰这美丽而幽静的波光艳影。偶尔有汽车的鸣笛惊起河中的鱼儿和山林间的飞鸟,但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清泉涌动的美丽而幽静的清泉镇,逐渐沉浸在黄昏下,映射着最美的姿态。

我的心醉在了那一抹夕阳的胭红中。


旧时光


那是一个陈旧的小木箱。小木箱里放着我学生时代的各种证件,证书,还有一摞漂亮的日记本,箱子的角落里还静静地躺着一个随身听和几盒磁带……看着这些稍许显得有些旧的物件,我封尘已久的记忆便开始在脑海清晰的浮现……

我是没有上过幼儿园的那一代。从学前班到二年级都是在我的家乡消沟村度过的。家乡的村子里只有一个学校,学校里只有一间教室,全校只有一个老师。全校学前班至二年级的所有同学都在这仅有的一间教室上课。三年级的孩子只能到邻村去上学。那时候没有钟表,掌握时间全靠看太阳。阳光照进院墙上就到了我上学的时间了。遇上天阴下雨的时候,我只能留心听着老师的自行车铃声何时经过。老师最先给二年级的同学上课,因为二年级时全校最高的年级嘛。给二年级的同学上完课就布置作业让他们写,再给一年级的同学讲课,讲完再布置作业。最后再给学前班的同学上课。这样的课堂现在想起来一定很有趣吧!

要上三年级的时候,父亲捎话来,让我跟随他转到榆林城里去上学。从一个小小的山村学校转到诺大的城市去上学,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母亲一边帮我收拾行李,一边叮嘱我要听父亲的话,要好好吃饭。过了几天,堂哥来接我,我坐上堂哥的四轮车离开了家乡,母亲一直把我送在村口,她站在村口久久地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泪水,十一岁的我也许沉浸在进城的喜悦中没有太多在意母亲的感受,也许小小年纪的我并不太懂母亲的心疼......直到今年我看到著名的情感导师涂磊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所有的情感都是为了在一起,只有母爱是为了分离”。我才理解了母亲当时的心情。

我是兄弟姐妹众多的那一代。父亲常年出门在外,所以母亲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最辛苦的是春播秋收的农忙季节。尤其是稻田和自留地,母亲总是悉心照料着。她总能在自留地上种出来最大最好吃的西红柿,往往西红柿刚有点儿红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便嚷嚷着要吃,母亲只有摘几个让我们尝尝鲜,解解馋。我们吃得可开心了。母亲每年都要把最大最红的那个西红柿留成籽儿,说是来年能种出更好吃的西红柿。自留地的埂上也不会闲置着,母亲会种上一些萝卜,做农活累的时候就拔一根吃,顺便歇歇脚。不管是自留地还是其他的一亩三分责任田,不管是西红柿,水稻,还是玉米,向日葵,母亲总是悉心的照料着它们,犹如照料我们一样。母亲常说:“娃娃总是自己家的亲,庄稼总是别人家的好。”我明白,母亲永远是最疼爱我的。

来到了城里,跟着父亲走在车水马龙的古城榆林的街道上,我都不知道怎么过马路,走哪儿都只能紧紧的跟在父亲的身后。眼前所有的事物都是那样的新鲜而又陌生。父亲把我转进了榆林城里的一所小学,每天却不得不送我去上学,因为我不认识路。过了几天,我们去学校的路上看到和我穿着相同校服的姐姐,父亲问她是不是和我在一个学校,她说是的。父亲问她可不可以把这个小妹妹带上去学校,那个姐姐看了看我,点了点头。自此,父亲再很少送我去上学,他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于是我们总是在巷口等那个跟我穿相同校服的姐姐。再后来,我也渐渐熟悉了上学的路,也熟悉了这座城市的生活。

每个人的青春年少时代都是那样的青涩,那样的纯真。在那样青涩纯真的时代,每个人的心底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所向往的美好,我,亦是如此。

中学时代的我们,没有电脑,更没有手机。最大的宝贝就是一个精致的随身听,外加各种磁带。记得那时学校附近有一个音像店,里面有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磁带。我常常去那个音像店逛一逛,买上一盒时下最流行的音乐磁带,便觉得是无比的幸福了。

我家房后有一条林荫小路,我经常带着个随身听漫步在那条林荫小路上,听着当下最流行的歌曲,也听班得瑞的轻音乐,真的是天籁之音啊!脚下的落叶沙沙作响,像极了偶像剧中的情景。临近考试的时候,我也会在那条林荫小路上拼命地背诵各类考试需要记的知识点。在那条林荫小路上,留下了我悠闲的身影,也留下了我刻苦的身影,而最美的是,我还会常常戴着收音机收听我们城市的广播。印象最深的一档广播栏目叫《校园风景线》,支持人会朗诵听众的来稿,大多是优美的散文,背景音乐大多时候都是我最喜欢的班得瑞的轻音乐。我真的是特别喜欢这档广播栏目。有一次,我也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给《校园风景线》广播栏目投稿了。在我满怀期待的时候,我的散文也出现了这个城市的上空,主持人甜美的嗓音,加上我优美的文字,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好美…….我也给自己点播了一首很喜欢的歌曲,许绍洋的《幸福的瞬间》:

为你打开时间的锁

让爱自由不被它束缚

是哭过也挣扎过心让痛碾过

等那一天落叶静静飘眼前

已不再伤悲

永恒终于相信了幸福的瞬间

……

那一刻,听着自己的文章和自己最喜爱的歌曲在城市上空飘扬,真的是幸福的瞬间!我想,那应该是我中学时代最自豪,最有成就感的事了吧。

那时的我,还有一个很要好的笔友。是的,没错,笔友。我们相识于一本作文书,都是小小的文学爱好者,虽然彼此没有见过面,但却通过书信往来,天南地北的聊着,畅谈着人生。我记得他是内蒙古赤峰市的,比我高一级。我们聊着各般的老师和各自的学校,偶尔也聊着小小的人生梦想,当然聊的最多的是学习,我们彼此鼓励着好好学习。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真好。学生时代,能有一个聊得来的笔友,真的是一件开心的事。学生时代,能有一个交心的朋友,真的是一件温暖的事。学生时代,能有这样美好的记忆,真的是一件惬意的事。只可惜后来毕业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了彼此的通信地址,所以再也未曾联系过。此时此刻,我还是真的想再向他问候一声:远方的朋友,你还好吗?

现在想起这些,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青涩而又纯真,多么的容易满足,紧张而忙碌的学习生活中也不乏片刻的惬意与美好。

上了高中之后,学习变得不再那么轻松,不再那么得心应手,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再像以前那样听磁带、听收音机或者看课外书了。一天只顾着看课本,可是成绩总是不如人意。高一那年的班主任教我们数学,可我总是全班唯一一个数学不及格的,可想而知,高一那时的我是多么不招我的班主任待见,以至于她开始找我谈话,说要把我从她人重点班调到其他的普通班。她的话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晴天霹雳!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优异、从未为学习发愁过的我,怎么会料到上了高中会出现那般没面子伤自尊的事!我当时就在她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那天放学后,我又一个人走在我家房后的那条林荫小路上,不是以前那样悠闲的听收音机,也不是以前那样拼命的背诵考点,而是急躁的、不安的、来来回回的走过来走过去,不知反反复复走了多少遍……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能告诉我的家人,因为我不想让含辛茹苦的家人为我担心。我也不能真的像班主任说的那样被调到其他班级里去,因为那样太伤自尊心了。我真的很无助、很失望、甚至有些绝望。那可能是我在学生时代遇到的最大的麻烦事吧。好在后来在我的再三保证如何如何努力之下,班主任再也没有提起调班的事,这件事就算是不了了之了。当然了,我也受到了极大的教训,痛下决心,恶补数学,终于在文理分班的时候,依然拼命的挤进了文科重点班。高三的生活不言而喻,正如每一个经历过高三、经历过高考的同学一样,我也曾每日刻苦钻研,每夜熬到很晚,恨不得把所有的参考资料都过一遍,恨不得把所有的模拟题都做一遍。真的是“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现在我这六百多度的眼镜绝对是我看书太多的缘故。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上百分之一的幸运,在高考成绩查询电话打通的那一刻,我是多么的紧张。终于电话那头传来我被录取的消息。没错,正是我自己所选择的学校,也正是我自己所选择的专业。那一瞬间。真的是幸福的瞬间……

翻着自己青春年少时的日记本,读着自己日记本上稚嫩的文字,看着这些磁带和随身听,我的思绪渐渐地回到了眼前。是啊!距离学生时代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我曾是个十足的文学爱好者,我也曾梦想着长大后在偏僻的小山村当一名乡村教师。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已为人妻,为人母,也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当上了一名乡村教师。但那些童年时代的记忆犹如一缕缕阳光,永远暖人心房。那些学生时代的记忆犹如一阵阵花香,永远散发芬芳。在这些青春年少的旧时光里,往事永远都会是那样的鲜活、清晰。但我知道,那些青涩而纯真的点点滴滴已经渐行渐远,我已再也回不去那青春年少的旧时光……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公众微信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