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62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外公与他的桃花坞(董爱玲)

点击率:3584
发布时间:2017.09.01

母亲一直珍藏着一张黑白老照片,照片已经在岁月的浸染中渍迹斑驳,浸透着经年光阴的留痕。

照片里是一位身穿长袍头戴礼帽的男子,男子约有一米八左右。照片的背景是一片桃树林,桃花开的正浓,男子微笑着站在两棵树之间。

母亲告诉我,这是她的父亲,我的外公。

外公生于1908年,逝于1946年,享年38岁。外公十八岁考入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在那里接触到了一些思想激进的青年学者,外公的思想也由此发生了巨变。外公将那些新派思想带回了老家,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家里给他包办的婚姻退掉。仅这一件事,就气坏了他的长辈们。那时,凡是大户人家,都有着不可抗拒的家规。

外公回来一退婚,家里就像翻了天,这还了得?老太爷一句话,就把外公的学业断送,还是老一套办法,他们将外公关起来。年轻气盛的外公始终不服软,这一关就关了大半年。原来一个好好地,活蹦乱跳的大小伙子,突然被关在一间不见天日的屋子里,他的思想他的行为,一天一天慢慢在变化,在颓废,在无精打采,在麻木不仁。就在这种麻木不仁的意识中,外公任人摆布,跟包办婚姻的女主角拜天地进了洞房。外公的心已经死了。只剩一个躯壳在行尸走肉,他的鲜活的思想已经遭到扼杀,扼杀在封建礼教的制度下。

这样的婚姻对于一位见过大上海十里洋场,读过外国小说,自己出演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爱情话剧的外公来讲,无疑是一场命运的悲剧,一道绝望的生命死签。

为了远离这些喜欢掌握别人命运的家族老太爷们,外公去离家几里的野外建了大园子,里面种满了桃花。外公的字里有个“羽”,他就给自己的桃花园取名:“子羽桃花坞”。意思是说,自己有一颗生了羽毛的心,可以将自己的喜怒哀乐都隐藏在羽毛下。而隐藏在羽毛下的自己才是最自由自在的,他可以在自己的思想里任意驰骋,无牵无绊。也不必为了一个封建家族给安排的婚姻而悲怆不已,外公把他的私塾搬到了桃花园里,桃花园里每天书声朗朗,从这里走出了不少学富五车的少年才俊。

每年的桃花一开,满院子的风景与春色,桃花的韵味香飘十里,人们纷纷来外公的园子里赏桃花,桃树下长满了一地的野菜。外公的桃花园每天都大门敞开着,任人自由出入,拔野菜,赏桃花。

除了私塾,外公还学了一手的医学知识。村里有不少土医,还有专用偏方治病的。乡亲们有谁身体不适了,人们偏偏不找那些已经行医多年的,就喜欢去找从大上海学堂回来的外公瞧。外公往往开的都是西药,那时西药村里人基本都没见过。外公第一次给人输液,把那人吓得尿了一裤子。随着外公的诊所时间越久,人们对西药的了解也逐渐多了起来。有的人感冒了,吃一个月的中药,还不见好,外公给他输了一次液,那病却好了,其实是药起了作用。中药是治本的,效力慢了些,而西医效力就快。那人已经喝了将近一个月的中药,本来身体内郁积的火气也快下去了,就是不用西药过几天也会好,但他却偏偏等不及了,非要去外公的诊所输液,这样快好的病,那还不是一瓶子液体就好了么?但他不知这些内幕,于是便神乎其神的说外公,他不说西药好,也不说中药不好,就偏偏说外公是神医,他到处吆喝,村里都传遍了,甚至整个镇上也都知道外公的村里出了神医。有人很快把这些话传给外公,外公听了也只是笑笑。为了避免以讹传讹,外公就对所有来找他看病的病人解释中医西医的各有不同,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病是因为输液才好的,并不是什么神医给医好的。或许古时代是有过神医。比如,扁鹊,还有传说中三国时期的华佗。但外公说他不是,也不敢当此称呼。外公对此诚惶诚恐的解释,最后还是没有人相信。

一直到有一天,外公的妻子生孩子,是外公亲自给她接生的,第一个生的是女儿,两年后第二个女儿又要临盆。就在生第二个女儿时,外公用尽了办法,那孩子就是站着不出来,一天一夜,外公的第一位太太,包办婚姻的女主角,终因难产流血不止一命呜呼。

从那天起,外公关了私塾,停了诊所,一个人住在园子里,整整三年,足不出户,一直到娶了我的外婆。外婆比外公小十多岁,花样年华的外婆被外公明媒正娶纳入了他的大家庭。外婆的到来,让外公阴霾的心情顿时明亮了许多。年轻时的外婆温柔贤惠,持家有道,具有大家闺秀的气度,又有富家阔少奶奶的宽容,外婆在外公家里深得重视。外公本是兄弟三个,因此外婆也有两个妯娌,她年纪轻,进家又晚,而且算是给外公填的房。那些尖嘴薄腮的妯娌难免会有微言暗讽,外婆几次跑进房间里偷偷抹眼泪。外公什么也没说,就带领着妻小搬进了桃花坞。外公是一个有着深远主见的学者,他从不与人争长短,论家常,除了读书写字,研究医学,外公几乎不问世事。这样超凡脱俗的男子,外婆自是十分珍惜,他们感情极好。善良的外婆将外公与前妻的女儿视如己出,一家人在园子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虽然学了西医,外公一直对中医心怀敬意。于是,在许多个下雨天,外公外出采草药。野地里成片成片的野菜,野菜里有许多未名的中草药。为了试药,外公不惜一次一次用自己做实验,外公经常被药物刺激的满面红肿,有几次还晕厥过去。外公自己在书房偷偷试药,外婆起初不知道,一直到外公试了一种药,把外公折磨的两手颤抖端不起一只碗,外婆才彻底知道了外公自己试药的事情。可把外婆吓坏了,那天起就天天监督着外公,不让他再用自己试药。沉迷于医学不能自拔的外公一点也听不进外婆劝告,就在我母亲刚出生后不几个月,祖父终于试药失去了生命。

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外婆几次去敲门他都不开,开始是故意不开,后来是药力发作打不开,外婆说外公那次不知吃了什么药,那么厉害,竟然让外公嗓子都不能发音,几分钟就要了外公的命。等外婆让人撞开房门,外公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了。

望着五个孩子,大的不过十几岁,最小的才几个月大,在这个空旷的大园子里,外婆顿觉自己的无助与绝望。自外婆嫁进门,一切都由外公做主,外公就是家里的天,外公去了,家里的天突然就塌了,外婆不知以后的日子还能怎样继续下去。外婆知道,孩子们是外公生命的延续,为了那些还没长大的孩子们,绝望的背后是外婆努力振作与不懈的坚守。此后,外婆终身未再嫁,将五个孩子抚养成人。也是半生劳碌,历尽艰难。

外公一生救人无数,桃李芬芳,一生与世无争,超凡脱俗。死后葬于桃花坞,也算得偿所愿了。


选自2017年1期《高原风》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