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14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大瑶山之行(王竑力)

点击率:3694
发布时间:2017.09.01

背上我的摄影器材,我的心早已飞到坪石镇那边。

坪石镇地处湘粤交界之带,因煤炭兴盛,曾一度辉煌有“小香港”之称。我们从繁华的坪石小镇,驱车前往队部点,一路上碰到的车不过四五辆,鲜有村庄行人,道路从水泥路变成了黄泥路,越走越窄,越开越颠簸。天色已晚,天气渐凉,道路四周漆黑一片,我的心随着路途荒凉起来。

一路上,我们车里几人不时开心地聊着,为寂寞的路途增添欢乐气息。驶过一个铁路桥底,随车的方教导员指着半山腰唯独发出光亮的地方,对我说“喏,那便是队部点。”那点光亮像颗耀眼的宝石嵌在漆黑一片的群山中,我的心顿时也迎来了一丝光明。到了中队操场,还没下车,便听到为数不多的战士在操练发出的喊打声。夜幕下的操场被橙黄色的灯光照得透亮,战士也沐浴在一片金黄色中……

随后我跟着中队值班员田班长去熟悉中队的各个角落。部队就是部队,到哪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然而在这又不一样。这有中队官兵永恒的记忆——“306”天阶,它是战士们从中队到哨位要走的台阶数目。恰好有一组战士准备上哨,我们便随着他们一同走去哨位。

今夜的天幕繁星点点,没有被城市光污染的夜幕,果然通透得像梵高笔下的星空。大山里的空气也格外清新,每吸一口都能闻到大瑶山独特的体香,我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尽情张开享受着。

这条路依山而建,是老兵们一手一脚挖出来的。小路两旁均是灌木杂草,蛇虫较多,中队在两旁土里插着驱蛇装置,是以竹筒为容器,把雄黄为主的药粉放进其中,效果很不错。这条山路又弯又陡,像条灵蛇盘在半山腰间,落差还很高,无论夏季冬季,任何人走上一趟,必定汗流浃背,我小心地迈着步子,生怕吵醒了熟睡的大山和生灵。

来到了哨位,只见偌大的深不见底的隧道口上,赫然几个大字,大瑶山隧道!尽管夜深了,哨楼里哨兵却如雕塑一般,不敢放松丝毫警惕,全神贯注地观察来往的火车及隧道口。这里尽管安装了空调,但依山而建的哨位,总少不了各种蚊虫侵袭,只有到痒痛难忍时,哨兵才猛地拍击痒痛处,给贪婪可恶的蚊虫来个下马威。站在这里,我的思绪往前倒退了很多年,那时的哨楼里只有咿咿呀呀的风扇在摇头,一身湿透的哨兵们是怎样忍受过来的。这里平均10分钟不到,便有一趟轰隆隆的火车从大山的肚子里呼啸出来。虽然大多哨兵刚满18岁,但在他们黝黑稚嫩的脸上,我感受到他们散发出坚毅成熟的光芒。同样的青春年少,他的朋友们也许是坐着电脑前酣战游戏,也许是和女友花前月下,而他们则站在保家卫国的哨位上,用热情似火的青春与深沉不语的大山作伴!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午夜十二点了,我和田班长一同返回营区。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小狗如影随形,它的粗声喘气和山间虫鸟的鸣声化成一曲奇妙的伴奏,萦绕身边。

夜很深了,远远的铁路传来轰隆隆的火车声,时涨时消,与战士们的打鼾声混杂一起,让少数新战士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夜里打着手电查铺的指导员,来到战士床旁,为爱踢被子的战士盖好被子。

没有火车通过时,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大门执勤的哨兵好像开了个小差,望着星空出了神,我猜他看到了某颗星星的背后同时在思念自己的家人。

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山顶,顺着山脊抚摸下来,睡眼惺忪的大瑶山睁开了眼。揉揉眼睛,阳光在营房顶上显得熠熠生辉。早晨便是忙碌的开始,本来在位的战士就少,打扫卫生,整理内务,生火做饭,各个都是身兼数职。这里的伙食比城区中队的要稍稍逊色些,菜种没这么多花样,因为地处偏远,一部分伙食费被来往送菜的车辆吃掉了。

早饭后,哨兵们来到军容镜前,一丝不苟地相互整理着,纠正任何一个歪斜的标饰。伴着上午明媚的阳光,哨兵们整齐地踏上接哨之路。我用手机测了一下,“306”个台阶,落差达到19层楼的高度,也难怪走一趟,内裤袜子都能湿透。

站在哨位,手握钢枪,哨兵们每天看着来往的火车,就像看见老朋友了一样。火车进出的鸣笛声就是他们向哨兵热情地打招呼,赞扬咱们的小兄弟辛苦了。哨兵也同时回了个注目礼,用自己的坚守,保卫他们的绝对安全。

中队有句顺口溜: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这里人烟稀少,交通闭塞,方圆数十里仅有几户农家,能搬的早搬去镇上了。战士们总善于苦中作乐,大家积极把单位配发下来的KTV机,电脑,图书等利用起来,丰富了业余生活。战士小张说,每每和读大学同学的风花雪月相比,我就觉得有些失落,但比起早些年常断水断电的日子,我又庆幸不已,既来之,则安之。

中午起床后,大瑶山的天似乎又变了个脸。上午还晴空万里,现在就乌云蔽日。我坐上装着满是被装的面包车,来到中队执勤分点。倘若说队部的生活已经苦似黄莲水,那么执勤点的苦更是苦得难以下咽。一眼望去,执勤点营区只有半个篮球场大小,营房远远破旧于队部,两层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小平房,住着十多名官兵。这里的手机信号更差,基本上电话都打不出去。这都不算啥,最怕的就是下大雨,一下雨,山上的泥沙便滚滚涌入蓄水池里,煮饭洗澡全是泥沙。大清早接的水浑浊不堪,要静止一两小时,取上清层才能煮饭,可煮出来的饭,依旧会吃出嘎嘎响的沙子。洗澡就更难受了,操练了一天,浑身粘糊糊臭烘烘,不洗,根本睡不着,洗了反而一身泥,痒的难受,左右煎熬。

绝大部分的战士从入伍到退伍,两年的时间都没离开过这片山区,出一次山来回的车费都的一两百,花掉津贴的四分之一,半天的外出时间,也只够买点日用品。但在这里的战士没有一个想要逃离或调走,他们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回归到单纯的日子,每天守望着大山火车,慢慢地扎根,发芽,成熟。当他们脱下军装,离开大山时,离开这里奉献了两年的青春热土,他们会热泪拥抱战友,会亲吻这块土地,会感谢沉默不语的大瑶山帮助他们成长。这里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只有涓涓细流般的奉献,一茬茬的官兵把自己最青春的热血洒满了整片大山。

听了他们的故事,我早已泪眼迷蒙。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很多背后的人在负重前行……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公众微信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