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3447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我的母亲(刘云宏)

点击率:1348
发布时间:2018.02.28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是唐代诗人孟郊在离家出走之前一晚看到母亲在昏暗地烛光下为自己缝制衣服时写下的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年幼无知的我不懂事读到了这首诗不知道这诗中的真正内涵,而今岁月变迁,在外几经波折,异地求学找工作,经历了岁月的磨练,我终于明白这首诗真正的含义,回想起来我早已泪水盈眶。

我的母亲出生于1973年云南省曲靖市某县的一个贫困小镇里,在那个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都是文盲,只有极少数是受过教育的人。然而,我的母亲还算幸运,在十六七岁的时候上过几天夜校,熟知了几个字。我童年的时候母亲经常在我的耳边念叨“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等诗句,还会在我闲事给我讲一些寓言故事,至今母亲讲过的诗词、故事还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

可是时光洗礼,岁月斑驳,忙碌中的母亲自己却把这些诗词、名句遗忘的一干二净,以至于后来农村整天忙忙碌碌不怎么写字,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出来了。有时候家里有事,需要签名,母亲总会请别人帮忙,可是偶尔几次还可以,要是经常如此人家也会厌倦,所以每次我读书回家母亲总会找一张纸、一只笔来告诉我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刚刚开始时我非常没有耐心地教她,后来我听妹妹给我说,母亲请人家签字经常遭到了冷眼,因此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教会她,所以每次回家我都像一个老师一样教学生一笔一划、一点一竖硬是把她教会。

母亲18岁未满出落的亭亭玉立,有很多人去外婆家提亲,其中也少不了一些地方有成就的人士,可是母亲一个都看不顺眼,唯独她的丈夫去才答应,也就是我的父亲,那也是迫不得已。在云南生活的那个年代许多人的婚姻还在延续着传统的方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听母亲说她也是如此,被外公外婆硬逼着嫁给父亲,如果母亲不嫁,外公外婆就拿死来威胁母亲,所以母亲在命运和孝字面前只好屈从。可能命运弄人,母亲的屈服让她跳进了火坑里,从此以后就过上了二十多年的苦日子,二十多年来母亲没有过上一个好日子,因为她嫁了一个“倔强、没本事”的丈夫。

从我记事起,父亲和母亲基本上是在争吵中度过,争吵已经成了他们交流感情的唯一方式。其中,也少不了被父亲暴力过,这种皮肤之痛只有母亲能够明白。

父亲是一个酒罐子,自从从爷爷奶奶家搬出来住,基本上每天都是和酒过日子,少了酒就感觉丢了魂。因此好多次因为喝酒差点把母亲给打的半死,也会因为小事随随便便就打母亲。母亲经常和我提起一句话,就是要不是因为你很小的时候小嘴巴甜,每次被你爹打了在收拾衣服准备走的时候,你就跑到我面前拉着我的腿说说:“妈妈,不要走,以后长大我保护你……”的话,我早就离开你和你爹了。是啊!每当我想起这句话,我的内心深处总会油然而生出许多愧疚之感,这种愧疚隐隐作痛,扎进我的心尖。

母亲自从嫁到刘家,就没有受过爷爷、奶奶的好待过,大多数他们都是附带利益的微笑。

母亲经常提起的一件事就是,还在老房子里居住的时候,十月怀胎怀着我时,奶奶就让母亲做重活,干苦力。后来,生了我,我还没满月,奶奶就把家里所有的鸡蛋都卖了,不给母亲吃,以至于母亲乳房里的奶汁少了很多,所以母亲也在做月子的期间受了很多委屈,吃了很多苦。我四岁的时候,母亲和父亲毅然决然的决定搬出来住,可是搬出来以后也没有得到爷爷奶奶的好脸色。父亲那一辈有哥四个,可是爷爷、奶奶唯只独偏见前两个儿子,让外人感觉父亲和二叔不是亲生的。这有了后来几个叔叔都结婚了,母亲和婶婶一直受到奶奶排斥,有时候一起去奶奶家遇到吃饭,从来不会叫母亲吃一顿饭,这样的冷脸让母亲十分的心寒。

走过风,经过雨。父亲的酗酒,不成器,让母亲只能做起了“女汉子”。是的!我来到这个世界走过二十多个春秋,唯一佩服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

小时候家里特别贫穷,一年的收成只够吃和花销,想干点别的事那是根本不可能。因此,父亲和母亲商讨决定让父亲出去打工,于是在我七岁的时候父亲背上行囊去了县城一个小镇上干起了苦工,母亲也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大大小小的事都由她操劳做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母亲干起了本该男人干的活,挑起了男人的担子。

家里有好几亩地,基本上都是母亲一双手操劳,我放学回家,大多数时间也是在农田里度过,至今我都在想自己要是那时候多读一些书,那么今天肯定比现在强。母亲的“女汉子”、“女强人”也就是从那时候传遍街坊邻居,我家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每年都有了积蓄。

世上没有谁的母亲活着不会为了自己的孩子而努力操劳的,有时候甚至倾尽所有。

我的母亲是一头黄牛,为了自己的女儿,可以牺牲一切。妹妹四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完了,这也是母亲唯一一次见过自己所有积蓄的时候,然而这些钱都是要一把一把的送进医院医治妹妹的病。妹妹病愈,母亲又回到了田间劳作,父亲又回到了出苦力的地方。

其实,母亲在我心中留下最深记忆的一次是我读高二那年,那一年期末考试,我因为成绩考不好,心情低落就不想再读书,于是回到家里就和母亲商议,说我不读书了,从此以后就帮你在田里劳作,母亲一听到这个消息瞬间就没了头绪,干事情力不从心。可能由于我下定决心不读书,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开门准备干活,母亲也紧接着起床,可是这一天早晨却是那么的不寻常,母亲刚刚一出门就被一只流浪狗咬住不放,我在屋子里坐着突然听见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痛叫声传来,我迅速跑出去一看,原来是母亲正被狗撕咬,我可能被这个场面惊呆了,只傻傻的站着不知所措,而后是母亲呼唤我说:“宏儿啊,赶快拿石头把狗打走啊!”我才急忙抓起石头往狗身上丢了过去,我打了好几下,这只狗才放开母亲逃走,我奔向母亲,看到母亲身上已经留下了许多狗牙印,开始流血。我抱着母亲跪着说了一句话:“妈妈,我以后一定好好读书”。母亲也哭着说:“你现在知道读书就好!”

那时候家里没有什么交通工具,距离县城又特别的远,我只能去请人帮忙,刚好遇到邻村一个好心的叔叔出门干活,于是我就求这个叔叔帮忙把我母亲送往医院治疗。母亲在坐上摩托车临走之时还特地交代好好管理好家,我大声说:“好,我一定读书”。母亲去了医院,丢下了忐忑不安的我一个人在家里,我也没什么心思做事,就四处问邻里阿姨:“母亲会不会……?”因为在我老家,狂犬病死去的人也多,只要被什么疯狗咬到基本上活不了,可是母亲命大,进去打了一针就相安无事了。

而今,岁月不饶人,我已经大学毕业奔波于工作的前线,大学期间我经常打电话告诉母亲,我说:“妈妈,等我毕业以后工作稳定,你也不要种地了,以后和我一起来城里生活”。母亲总是笑一笑不说什么。时光不老,母亲已经老了很多,额头的黑发已经被沉重的农活压的由青丝变白发,而我也已经成了一个可以独立生活的南方汉子,可以为母亲减轻生活的负担了。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