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0510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宝岛多姿(朱恩骅)

点击率:1034
发布时间:2018.02.28

好山,好水,好美丽

“好山,好水,好无聊。”

去台东前,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

车行海滨公路,山水从两侧悄然包抄,紧紧环抱着我。望不到头的公路被巍巍的中央山脉和蔚蓝太平洋夹在中间,葱翠树林山坡上流淌,流经稀疏的村落又在我身后汇入万顷碧波。晴空明朗,温润阳光绽放在树丛和屋舍,白浪拍岸的涛声尖上也亮晶晶一片。

确是好山,确是好水,台东的山水,天造地设,聚拢在公路两旁。

好山好水,很清净,也很安静,只有些许村庄零星散落在这片山水。巍峨的太鲁阁陡然立起,代替高楼撑起山水的天穹;滔滔大河从山峡奔流,宽阔的江面把公路挤上了峭壁。有人说这里好寂寞,有人说这里好无聊,这片山水仍我行我素地生长,恍若隔绝尘嚣。

转过弯,精致的海湾,绕过山崖跃入我的眼帘。

这是个美丽的小湾。白沙滩转了个圈,几乎搂住蓝绸般的海面;季风从缺口溜进来,调皮地掀起层层泛着波光的涟漪。黑灰色的海崖高耸,傲然俯瞰小湾,背后一片葱郁。崖下,肆意铺展的石堆恍若层云出岫,与白沙相映分外亮丽。崖上,公路旁,立着一座米色的沙石楼房,石雕喷泉孤零零地立在房前。

楼房占地不小,恰恰建在通向海滨的入口。爱奥尼克式石柱撑起砖红的房顶,圆弧玻璃窗反射热情阳光,木色桌椅闲适地摆放红白遮阳伞下。奇怪的是,这里空无一人,亮银色的大铁门静静锁着。

“这个海湾真美丽!”我正欣赏着,就听见同行的外公赞叹。

司机带着惊讶告诉我们,这海湾的真名,就叫美丽湾,美丽的海湾。

美丽湾边的楼,是一座五星级酒店,但至今也没能开张。

不是没有游客,好山好水不会无人光顾;不是酒店不好,典雅的布置让人犹如徜徉爱琴海边。是因为这座酒店带来的游客,将会破坏这山这水。原住民说,“要把好山好水留给儿孙。”拒绝了补偿,留下了这一片海湾。美丽湾,要永远留存下去,永远美丽下去。

一句“把好山好水留给儿孙。”活了这山,亮了这水。海湾荡漾明媚的蓝,海风拂过绿树氤氲,海浪和礁石碰撞中,海鸥优雅翱翔。这是现在,也是未来。没有人惊扰的山水,安静,但不无聊,不寂寞。青山绿水,碧海蓝天,酒店被漫天的画卷吞没,背后是台东山水和浩瀚的蓝色太平洋。

好山,好水,好美丽。


太平洋海滩


狂风在天边嘶鸣,黄沙被落山风吹起,飞舞在空中。瑟缩地躲在巨石下,一只寄居蟹看见岩石边缘滑过一缕金色夕阳。

风冲下悬崖急急地吹着,扬起一片混沌玄黄。漫天的尘雾在岩石外肆虐,尖细的沙粒撞击着大地,也撞击着寄居蟹藏身的岩石,飞溅细密的泥沙。

海浪翻涌在沙地,卷起金灿浪花,又撞碎在沙石迷雾。大海涛声响起,空灵如号角幽幽。

我要走向大海,寄居蟹说。

纤弱的蟹足踏着轻沙,却走不过漫天沙雾。渐渐地,远方的波涛弱去,长矛般锐利的阳光折射粗糙的沙。尘雾后,冰冷的浅海没能冷却炽热的阳光,金色的光芒和风沙一样刺眼。一步步在沙滩上挪动,沙粒和飓风萦绕周身,打在甲壳上叮叮作响。前方的风不时转向,驱赶着飘扬的沙子对寄居蟹围追堵截,一片沙尘和阴云压抑住无垠的蔚蓝。

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天地是迷茫的,沙丘是磅礴的,海滩淹没在灭顶的混乱中。寄居蟹仍在前进。前方的混沌中,仿佛有丝丝碧蓝显露。梦在远方的海洋游荡,一片蔚蓝仿佛就在风沙之后,密密的风声中隐着轻灵的乐声。

那是波涛在冲刷浅滩,蔚蓝的海水哗哗地跃动着。沙尘和狂风在头顶的岩石掠过,海螺壳传来的涛声越来越响,岸边的白浪也冲破风沙来到面前,像引导寄居蟹回到大海的使者。沙雾后,厚重的闸门被涛声洞开。

闸门后,放出的是碧波万顷。游龙般的浪涛从远处涌来,吞没着脚下的沙地;风早已转向,吹向浩瀚海洋。一层叠一层的浪峰穿透黄沙的阻隔,在天的尽头跃动舒展。深蓝色的远方,带着深海咸味的空气被海风携来,冲散了沙尘,柔和了阳光。明净的晴空静默无声,只有涛声依旧故我。

迈步穿过风沙,尘雾后是一片安详,暖融融的阳光照耀海面。寄居蟹淡棕色的甲壳倒映出天边的流云,伸出细足,踏入无际的蔚蓝。


落山风


中央山脉从台北出发,一路踏着大步向台南逼近。郁郁葱葱的山岭裹挟着太平洋飘来的海风,顺着地势绵延而去,咸咸的海水气息随之而来。

我是一阵风,擦着绿色的山脊滑翔。面前,层层山峦像看不到尽头的路朝天而去,嶙峋的巉岩上低矮灌木闪烁翠色。

压低轻盈的身子,盘绕在树丛中,风掠过无人的林地和山岭。远处,山脊似乎没有尽头,过了一座山,又是一座山;过了一片林,映入的还是绿色海洋。脚下的山变高了,触手可及的洁白云层被微风吹散。

我前行的脚步开始拖沓,四周是暖融融的阳光和粗线条的山脊,我被夹在中间,有些憋屈。头顶的蓝天仿佛永远无法触碰,山岩和藤蔓缠绕轻盈的身体,我时不时撞上岩石突出的黑灰棱角,或是一步踏空栽入山涧。面前的山坡化作一面高墙,堵住前进的道路,岩壁的缝隙中流水潺潺不停撞击我的步伐。弓着身子钻过一孔孔洞窟,我被山脉堵得有些闷气。

洞穴深处恍惚有涛声响起,远方大海的召唤中带着憧憬。

我向前冲刺,卷起洞穴中沙尘飞舞。前方幽深洞穴透出星点光亮,我朝那里奔去,身后斜射的片片阳光暖暖照射。

洞外的阳光绚烂,远处的涛声越来越响,我尽情地欢腾跳跃。逆向的风在身边划过,山岭和林地被吹得纷纷后退。望向远方,座座险峻山峰已然矮去,梦幻空灵的涛声就在耳旁。速度更快,我咆哮着冲向海边,金灿灿的阳光照着后背,推着我奔跑。林中的青翠赶了上来,在我身边一路绽放,为我披上花香和鸟鸣织成的斗篷,戴上阳光和白云编成的帽子。

前方的山岭倏然消失,我冲下陡峭的山崖,一汪蔚蓝闯入视线。耀眼的阳光在蔚蓝的近海上激起波光粼粼,洁白鸥鸟飞来环绕四周。身边,万千沙粒被我卷起,飘扬在明朗的空中。欢乐的波涛扑打堤岸,跃动的浪头白花四溅。大海就在脚下,落山风欢呼在岸滩上,释放自我。

掠过浅滩,冲入蔚蓝的海洋,我接触到被我搅乱的冰冷海水。身后狂风还在不停涌入,我潜入海底,寂静无声的海岭在眼前延展,指明了欢愉后的归宿。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