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3449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鸟儿们(李彩华)

点击率:1726
发布时间:2018.02.28

婆婆老家的天井里栽了棵樱桃树,有人胳膊粗了,年年看到花开得是满树,也结了不少小樱桃,可快熟的时候,回家看看,一个樱桃也没有,地下也没有落果,很是奇怪,有时还以为,老家平时没人住,是不是村里的调皮孩子摘了去?今年回去才偶尔发现,在密密的叶隙里有一两个半拉樱桃,有鸟啄的痕迹,有可能这樱桃让鸟儿吃了。去我父母家,他们住一楼,在楼前种了一棵桑椹树,结的桑椹多的摘不过来,绿的红的紫的,桑椹果把个不粗的枝子压得几乎倒地。今年刚刚摘了一两次,父亲说,桑椹没了,全让鸟儿给吃了,三两天,就让它们吃得干干净净。难道鸟儿喜欢吃树上结的果子?知道了这些事,也没往心里去。

前些日子,去大姐家,看到她家的院子里用大盆小盆盛着好多水,他们说除了自己洗涮用,多是准备给鸟儿喝的。大姐夫说,鸟儿们太可怜,没有地方做窝,没有地方孵小鸟。这几年咱们这块人越来越多,能耕能种的地越来越少,你们也看到了,工厂都建到家门口了。奇怪的是这些年下雨很少,越来越少,旱得不行,今年更是比往年还旱,河里沟里湾里没有丁点水,当然,河也不是以前的河,沟也不是以前的沟,湾里没有水,积存的全是垃圾。像燕子,喝水都喝不上,更别说衔泥筑巢了,可怜见,燕子找口筑巢的泥巴都找不到,你们发现没?村里现在很少看到燕子了。再说家雀,以前盖屋,谁家屋山墙上也有个雀眼儿,家雀住在里面,冬天冻不着,夏天热不着,现在可好,盖得屋都是水泥砖瓦的,连个缝都没有。只好找片瓦缝钻进去,人在屋里,有风扇有空调,家雀在瓦底下热得受不了,夏天热的时候,我就常常看到那没毛的小家雀从屋顶上的瓦底下滚出来,摔在地下,它们热不死也摔死了。还有饥饿,我们这儿几乎家家户户种蔬菜,蔬菜还被塑料薄膜罩起来,很少种粮食,鸟儿吃什么?吃蚂蚱?吃草种子?这是以前,如今,有点长草的地方,也打上除草剂,省了拔草的劳累,还不影响作物长,蚂蚱却很少了。公园里倒是有很多草,那是草皮,不生蚂蚱。别说刚出生的小家雀,张着鹅黄口,饿得叽叽叫,就是大家雀也找不到吃的,常常在地里拾到死家雀,拿在手里像拿着根羽毛。

大姐夫说,不是不打鸟儿就是保护鸟儿,不是这么简单,得有吃有喝还有住的地方,才是保护。以后立个法,甭管盖屋,还是建楼,要给鸟儿专门建上块地方,再专门建些池子放上水,给鸟儿喝。不知你们发现没,盐变蝠(蝙蝠的俗称)也几乎不见了,大雁也几乎不见排着人字行从我们头上飞了。还真的是这样,有多长时间不见蝙蝠了。以前,在夏天,天刚刚发暗的时候,在天井里或场院里,我们常能看到在空中飞来飞去的蝙蝠,一边飞,一边发出吱吱的叫声。听老人们说,蝙蝠是老鼠偷盐吃变来的。小孩子们常常脱下自己的鞋子向天空扔去,蝙蝠就会跟着鞋子飞,眼看着鞋子落了地,那蝙蝠好似也跟着落下来,孩子们追着捉,明知道捉不住,仍然不停地扔鞋子追蝙蝠,傻乐着。也许用不了多久,人们知道个蝙蝠侠却不知道个蝙蝠。

比起农村的鸟儿们现在城里的鸟儿们日子还好过点,垃圾箱里总能寻到些吃的东西。公园里有很多结小果子的树,有人说,那是专门给鸟儿吃的,兴亏,园林的工作人员还知道这些。远远地看见穿绿衣服的园林工人,举着长长的杆子,走近了才看清是用高压喷雾器在洒农药,我们只好绕路过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树上的害虫,这些益虫的粮食,就会纷纷落到地上,成了有毒食品。

我曾见过在北大洼有个企业老板,就在院子里建了三立方米的池子,放上自来水,池子边上还建了小台阶,说是给鸟儿落脚的地方,方便它们喝水。

我也曾见过一张很大的网张在好几棵树之间,等待着鸟儿们落网,成为饭桌上的佳肴。

我也曾亲手从网上救过一只小鸟,却没有成功。

那一次,一家人去走亲戚,走进路边葡萄园想买些葡萄捎带着,“妈,快来,快来。”听到儿子在葡萄园深处着急的呼唤,我侧着身子躲避着串串玛瑙般的葡萄,快步向儿子走去,原来是一只被网捕捉到的小鸟,见有人走近,正扑棱着翅膀挣扎,一时羽毛乱飞,网上面还有几只已经死亡的小鸟。园主也闻声赶过来帮着解救这只不知名的小鸟,儿子曾试图帮助它,引得小鸟更加扑打着双翅拼命挣扎,儿子不得不暂时住手,以便让它平静下来。园主熟练地一手按住小鸟,一手解着缠住小鸟的细线,那网线的颜色几乎是透明的,又细又韧,需瞪大双眼才能看清。园主终于摘下被线缠住的小鸟,“好了,给你吧!”儿子小心的把鸟捧握在手里,说:“谢谢!”。

小鸟在儿子的手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圆溜溜的小眼一开一合,奄奄一息,用手摸摸,小鸟几乎皮包骨头了,看样子它饿的时间太长了,不会活太久的。儿子说赶紧找东西喂喂它吧,我也很想帮助这只可怜的小鸟。成年的鸟一般不吃人给它的东西,怎么会这样呢,它的家人肯定在等着它回去。坐在车里,一路上儿子都在唠叨着这只小鸟和它不幸的遭遇,还计划着回来的路上在原地方放了它,又说不行,在原来的地方放它,不会不小心又缠在捕鸟网上怎么办,那就离远些再放它,离很远了,它会找不到家的。人真坏,干嘛捕鸟呢,告他们去,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儿子,义愤填膺。

怎么能帮这只可怜的小鸟呢?到亲戚家后,拿出小米和水放在地上喂它,它已经站不起来了,张着嘴歪着身子费力的喘着。我拿了几粒米,放在嘴里,像小时候喂小鸟那样,口对口地喂着它,然而,不一会儿的工夫,小鸟闭上眼,没了呼吸,再也飞不起来了。儿子把小鸟埋在楼下的小花园里,他的脸在夕阳下显得忧伤而无奈。那一刻,我感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常。

很多年前,鲁迅发出救救孩子的呐喊,现在,我们是不是发出一声救救鸟儿们的喊声。

救鸟儿也是救我们自己。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