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9946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梦回前面林棵(权文珍)

点击率:1509
发布时间:2018.02.28

前面林棵是乙麻昂村的照壁山,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美的山不起个同样美的名字,却直接叫“前面林棵”,也好,这样的名字既直白,又明确的。就像人们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一样,叫什么狗蛋、丑娃一样,名字虽然不好听,但在自己的心里却是最好的,前面林棵亦如此。

我出生在乙麻昂村的外婆家(习惯叫奶奶),一至八岁的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这段时光是人生最无忧无虑的年龄,也是记忆最为深刻的时段。不管我走过千山万水,出现在梦境的快乐就在这块热土,就在这无法忘怀的小山村,就在这魂牵梦绕的前面林棵。

在那困苦的年代,人们取暖和做饭燃烧的柴火都是就地取材。前面林棵也就成了乙麻昂人民取之不尽的财富和赖以生存的靠山。一到星期天,拾烧柴就成了孩子们的主要工作,我的两个哥哥也不例外,每到星期天看到哥哥们背着背篼去拾烧柴时我就会哭闹着要跟着去,因为那时我太小,哥哥们都嫌累赘,谁也不愿带上我,拾烧柴也就成了我梦寐以求、最为奢望的事。

终于奶奶给我编了一个能装下一只篮球那么大的小背篼,背着小背篼我一晚上都舍不得取下来,只希望星期天赶快到来,好跟着哥哥们去前面林棵拾烧柴。

盼望着,盼望着,星期天终于到了。两个哥哥也终于带着我向前面林棵出发。每一座大山看起来就在眼前,可是走起来却很遥远,每天看前面林棵近的触手可及,可在我那个年龄走起来一时半会无法到达,两个哥哥不一会儿就把我甩得远远的。

终于来到了前面林棵前的大河滩,河滩的水很大,是赛岗峡,雄先海巴泉水和干子昂河滩的溪流汇合而成。几个硕大的石头经过人们的排码成了简易的跳跳石,可我还需要两个哥哥左拉右抱才能过去。过了河滩就是前面林棵。我感觉前面林棵是我出生以来看到的最高最大的山,在它面前我就是一个小小的蝼蚁,掉下一个草棍或是一粒土块,都会把我击的粉碎。

前面林棵的树很高,高得直插云霄;前面林棵的树很大,大的两个人才可以环抱。高耸入云的大树把整个蓝天都环抱起来,只有一丝丝的亮光偷偷地在纵横交织的林间透着暗光。听妈妈说,前面林棵有松树、桦树、杨树、柏树、鞭麻、胡二条等,可那时的我进了林棵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感觉什么也新奇,什么也好玩。高大粗壮的白白的桦树皮一层层地剥离着,那剥了一半的皮在风里呼啦啦飞舞,就像穿于林间的白蝴蝶;那高大的白杨树根部有着枯巴,在枯巴处像人一样流着眼泪,无数的红蚂蚁爬上爬下像在抢食甜甜的蜜汁;外皮皴裂、又高又直的松树像一把大伞,护着落了一地的松针,厚厚的松针就像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松松软软的,藏在期间的松塔就像一个个小老鼠,两个哥哥故意吓我说“那是老鼠,小心点。”刚开始也吓得我不敢捡,试探性地用脚踩了踩,看它硬硬的不动,才敢大着胆子。学着哥哥们的样子伸手捡起来装进背篼;不知名的小鸟在林间穿行,在细枝条上跳来跳去地荡着秋千,啾啾的叫声委婉动听;拇指大的野草莓在苔藓和草叶的墨绿中透着鲜红,鲜绿的种子整齐的镶嵌在红玛瑙一样表面菱形的空间中,对比鲜明,鲜艳欲滴,捡一颗放在唇齿间轻轻一咬,一股馨香甘甜沁人心脾;在不知名的绿叶上,一只小小的蜗牛背着重重的壳,两只小小的触角一出一进地探着前进的道路,爬过的叶片上留下一道带有白色粘液的小路,我把手轻轻和它的触角相碰,它“刷”一下就缩回壳里。快乐和好奇让我忘却了时间,也忘记了害怕,和两个哥哥越走越远。在东看看,西望望中,还摘了一大把草莓,学着大人的样子紧紧地扎成两小把。这是我第一次到前面林棵,亲手一颗一颗采到的草莓,我要送给关心我、疼爱我的奶奶。在快乐里劳动,再累也是幸福的,在不知不觉中枯枝和松塔装满了小背篓,在收获的成就里回神,哥哥们早已跑得没有了踪影。

背着背篓,拿着草莓,不断地呼喊哥哥,惊惶的小鸟飞来飞去,整个林棵里除了自己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回音,不断地喊,不断地走,千回百转才走出了绿荫密林。头顶暖暖的太阳挂在蓝蓝的天上,举头仰望,前面林棵高耸云天,林棵半山上(塌方的地方)的塌虚,在遮天蔽日的绿荫下泛着绛红的色彩;两只苍鹰盘旋着忽上忽下,像在竞飞,似乎又像在觅食,也可能是鹰妈妈带着孩子在练飞翔的本领。

第一次跟着哥哥们来到这么远的地方,现在跟前又不见一个人影,恐惧霎时充满脑海,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声哭起来,山里的回音也传来哇哇地哭声,就想走进了迷魂阵一样,不知来路,辨不清方向,找不到去路。

好半天,哥哥们也许听到了我的哭声,在右面的一个小上顶上喊我,霎时我破涕为笑,两只小手一边左一下,右一下地擦拭着两眼的泪水,一边背起背篓欢快地向哥哥们的方向跑去。谁知,去哥哥们方向的小山顶还要过一条小溪,因为是夏天,我穿着爸爸新买来的小凉鞋,一不小心,我的一只脚一下地踩陷在红胶泥里拔不出来,再出力气,脚丫子一下从鞋里滑脱出来,因出力太猛,整个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子趴在红胶泥里,背在背篼里的松塔和树枝一下子顺着头顶倒在前面的红胶泥里,我也成了一个红泥娃娃,要强的我再也不敢哭,从红胶泥里拔下凉鞋,拽着背篼系子,爬过红胶泥的小溪,把撒了一地的烧柴又一个个捡进背篼,一步一爬地向哥哥们的地方找去。

在山顶的平坦处,两个哥哥依在两背篼满满的烧柴旁,偷着用树叶卷着雀儿烟吃(雀儿烟是当地一种生长在地皮上的紫色的似苔藓类植物),原来他们在林棵里丢下我是怕我发现他们抽烟,害怕给妈妈打小报告。他俩看到我浑身五么六道红胶泥,还有挂着眼泪的狼狈样,哈哈地大笑起来,可我看到他们却大声地哭起来,是委屈、是害怕、是感动、是亲切。那一刻我感觉只有见到哥哥们心里才感到踏实,紧张的心才被放下,困境中再也不用害怕,因为他们是我精神世界最强的后盾。

我给两个哥哥保证不会告诉妈妈他们抽烟的事,两个哥哥开心地趴在柔软的草滩上悠然地吐着烟圈,在他俩吃雀儿烟的当间,我在旁边的草地上采摘着蜜蜜罐(一种抽出花穗一吸有甜味的花),馒头花、马兰花,快乐的像只蝴蝶,在花丛中穿行。忽然,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传来悠扬的笛子声,我们知道那是放羊的连森哥哥。草滩上的羊儿也像被委婉的笛声吸引,在太阳底下眨巴着美丽的大眼,静静地卧着,安静地倾听。蜜蜂和蝴蝶在花丛里飞上飞下,忙着采蜜、酿蜜。我们兄妹三个在蓝天白云、草地花间、羊群笛声中享受着大自然的快乐。

傍晚,我们随着连森哥的羊群回家。奶奶和妈妈看到我们兄妹三个满满的背篼,脸上的笑容乐开了花,奖励给我们的是金黄的散发着豆腥味的豆面锟锅馍馍,入口干渣,难咽,但我们快乐,知足。姐姐怕我们饿坏了,早已擀好了面条,架着柴火,烧着汤水,我顺便给奶奶嘴里放进捡来的草莓,奶奶蠕动着没牙的嘴,眯着眼,连连点头只说甜。柴火的味道、汤水的味道、草莓的味道、满屋的笑声,散发着浓浓的幸福。

时光荏苒,童年前面林棵里的大树早已在岁月的侵蚀和人为的破坏里荡然无存。现在的生活条件日益提升,每户人家的孩子不是独生子就是两个,家长们再也舍不得使唤孩子,孩子们也不用辛苦地去拾柴捡粪,也不用为家里的柴火奔波操心,同时也就少了那份亲近自然的机会,少了那份享受自然的快乐,也更无法体验那种一个人在林棵里的孤独和恐惧,渴望亲人的欣喜和依赖亲人的安逸。

三十几年过去了,在保护环境的政策下,前面林棵又葱葱郁郁,可惜再也没有去过。我亲爱的奶奶和爸爸也早已过世,我大哥的孙女已有当初的我一般大小。我的二哥鬓间也已挂华发,因健康早已不再抽烟。可是,昨夜,我又陷进了红胶泥里,又哭又喊,醒来又是一场梦,连森哥悠扬的笛声还在耳畔回荡,仿佛一切就像在昨天。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