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32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云上的三江源(葛建中)

点击率:3827
发布时间:2018.03.15

这么多年,我几乎走遍了青海,我曾到过青海南部草原的黄河源头、扎陵湖、鄂陵湖、阿尼玛卿雪山、长江源头的沱沱河、可可西里、澜沧江上游……以及环青海湖草原、祁连牧地、柴达木盆地。到过众多寺院庙宇,山乡村寨,并数次南达昆仑山口、唐古拉山口,直至藏北羌塘高原的安多、那曲、念青唐古拉山下、纳木措、羊八井、拉萨、世界最高峰下的珠峰大本营……青藏高原的辽阔之美、雄奇之象常让我流连忘返。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走遍青藏高原。用文字与影像记录在青藏高原上的所见所思,感悟青藏高原的壮丽河山、人文风情,这对我犹如一个美妙的梦想!能在空中领略三江源的绝异风光,并把这种视觉记忆转达给更多的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这个梦想。

在积雪的唐古拉山口,一只鹰伸展着翅膀在天空缓缓滑翔,当滑过我的头顶时搧动了几下翅膀,清冷稀薄的空气中,分明传来了羽翅震动苍穹的声音。

那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曾几次踏上青藏高原的俄罗斯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说过的一句话:“我已过了结婚的年龄,而且我没有可以结婚的职业,但是我有很多亲人,那就是罗布泊、青海湖和青藏高原。”。

十年前,我有过两次在三江源上空飞行航拍的机会。乘着空军某部的军用飞机,在玉树、果洛、格尔木、可可西里等地上空飞行翱翔。

三江源起伏灿烂的大地如一幅壮丽辉煌的画卷在我眼前徐徐展开——雪山、河流、湖泊、峡谷、草原、道路、村落……高原大陆上奇幻的景象的精美画卷呈现于眼底。这是人间还是天堂?

在飞越昆仑山、可可西里、沱沱河、扎陵湖、鄂陵湖、阿尼玛卿雪山、通天河、结古镇(现名玉树市)时,我按动相机快门的手都有些发抖。我知道,以这样的方式面对这片伟大壮观的山河是人生中弥足珍贵的经历,而这种机缘是对我钟情于这片土地的恩赐吗!

飞翔在三江源上空,看着天地四野扑面而来的极致美景,我突然想起了屈原对飞翔于天空时的描写:“览相观于四极兮,周流乎天余乃下。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之佚女”。

俯瞰飞机下的结古,我在想,这就是我的父母曾经美景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是我的朋友的家乡、是我多次来过并深深热爱的地方呀!我不断按下快门,轮换用数码相机和机械相机拍摄,直至结古镇在我的视野中渐渐消失。

美景在眼前不断转换、移动。通天河与吉曲交汇的三叉河口,也被我的镜头在空中捕捉到了——长河相交、峰回路转、云雾丝丝缕缕、如梦似幻——在空中所见的景色竟似天堂一般。通天河是长江上游中的一段,它上起囊极巴陇与长江正源沱沱河相接,在玉树境内蜿蜒流淌了八百一十三公里,直到直门达峡流出青海省境,进入到四川后改名叫金沙江。

后来,当我把通天河的照片给玉树当地人看时,面对呈Ω形、S形连续绕行的大河照片,两位玉树朋友当即脱口而出“达嘎”(汉语意为马鞍子)。

凝视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看着千回百转、在云层下如蟠龙般腾越翻转的通天河壮观,我不由想起了爱尔兰著名的大型踢踏舞剧《大河之舞》,是那样地雄浑、那样地无羁、那样地一波三折、那样地震撼人心!结果是,我将通天河的照片命名为了《大河之舞》。是的,历史宛如一条滔滔不绝的长河,承载并传承着人类的智慧、勇气、希望、力量、爱和创造力,它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

我惊叹于藏族人对他们生活的地方的命名能力。试想,在那遥远的过去,藏族人即命名了这方圣境的众多地方,而被称为“达嘎”的地区,则是通天河流经玉树县和称多县的一些河段,那呈Ω形、S形的河段,在空中观看确如马鞍形状,而藏族人在很久远的时期就准确地感知并命名了那里。

在飞越黄河源头时,极目所见,源区的星宿海、众多河流、湖泊水光闪烁灿烂,绚烂夺目,宛如孔雀开屏,而这正是藏族人民所称为的“玛曲”(汉语意为孔雀河)。当地有这样的藏族谚语赞美黄河∶孔雀河上有孔雀,羽毛插在宝瓶中。

我不知道藏族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高度上看到了我在飞机上才看到的这些景象的,而且以这个美丽的名词将这条中华民族母亲河的上游准确地命名了!

在三江源上空的飞行实在是青藏高原送给我生命中的礼物,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让我怦然心动!那些在飞机下一一出现的河流、雪山、湖泊、道路、村寨、寺院、城镇、高山牧场、小块农业区、无人的绿色山峦……这些富有生命力的景象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后来,玉树州委宣传部长、藏族诗人昂嘎找到我,让我为玉树州将要出版的一本画册配诗,并让我提供照片,我愉快地答应了。对我而言,我是愿意为玉树做点事情的。不久之后,有我诗歌和三江源航拍照片的画册《魅力三江源》出版了。我很欣慰能为玉树做一点我能做到的事情。

面对江河山野,面对经历过的自然和人生,该怎样去描述、去记忆?

两千多年前的《山海经》这样记载了人类的原始记忆和经历:

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而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

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也海外,即西而北,入禹所导积石山。

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羽民南。

弱水,青水出西南隅,以东,又北,又西南,过毕方鸟东。(《海内西经》)

我想,这部神话般的典籍中记述的众水,应就是三江源头纵横奔流的大江河吧。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