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15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雷阵雨(王永昌)

>

正文

雷阵雨(王永昌)

点击率:4760
发布时间:2018.03.15

那时,我家刚建设了一个土夯的庄廓院,坐落在远离村庄的两个小山怀抱之中,宁静而恬然。山脚下,有一条灌溉用的水沟,从庄廓西边墙根穿过。那是一个麦苗正绿油菜飘黄的下午,当家人在劳作之后,坐在屋里小憩时,大片大片的乌云黑压压地从西边的天空翻滚而来,顷刻间布满晴朗的天空。风猛烈地吹过,一些刚长成的树叶,也在未及金色的辉煌时,便纷纷惨然落地。看得出,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父亲、我和弟弟,连忙拿起铁锹,赶到院外西边加固河沟,免得大雨到来时,从山上下来的洪水冲垮沟堤,冲毁院墙。

大雨就在这时伴着轰隆隆干扎扎的雷声下来了。那雷劈天开地,似龙如蛇,震得山动地摇,在乌云当中钻来钻去,转瞬消失又来。雨如天漏,不到几分钟时间,洪水挟泥带沙地从山上奔流而下,注满了水沟,溢了出来。我们父子三人全部被浇得湿透,落在脸上的雨水不时干扰视线,却顾不上抹一把,大家都在全力以赴地补水沟。

雷声越来越密庥,雨下得更加疯,仿佛压抑千年,难得发泄一次的怨妇号啕大哭。洪水漫过水沟,很快逼向庄廓院墙。此时最好的办法,只有沿院墙挖沟疏通。我们很快干了起来,一人一段,不多久,洪水沿着我们挖就的水沟向院北的菜地流去。

雷声还在轰鸣,吓死牛惊死狗似的,怒吼不止。雨淋漓尽致地下着,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着急了的弟弟,跑到院西边的山脚下去看究竟,想找出更好的办法,阻止洪水的威胁。一声很响的炸雷在耳边震响,闪电照亮昏暗的天空,我内心充满绝望的恐惧。而弟弟在光亮度中向山上爬行的身影,也在雷声中定格。时至今日,依然会想到弟弟那种被震呆的情景,像个塑像,保持着爬行的姿态,一动不动。在他不远处,一棵高大的白杨的树枝被雷劈断,在雨水中巨人一样倒了下来。

父亲和我同时叫起弟弟的名字,惊恐的、变异的喊声,在雷声之后响起,却又很快地消失在雨雾之中,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雨终是下完了,雷声渐渐远去,雨后的水沟里的水逐渐浅了下来,天空很快恢复了晴朗,一蓝如洗,看不出有雨云的痕迹。

当我们父子三人一身泥水、倒吸冷气回家时,院里的积水正争先恐后地从出水口流出,但新夯的庄廓院西墙安然无事。我们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每年都要深挖沟,筑沟堤,还沿水沟边栽上杨树、榆树、沙枣树、杏树,防止雷阵雨来袭。那些树茁壮成长,让我们在劳作之后得到太多的欣慰和喜悦。

杏树将要挂果的时候,我们家搬到了县城。老宅的院子从此空了下来。后来,国家修高速公路,那条从西宁到化隆的公路,像一把青色的长剑,直端端地从我家院子穿过。曾经的院子、房屋以及树木,拆的拆,砍的砍,什么也没有了。而雷阵雨再也没有来过。

很多年之后,再回老家,我竟然找不到哪怕一点点属于我家的痕迹了。村庄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是村子的布局,还有村里的人,很多都不认识了。

而今,在城市生活了多年。关于雨的感觉,常常显得矫情,像极了午夜苍白的叹息。人生,原本就是这样,充满着未知和变数。所以,在我看来,记住一些经历,该有多么重要。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