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07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土乡五章(哇德玛·赛让)

点击率:3204
发布时间:2018.03.15


聆听土语


在土乡民俗的深处,我听到土语了。

一群吉祥的鸟儿,振翅飞来,凌空而翔,迎面而舞。

聆听土语,那是大野的风掠过牛羊的犄角,是湿漉漉的云朵在青稞地头慢唱轻吟。

土语,从吐谷浑马蹄耕耘的远道踏尘而来,自成体系,传承千年,在土乡的民间耳熟能详。

土语,血色嘶鸣中冲突,彩绘行云里逍遥,有喜有悲也有泪;

土语,拆卸过苍穹,潜入过湖海,有自豪有失落,也有深深的迷惑。

这就是土语。会以风蚀的记忆,刻写土谷浑苍茫的历史。

土语也会以“进门三杯酒”的说辞,传达爽利的酒性;以“安召”的优雅,彰显收放的从容;以纳信的浪漫,展示生命的灵动。

走近土语,你就走近了水磨寒冷的夜里驱寒的篝火;

走近土语,你也走近了阿柴折箭教子的坚实传说。

土语,是自信,也是传承;土语,追忆过去,也展望未来。

土语,土谷浑西行路上敲击生命的钟鼓之声。

土语,一块观照土族历史的化石,一支谱写彩虹家园的神奇彩笔。


安召之舞


选择村口,选择村口的打麦场,安召之舞就可以舒畅地开场。

安召之舞,在土乡,是昂扬生命的律动。一人领唱,众人和之;男人趋前,女人随之。

安召之舞,就这样转起来了。类似圆圈的造型,抬头看天,有月亮;低头望地,有圆场。大野苍茫,烘托着生命的芬芳。

安召之舞,伏扬之间,收纳大地的气场,放飞梦想的翅膀。

长袖轻扬,舞姿曼妙的是女人;踢踏动尘,恣肆奔放的是男人。

舞吧,安召之舞把痛苦、哀伤和迷惘泼出岁月之外;

舞吧,安召之舞把丰收、爱情和梦想纳入生命之中。

安召之舞,让远山的积雪有了羊绒般的温暖;安召之舞,让信念的蓓蕾犹如花朵般绽放。

岁月在舞,希望在舞;生命在舞,灵魂在舞……

舞吧,舞出山高水长,舞出力量、智慧和彩虹的鲜亮。

安召之舞,出自鲁氏智斗王莽的故事。历经千年,智慧的出击,竟演绎成民族的梦想。

是谁放声高歌,唤来人畜两旺?

是谁跨越千年的坎,翻开炫目的一页……

超越绘画超越雕塑超越音乐,比戏剧更感人,比诗歌更热烈……

安召之舞,一则传奇故事,一个放任土乡大地的山山水水酣畅随意的精采比喻!


丹麻“花儿”会


六月的丹麻,总要迎来“花儿”会的日子。

六月的丹麻,总要死去活来任性一次。

丹麻“花儿”会是十里八乡唱家一展歌喉的舞台。也因此,十里八乡的“花儿”高手,总要在这个日子里向着丹麻云集。

丹麻“花儿”会,是烟火男女放任生命的河口。此时,村里庄外,已没有多少禁忌……

走进丹麻,走进“花儿”会的日子,声声“花儿”如云似絮。

让河流飞旋起来;

让山梁飞旋起来;

让绿的青稞穗、黄的油菜花飞旋起来;

以至,让心中的思念和眼里的顾盼飞旋起来……

让生命的能量在“花儿”的音流中绽放开来。

丹麻“花儿”会,盛大,热烈,一任心头的彩虹一飞冲天;

丹麻“花儿”会,幽怨、抒情,一任生命的河流一泻千里。

丹麻六月,生命的舞台,这里万紫千红绚丽多彩;

丹麻六月,希望的舞台,这里生命的河口为你而开……


佑宁寺的夏天


佑宁寺位于互助县五十镇寺滩村境内,是湟水北岸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

                ——题记


估宁寺的夏天,是朝圣的夏天;

估宁寺的夏天,是热闹的夏天。

打开夏天的记忆,在佑宁寺,就是热闹的场景了。

夏天,佑宁寺是心灵的牧场。

这方土乡的圣地,这方被称为“湟北诸寺之母”的佛教圣地,走着香客虔诚的步履,也走着观光客轻快的步履。

在土乡,佑宁寺观经会的日子,是土乡父老压着指头数着的日子。观经会,在寺院,是神灵的舞会;在乡土,是放飞心灵的集会。

穿上最好的衣裳,拿出最好的兴头,到佑宁寺去,做一次从容自在的出游。

看吧,那是佛的殿堂次第打开;看吧,那是神的舞步纷至沓来。

锣敲起来,鼓敲起来,螺号吹起来……佛曲声声。

凡间的舞台演绎着沧桑的人生;佛界的舞台护佑着凡间的苍生。自然繁衍生命,生命回归烟云。朝圣者,双手触地,额头问路,一任远来的喧哗从肩膀滑落。

远方,在佛乐的喧响处,有声音说,该开的花,自然会开;该结的果,未必会结。

在土乡,估宁寺的夏日如此热闹。风催雨,也有彩虹从乌云中飞落。


嗜酒的土乡


走近土乡,当痛饮三杯

在土乡,老村的绵柔在民俗深处。

父老乡亲,可是老村的豪杰。春种秋收,却也随着庄稼的节奏,日子过的匆匆忙忙。

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养儿育女,构筑民间情调。

青稞酿酒,是土乡父老汗水和心血的另类再现。在老村,父老乡亲,醉卧梦乡在情在理,很是自然。

于是,我的阿爸总会把日子倒进酒碗,借着迎来和送往,借着热闹和孤独,一饮而尽。

于是,老村没有过孤独,老村也绝少寂寞。

阿爸说,在老村,青稞酒可是好东西,喝了青稞酒,骨头中有铁,筋肉中有血。寒冬难熬,酒最能顶事。纵然以茶代酒,也要借酒名义尽了兴头;拿酒话说透肺腑。

于是,在老村,日子再长,也有过头。

老村,用酒话装点的记忆很美。半醉半醒,似梦非梦,清苦的日子也有朗天丽日在头顶上游走。

离开老村的日子,我也在饮酒,却是防范有余,害怕一杯酒的冲动,吃一生的后悔药。

离开土乡的日子,我总想把老村的天空和风云尽悉倒入酒杯,一饮而尽。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