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09318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航海者(五章)庞华坚

点击率:1172
发布时间:2018.06.25


这 里


    这里是天涯地角,脚步迈不出去,也不能后退!

    一个人,一群人,千万人,来过这里,驻扎在这里,然后从这里深入未知。

    这里是天,这里是地,这里是他们世界的全部。

    在这里,除了极少数人(比如哥伦布、郑和,还有谁呢?)青史留名,绝大部分,都消失于这茫茫海天之间——甚至不如一片贝壳,或者一块白骨。

    千山渺茫、万云飞起时,那些亡灵,现在被烧酒复活了生命——

    长歌当哭,弱水三千!

    但是,谁能给苦难、梦想和守望的定义?

    谁又能评判出执著、眷恋和生死的份量!

    千百年来,他们成了离世间最远的隐士,成了世人无从知晓又无处可逃的犯人,成为泥沙俱下的记忆中沉郁、悲悯而不放弃形象。

    ——这些,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对那些把无边蔚蓝放飞上天的人,他们已经完成了使命,留给我们的,只是一片空白。

    白空,也许就是大海的全部。

    每一滴水都是坚硬的石头

    让一场暴雨从天而降吧,把每一滴水洗干净。让干净的水和苍茫的天继续辽阔他们的视野,彻底淹没这一群生活在大海中间的人。

    世界在这里混为一体。司空见惯的水,更多时候和空中的浮云携手进退,轻轻摇晃。它们凝成交错往复的日子,轻风一样悄然滑过。

    这里没有野草,没有清新;没有树木,没有青翠;没有轻浮,没有沉重。这里甚至没有白天和黑夜,没有上,没 有下,没有天,没有海。

    每一滴水,都是一块石头,坚硬、密实、沉重。

    踩着这些石头,这群生活在海中间的人,鸣笛、绘图、操持罗经、吵架、打闹、喝酒……远离故土,遥望家乡。

    别人说他们从事航海,他们说自己只是在开船。他们开着船掠过无数海底,绕过成片暗礁,拐进一个又一个港口,小心翼翼;他们开着船避开炊烟四起的岛屿,离开一个又一个码头,绝不回望。


他 们


    生活在钢铁铸造的空间,他们的影子散发出坚硬的味道。但是他们的神经柔软,目光惆怅。他们的呼吸如轻轻喘息。他们有时连自己都分不清这喘息到底是机器还是自己胸腔里传来的声音。

    台风、旭日、夕阳、浪涛……一天将他们掩埋无数次,但他们并不需要这些宏大的事物,只想念一丝尘土,几株稻草,三两声牛哞,一串小儿的啼哭。这些寻常日子里无处不在的存在,遥不可及。遥远让大地仿佛装上了车轮,把它们推到了时间背后。

    所谓辽阔无边,于他们只有一个言辞——别人强加的想象。

    不眠之夜终将归结为瞬间,瞬间终将演绎回归。

    他们不说沉默,沉默是划破海天平静的笛鸣。一声长鸣,即是巨大的寂静,是静止,也是进退,进退即期待。


眺 望


    眺望只能是感受,而绝非看见。

    浩淼大海面前,所有飞扬的骄傲平静下来时,人心有岸,而大海依然无限。

    人类对海洋的胡思乱想,大海从来不置可否。

    目光最后都会集中到蔚蓝。

    蔚蓝从大海表面开始,进入纵深。

    在海上,那接近无限透明的颜色,谁也绕不过去。它会让平静眺望的目光逐渐升暖,以致燃烧起来。

    明亮、宁静、忧郁、死亡……悲和欢,属于我们和不属于我们的林林总总,汇聚成一种明知不可接近却甘愿投身其中的诱惑。

    它们一定会化为乌有。


    视野里,一串串脚印从脚下向海滩延伸,深浅不一,整齐又拘谨。

    海浪只“哗啦”一声,就把人类在沙滩上踩出的凸凹抹平了。


    也会看到一叶浮萍在海里飘摇,那是一只小舢舨或者一艘大船。

    它们渐远或者渐近,可能是满腔热忱奔赴,也可能是疲惫不堪返回。


相 信


    声音,像在大海深处冒出来,又似乎是从沉厚的云层后垂下——无数狼在叫嚎:不尖利,不高亢,长长的,低低的,没有尽头。

    声音中有一只手,不自不觉伸进喉咙。那手不急不缓抓着,不动声色扭动,不可阻拦地往喉咙更深处挺进。

    海天灰茫茫。起伏的波浪和那些声音一起,有节奏、快速地盖过船舷、船艏及目光所及浮现的东西。

    它们缺乏美感,消解着我对大海仅存的一点美好。

    它们突如其来,不讲规则,和祖辈遗传的基因一样。

    但是,在海里,我相信它们,正如相信命运。

    相信即使是每小时一节的速度,船也可以穿越大风浪。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