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0947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绵绵不绝的温暖(谭倍儿)

点击率:1725
发布时间:2018.06.26

   四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见到我的奶奶。

   妈妈告诉我,爸爸是从遥远的孔孟之乡来到我们广西的,由于生活工作的不安定,爸爸很多年没有返乡,颇有一种“不破楼兰誓不还”的狠劲。直到我出生,直到我四岁,直到奶奶对我们的思念化为泪水然后滴水成冰,直到任何世俗的理由都无法阻挡爸爸归乡的脚步,终于,在2008年的春节,我们踏上返乡的路途。

   虽然一个四岁孩子的记忆是模糊不清的,但我依然记得,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淄博气温低至零下十七度。一到山东地界,我和妈妈就开始生病,发烧、咳嗽,在供暖的房间里不停流鼻血。

   我对奶奶的第一印象是她跟我见过的老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穿着灰色的大褂,脸上沟壑纵横。后来,等我长大了一点,读到了《高山下的花环》,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奶奶,就像李存葆笔下那位来自沂蒙山区的梁大娘,——善良、勤劳、能干、身板结实、眼神慈爱而坚定,走起路来呼呼生风。

   生病的那段时间,奶奶一只手抚摸着我的手,一只手抚摸着妈妈的手,心痛地不停叹息:“我可怜的老媳妇,我可怜的老孙女。”我可奇怪了,悄悄问爸爸,妈妈还算不上老,我就更不老了,为何我们都被奶奶叫“老”什么?爸爸听了哈哈大笑,他说自己是家里的长子,下边有四个弟弟,按家乡的风俗,长兄为父,长媳妇和长孙女的地位也很高,奶奶这是打心眼看重你们呢。

   更多时候,奶奶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每天忙忙碌碌地为我们做很多好吃的,她用擀面杖擀面皮,包好的饺子放在一个个大簸箕上。每天,爸爸都能吃到奶奶亲手包的饺子,弥补了他这些年的思乡之苦。并且,奶奶不分昼夜地不知在缝制什么。很多个夜晚,我们都已经睡下了,奶奶还在她的房间里忙活,我看到她戴着老花镜的眼睛凑近灯罩,用手指蘸了蘸口水,把线头揉紧捏小,然后屏住气,对准小孔,一次次尝试,终于成功地穿好了针线,然后开始了一针又一针的固定节奏,有时候她抬起手,用针尖在头发里轻轻刮几下,那一刻,屋里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连空气也停止了流淌。那个画面,镌刻在了我的脑海里,经久难忘。

   终于,别离的日子到了,奶奶把准备了多时的行李让我们带上:好多好多土特产,一个大簸箕,还有擀面杖,奶奶絮絮叨叨地教妈妈怎么和面擀面包饺子,最后,还从她的屋里抱出三床大大的棉被……

   原来,这些天,奶奶一直在忙着为爸爸、妈妈和我每人缝制一床棉被。爸爸妈妈看到这么多的行李,既欢喜又发愁,奶奶不由分说、不容推辞地让叔叔们把我们和行李一起送到了火车站。因为没有买到返程的机票,我们得先坐火车到武汉,然后再从武汉坐大巴回南宁。就这样,在春运的滚滚洪流中,爸爸扛着三床棉被,提着簸箕,妈妈牵着我,拉着皮箱,像逃难的难民,狼狈不堪地几经辗转,几经艰难,终于回到了南宁。

   后来,等我们慢慢建设好我们温暖的小窝,有了足够的能力,想把奶奶接到南宁长住时,噩耗传来了:奶奶因为肠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爸爸这个坚强的、从来流血不流泪的山东汉子,接到叔叔打来的电话后,瞬间呆住了,然后他默默地去了卧室。我跟妈妈跟了进去,看到爸爸正趴在他那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针脚、似乎依然带着奶奶的体温的棉被上号啕大哭,我跟妈妈也忍不住抱着爸爸一同悲泣……那一刻,我知道,爸爸再也见不到他亲爱的妈妈,我再也见不到疼爱我的奶奶了。

   奶奶一生都没来过广西,不是不想来,而总怕来了给我们添麻烦,就连生病了,她也一再交代几个叔叔不要告诉爸爸,免得我们又舟车劳顿地回去看她。在她的想象中,广西山高水远,偏僻寒冷,所以她才会把所有的爱,所有的牵挂和惦念,都缝进这三床被子里。“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行时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如今,《游子吟》对于我来说,不再也不仅仅是课本上的一首古诗,因为它与奶奶穿针引线的身影紧密相连,承载了奶奶多年来无法言说的爱,和爸爸“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沉痛和遗憾,才会催人泪下。

   现在,我上初中了,南宁这个南方城市,四季如夏,热气蒸腾。今年的山东,还会下雪吗?我想象着,那纷纷扬扬的雪覆盖了奶奶的小镇,覆盖了奶奶家的屋顶,也覆盖了奶奶家门前的小路,那样,死神就永远也找不到我的奶奶了。

   后来我们又搬了几次家,但那三床棉被,无论我们搬到哪,都视如珍宝地珍藏着。我知道,奶奶在天国,一定还在用她那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们。这三床棉被,就像奶奶在天国依然给我们传递着绵绵不绝的温暖,覆于身体,沁入心扉,无微不至,无怨无悔,它让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幼儿,渐渐心智开启,懂得了人世间至爱亲情的真谛。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