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9961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八月,到北海去看海(张冰辉)

点击率:985
发布时间:2018.06.26


一、银滩漫步


   我已经四五年没有去北海了。

   记得第一次去北海,是二十多年前。那时,我青春年少,对世间充满好奇。

   当时去银滩旅游的人不多,美丽的银滩,在我眼里,就像空谷佳人,自然,素净,明艳照人。我赤着双足,在银白的沙滩上,在温润而透明的海水里走来走去,惊喜地追逐着洁白的浪花,好奇地观察沙滩上探头探脑的沙蟹,弯腰拣拾着被海水淘洗得干净而发白的海贝海螺,在海边的木麻黄树下笑看天蓝云白。

   离开之际,站在银滩上,面朝大海,极目远眺,海阔天高,红霞满天,涛声不断,只觉心旷神怡,颇有古人“把酒临风,宠辱皆忘,其喜洋洋者矣”之心态!

   那是我第一次看海,第一次与大海亲密接触。

   从此,那里的阳光、沙滩和海水,沙滩上的沙蟹、海贝、海螺,海边苍翠的木麻黄,就像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在我记忆的图库里不时闪现。

   后来,我又多次到北海采风,住在临海的宾馆里,清晨或傍晚在银滩流连,感受它一天中最迷人的时光。甚至,三次登上涠洲岛,饱览那里的绝美风光。

   遗憾的是,每次去北海,皆无缘去老街。

   今年八月。骄阳似火。烤得人在家里坐不住。恰好侄女妙妙和外甥女婷婷来南宁,吵着要去北海玩。我这个姑姑和姨妈,责无旁贷,欣然答应与她们一起去北海玩两天。

   这次去北海,因时间有限,我只打算带她们去银滩和老街看看,顺便会会北海作家庞白,去他们经营的文学沙龙“简居”观摩学习,让她们感受一下那里的文化氛围。

   到北海火车站下车,打电话给庞白,告诉他自己已到北海。他告诉我,他去合浦了,晚上八九点回,如果方便,到时一见。随后建议我们住简居对面的云海花园酒店,说那里比较安全,而且,文友们来北海,大多住那里。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与妙妙和婷婷住进了云海花园酒店。

   在房间休整了一下,遵照服务员娜娜的指点,从宾馆步行到北部湾广场,到那里坐公交车去银滩。

几年未来,北海已经大变模样。曾经令人叹息的烂尾楼消失了,街道变宽了,高楼变多了,绿化树长得高大茂密,隔离带花红树绿,更加赏心悦目。看来北海的经济已经复苏了。

我欣喜地看到北部湾广场的标志性雕塑“南珠魂”还在。想起曾经与友人在珍珠贝壳碑体下漫步,听她讲自己与北海的故事,一种熟悉而久违的感觉在我内心如潮水涌动。

   这些年,环保理念深入我心,出行的时候,我都是尽量选择公共交通工具,尽量减少汽车尾气对环境的污染。我们选择了一趟直达银滩的双层巴士。然而,碰上晚高峰,一路塞车。双层大巴在四川路上像蜗牛一样慢慢挪动,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才到达银滩。

   太阳已经熄灭。晚霞已经消失。路灯睁开了明亮的眼睛。

   下车伊始,只见到处是车,到处是人。

   面对水泄不通的人和车,听着喧嚣而嘈杂的车声和人声,我开始头晕脑胀,精神紧张,只想逃离这样的喧嚣和嘈杂。但为了婷婷和妙妙,我还是带着她们,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流向银滩走去。

   妙妙来北海之前,特意在网上订购了游泳衣,她原计划在银滩这一全国闻名的海滨浴场游游泳。到银滩之后,看到海滩上成千成万密密的人影,像饺子一样泡在水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她改变了主意,轻轻对我说,姑姑,我们在海水里走走就可以了。我正在担心银滩夜泳,如果将她们走丢了怎么办,听她这样说,我大大松了一口气。于是陪她们在海滩上漫步。

   我们有意避开人群,向人稍微少一点的地方走去。脚踩在柔软的沙子上,海水轻轻抚摸着双腿,惬意之感渐渐漫上心头。无数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在海水里欢叫着,漂浮着,游动着,上演着人类对大海的热爱。

   夜空蓝蓝的。一弯新月挂在天上。一颗明亮的大星星陪伴在月牙儿身边。远处,渔火闪烁。我们从海里走到护海堤上,看到有人在堤上夜钓,有人在堤上数星星,有人在堤上悄悄说情话,还有人在堤上将相思的话儿通过荧屏传送到远方。

   庞白来电,问我们是否已经回酒店。回答说还在银滩,准备回酒店。随后动员婷婷和妙妙回宾馆。妙妙恋恋不舍地要求在海滩上再走走。我第一次来北海,正是妙妙这个年纪,青春年少,花样年华,看到辽阔的大海,新鲜,激情澎湃而又恋恋不舍。因此特别理解她对银滩的留恋,于是继续陪她和婷婷踏浪而行。

   月牙儿在天上,看着无数的游人身着泳装在海水里扑腾,看着我们仨穿着漂亮的连衣裙在沙滩上漫步,笑弯了腰。


二、简居之魅


   九点左右,继续坐大巴回宾馆。庞白来电,说他已到宾馆,问我想去哪里活动。我说,去简居喝喝茶,聊聊天就好。

   简居就在云海宾馆斜对面,与京东书店连在一起,原来是京东书店的一部分。后来,京东书店的老板,辟出一部分空间,装修成书吧,从此,人们从书店推开门进入简居,就可以享受到咖啡、茶水、轻音乐与读书之乐,还可以在书吧里举办沙龙活动,参观书展、画展、摄影展,让生活美学不断得到外延。离开简居时,还可以从简居进入书店,挑选自己喜爱的书,付款之后携书欣然而归。

   庞白先去简居等我们。妙妙和婷婷起先不愿去简居,想留在宾馆看奥运、休息。我告诉她们,庞叔叔是一位著名作家,文章写得漂亮,强烈要求她们去与庞叔叔见面、打招呼,而且许诺她们,如果感到无聊,可以先回宾馆休息。妙妙和婷婷这才陪我一起去简居。

   灯火辉煌。走到简居附近,只见庞白坐在门外蒙络摇缀的绿藤下静静等待。看到我们过来,他立起身,微笑着欢迎我们。

   推门进入简居,他指着四壁悬挂的牡丹图、荷花图、虾趣图、木瓜图告诉我们,这些画是一个朋友的岳母所画。老人家已经七十多岁了,才上过三年小学,以前一直在海边讨生活,与鱼虾打交道,后来在家里的房子附近种了许多蔬菜和果树,侍弄花草。七十岁后,老人报名去老年大学学习,爱上了国画,乐此不疲。她作画很勤奋,一般两三天或一星期,画一幅画。最少,一个月也会画一幅画。几年下来,竟然积累了许多画。很有意思。我们受朋友的委托,为她办了这个画展,反响不错。那天,电视台来了许多人,老年大学也来了许多老头老太太,大家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谈画,十分热闹。老人家十分开心。这次画展为期三天,所卖之画,将用于捐资助学。

   我带着婷婷和妙妙,仔细地欣赏那些画,发现老人家的虾画得生动活泼,牡丹的着色明媚鲜艳,俨然有大家风范,十分惊讶和赞佩。

   我们谈了一会儿老人家的画,庞白交代服务员送来几杯果汁,我们坐在简居聊天。

   他轻轻问我对简居的感觉如何?

   我回答说很喜欢,这里幽静,且有柔曼优美抒情的音乐相伴,很适合读书,会友。说完,又意兴盎然地和他谈起麦家的理想谷。

   庞白一听,对麦家的理想谷十分神往,认为麦家很了不起,很值得人敬佩。随后又说,在简居,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诗歌朗诵会,平时,还会不定期地举办一些书画展览会,摄影展览会……朋友们在一起互相交流,沟通,倾谈文学观点。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激发大家对文学艺术的热爱和坚持,提升大家的审美意识,让人生过得更有意思一些,更有意义一些,更加开心快乐一些。

我微微一笑,轻声对他说,我就是因为看到他们的活动花絮,才对简居充满向往,才想来简居看看,亲自感受一下这里浓郁的艺术气息,并带孩子们来接受简居的文学艺术熏陶。

   庞白告诉我,诗人盘妙彬,作家黄土路……都是简居的常客。

   我寻思,简居正以它独特的文化魅力,成为文人雅客喜爱的聚集之地,成为北海新的文化名片。若干年后,它也许会像英国的莎士比亚书店成为世界读书人向往的地方,像麦家的理想谷成为中国作家们向往的地方一样,成为北海新的文化景观,新的文化传奇。

   时间静静流逝。音乐像泉水一样轻轻流淌。我们轻声谈论着各自的文学观点,谈论着自己喜爱的作家和作品,谈论着自己对文学艺术的热爱。越聊,共同话题越多,几乎达到忘我之境。


三、老街的夜与昼


  夜深了,我提出告辞。得知我明天想去老街看看,走出简居,庞白热情地邀请我们去老街走走,感受感受深夜的老街气氛。

   从简居出发,先到市中心的北部湾广场,然后沿着四川北路一直往大海的方向走,十来分钟的车程,就与老街邂逅相遇。

   老街现在叫珠海路。八九米宽,三里长,街道两旁是独具南方建筑特色的骑楼,骑楼紧挨的是两三层的楼房。

   老街大约有百年历史了。相传这些建筑大部分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前后建成。最显著的特色是骑楼结构和窗顶的券拱结构。券拱式建筑结构,素来被誉为“罗马建筑最大的特色、最伟大的成就之一”。然而,老街的楼房,又并非依样画葫芦,照搬照抄罗马风格。建筑工匠们在建筑老街的时候,除两边墙面窗顶采用券拱结构,前后装饰却常常采用中国民间建设艺术的浮雕和吉祥物。

   随着时光的流逝,老街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越来越受到建筑界人士的关注,他们甚至认为老街是“近现代建筑年鉴”。英国建筑专家白瑞德,加拿大蒙特利尔市市长皮埃尔·布尔克对老街都给予高度评价。特别是皮埃尔·布尔克市长还建议,北海应该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申请,将老街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来保护。

   老街确实有些苍老。迷离的灯光下,只见墙体斑驳,有的还长着绿苔,布满暗黑色的水印。商铺有的已经关门,有的还在营业。骑楼街外,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堆放着新鲜的椰子壳,或是其他垃圾。

   庞白对老街有着难以言说的深情。见到街上的垃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做了一天生意,积累了许多垃圾,影响老街的美感。不过,到明天早上,垃圾已经被清扫一空,那时,你再来老街,阳光掠过残旧的楼顶,将斑驳的光影投射到街道上,感觉又是不同。

   老街有许多小巷。地上铺着青砖。庞白说,这些青砖也是那时铺的,也像老街一样历史悠久。那时,没有自来水,住在这里的人们,常常挑着水桶,走出小巷,去外面挑水喝。

   我们的鞋底轻轻敲击着老街,在深夜发出嘚嘚的回声,惊扰着老街的宁静。

   庞白指着一条尺来宽的小巷告诉我们,这是老街最有名的摸乳巷。意思是小巷太窄,仅容一人通过,姑娘和媳妇们走过,高挺的乳峰常常会触碰到两边的墙壁。

   庞白带我们走进另外一条稍宽的小巷。我们顺着小巷走到了海港边的马路上,又从马路返回小巷。我留心观察着老街的骑楼,老街穹顶似的窗户,木门,和房前屋后的浮雕和装饰,想象着当年的红火和繁华,感叹老街该有多少人事值得挖掘,写成小说和传奇,让人们代代传颂!

   庞白见我如此喜欢老街,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第二天清晨,拉开窗帘,阳光争先恐后,哗地撞进来。我的眼睛被阳光撞得生疼。我意犹未尽地决定再去老街,感受老街的白昼繁华。

   早餐后,漫步到北部湾广场,见街边停着一辆机动三轮车,拉客的是一位黑而瘦,上了年纪的本地妇女,得知我们去老街,她张口要十块钱的车钱。我没有还价,招呼妙妙和婷婷上车,奔老街而去。

   虽然昨天深夜已经来过老街。对老街有过初步印象。但那就像月下看美人、马上看壮士,主观审美多于客观现实。清晨再来老街,见到的老街,既依稀相似,又大为不同。

   阳光如透明的纯金薄叶,铺在老街的楼顶,又洒落到街道上,将老街打扮得金碧辉煌。家家店铺已经开门。卖的大多是珍珠饰品,有项链,手链,耳环,还有胸针,珍珠包,珍珠做成的帽子,以及砗磲饰品、贝壳风铃、海螺、海贝、珊瑚等。另外还有几家卖檀木饰品,卖咖啡,卖越南土特产,卖冷饮,卖炸虾球的店铺。

   游人如织。那些从吉林、长春、四川、湖南等内陆省份来的游客,好奇地打量着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这个买几条珍珠项链,那个买几袋越南咖啡,还有买胸针,买头饰品的……很快地,大家手里就提着大包小包。妙妙和婷婷深深地被店里的珍珠、海贝、海螺等饰品吸引,挪不开步子。婷婷还在读高中,靠父母供养,以欣赏为主。妙妙已经参加工作,手里有点小钱,看见喜欢的东西,自然爱不释手,与店家讨价还价。我已经过了购物狂的年纪,兴趣不在这些饰品上,对店里那些巧夺天工的商品,我欣赏它们华丽的色彩,欣赏它们玲珑的身影,但我更多的还是欣赏街头的建筑。那斑驳的老墙,那圆拱形的格子窗,那屋顶的吉祥雕饰,那宽阔的供人行走的骑楼街,那商铺门前的石狮子,那依着墙壁种植,叶绿花红的三角梅,以及街上的雕塑,无不带给我诗意的遐想。

   今日的老街,已经成为北海一处有名的旅游景点。昔日迷人的老街,又焕发出新的光华!坐在卖贝壳风铃,卖海贝、海螺的商铺门前,我深深感叹:这生生不息的老街,该珍藏着多少迷人的故事,多少动人的传奇啊!

   妙妙买了炭烧鱿鱼丝、越南腰果等准备回去送人。婷婷买了一些水果软糖和石头巧克力,准备带回去给弟弟锦华。想到锦华,我特意买了一只吹起来呜呜响的海螺托婷婷带回去给他。

   长长的老街,似乎总也走不到尽头……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