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2341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那座斑驳瓦房是乡愁集散地(颜桂海)

点击率:931
发布时间:2018.06.26

   一座瓦房,一段历史,缕缕乡愁,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我的老家位于广西东部梧州市的小山村,那座青砖瓦房地处崇山峻岭,屋后是松树满目青翠,屋前竹影摇曳,一条小河在屋门前绕一个大弯。青色的砖黛黑的瓦片,充满艺术感的木制屋檐,老房子掩映在绿海中,更显凄凉和寂寞。这房子,据说是清初时期砌起来的,那时候,祖辈因为自家的一起官司赢了,而被遭到对方恐吓,不得不连夜从广东湛江逃亡谋生。当时逃亡只带了一些家什以及几十斤稻谷与一小筐芋头,走路累了困了,也不知道走多远的路,也不知吃多少苦,到此处实在是走不动,被这里的青山绿水吸引着。我的祖辈说,就在这里搭一个茅草棚休息吧,附近没有人烟更不会受人欺凌。这座茅草棚就是我的祖屋雏形。

   他们耕作附近的山地,种木薯、芋头、粟等,还开垦了茶园。当年就收获许多木薯、芋头等,自给自足,过着世外桃源般的隐居生活。也许是远离了那起官司的是非之地,来到这里的第二年,他们增添了一男丁。从此,茅草棚里开始了有了小儿的哭声、笑声,夫妇俩在此繁衍后代。如今,早已发黄的族谱记载着他们两人坎坷的命运:“生八子女,养活四丁……”。

    随后,夫妇俩及子孙逐渐扩大耕地。他们白手起家,建起了新的瓦房,取代了原来的低矮的茅草棚,还用石头砌起围墙。在“山高皇帝远”的偏僻山旮旯,他们与世无争,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生生不息。

    如今,那座房子有近四百年的历史。老房子记录着我家的嬗变和历史沧桑。家乡人的家乡观念特别浓厚,恋家感情特别深厚。那房子,是家乡人做红白喜事和停放死人、超度亡灵的地方,每逢老人病逝或老去,父老乡亲都会在第一时间把之搬到厅堂里暂时停放,随后马上加工杉木厚棺材,收殓,停放两三天,让逝者的灵魂在老屋稍作停顿。让逝者过鬼门关、走黄泉路、趟忘川河、行奈何桥、喝孟婆汤、过三生石……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极乐世界。那房子的厅堂常成亲人迎来送往的必经之地,见证了家族老人逝去后在往天堂前的最后一站。很多人都说,这老房子几乎成了家族的殡仪馆,是乡愁的集散地。

   在这幢历史悠久的老祖屋里,虽然墙壁斑驳,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但是一砖一瓦见证了家乡的兴旺与发达。在这座房子里,不知道送走了多少老人,也不知道迎来了多少新生婴儿。每逢新生婴儿出生以后,都必须在满月的那一天抱到厅堂里,在祖宗的神位前“报告”,并根据婴儿的生辰八字取上名字。那房子,是新生活的开端也是快乐的源泉的开始。我母亲曾经对我说过,当年,我在老家出生后,由于新生儿黄疸,被马上在送去医院救治。在接近满月的时候,家乡人就告诉母亲,说要把小孩抱回厅堂在列祖列宗前起个名字,才能够吉利、平安。我母亲就在我还没有病愈的情况下就出院,我裹着厚厚的被子,母亲把我带回家乡,就在满月那一天回到老家并在厅堂里给我取了名字。

   老祖屋,是人生痛苦的结束与乡愁的终结。记得那年,我的老父亲在县人民医院抢救过来的时候还处于昏迷状态,已奄奄一息。家乡人就告诉我们,必须要把老父亲运回老屋。父亲在昏迷的时候,喃喃不停地说:“儿子,你们一定要把我运回家乡的老祖屋,叶落归根啊。”我们尊重父亲人生的最后愿望,马上办理出院手续,把他匆匆忙忙运回老家。回到厅堂,刚放下一个小时左右,也许是老父亲的心愿已经圆满了,他慢慢地永远闭上了眼睛驾鹤西行;1943年,我的伯父踏出这厅堂,加入国民党部队参加抗日战争。后来,因为历史的原因他去了台湾,从此杳无音信。直到45年后的1988年才取道香港辗转回到老家,已经是93岁高龄。他说,“晚年都有一种无穷的乡愁力量要叶落归根”。正是这种精神的支撑,念念不忘老家的祖屋。就在他回来的第二年,一场大病把他击倒。他说,最大的心愿就是终于回到了老家,找到老祖屋。

   老祖屋,经历了五世同堂的曲折传奇。那是在清末期间,精神矍铄的人瑞高祖精神很好,101岁的他无疾而终。他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在生离死别没看到五世同堂。因为他一直扳着指头计算着玄孙出生的日期。就在他停止呼吸的寒冬季节的第二天,人们正想把他搬到老祖屋厅堂之时,他的玄孙顺产降临到人世间。

   也许是老祖屋里的一个生命的终结,预示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吧。是先报喜还是先报丧。经过大家庭商量,经过意见,先办喜事。对外封锁、隐瞒高祖去世的消息,成全“五世同堂”,完成高祖的夙愿,来了一个五代同堂的大团圆。曾祖、祖父、儿子、曾孙、玄孙都在场了,高祖则先安放在原房间里安卧。60多口人陆续回到家里来,为了转移来庆贺的客人视线,家族把高祖定位不是核心,而是把核心定在新生婴儿。老祖屋的厅堂里又增添了一男丁,家人燃放鞭炮,在热热闹闹中欢欢喜喜办了三十多桌酒席庆贺。但在这庆贺的热烈氛围里,家人藏着暗淡的忧伤,深藏不漏而已。

   近四百年沧桑岁月,在历史长河里只是一瞬间,古色古香的瓦房,经历了清朝、中华民国、新中国成立至今,家乡人对这老房子的深爱情有独钟。如今,由于城镇化的发展、新农村的建设,家乡人早已搬离了那老房子,到大山外面的缤纷世界生活,这里曾经的热闹和辉煌已然成为了永远的历史,但乡愁却一直缭绕在我们心间,每逢除夕、春节、清明,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回去,回到老祖屋的厅堂;每逢除夕,我们都要用油漆刷新那副“太祖流芳千载远,子孙衍庆万年长”对联,叙旧畅谈幸福生活,憧憬美好未来。在这里,“乡愁”二字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充满乡愁的老祖屋已经成为了家乡历史遗留下来的见证,经历了近四百年风吹雨打,虽然显得有点苍老了,但它却依旧挺立在青山绿水中,只是许久不曾住人了,仿佛一个孤独老者,时刻屹立着、等待着我们随时回来寻找乡愁的团圆……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