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8850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三面观音:暗夜的微光(姜建华)

点击率:2121
发布时间:2018.08.02

三面观音:暗夜的微光

 

姜建华

 

孤寂漂泊的青春,无声无助的呐喊,那时雪月无语,原野的风疯跑,落花纷漠漠。当芳华不再,青春斑驳,誰在追忆那似水的流年,从前慢,从前一切都很慢,当孩子慢慢长大,我们都老成了什么样子,那年花开正红,那年灿烂笑容,岁月剥噬了日子的灵动和丰润的笑声,任红衣飘飘,任薄翅轻扬,青春是抓不住的手,让梦随风,飘落红尘里……

我只是佛前尘埃里的一朵无名花,一棵无忧草。

——题记

 

 

大雪下了好几天,白佛的山,没有香客。一个人独行在这白茫茫的一片。那只诺大的手在山前挡着风雨,挡着尘埃,直指苍穹。

冷冷的天,明亮的阳光,从山的这边走到那边,山的怀里,一片暖暖的开阔的空地,不远处是雪里泛着模糊的青,袅袅的翠烟。

雀儿衔着食,衔着枝,从这边飞到那边,枝丫来回的颤动,抖落了倏倏而洒的雪。

白佛的眼,在夜里睁开,把佛的灵性和光芒投射在这不大的山。山并不高,只因了这隋朝的雕刻,让这雪夜没了尘埃,泛着柔和的沉静的蓝色的光。夜,誰在观音的像前,眉头紧缩,眼里没有光芒,头脑烦乱而空空,一动不动,如入定的老僧。外面此起彼伏的炮仗声,雪飘进来。他茫然不知。他望着观音,观音望着他。

弥漫的雪,迷蒙的生命,他麻木的琐碎的生活。

在这尘埃的世界,誰是你的观音娘娘,誰是你今生今世的菩萨。

在牙牙学语的年代,在故乡月牙狂欢追逐的时刻,不言那恍如隔世的乡愁。

在那远远的云端,在没有花季没有雨季没有前路没有未来懵懂挣扎的年少时光,没有什么值得记念,没有什么值得回忆,只那望着黑板发呆,抱着书本翻了几百遍的发黄的教材还稳稳地躺在那个年代,连上面的灰尘都不忍拂去的小心翼翼的藏进了自己的心底,把青春年少的梦想张扬激情苦闷全都深深地融进了那发黄的纸页。眼里再没了尘埃,没了夜与昼,没了黑白。茫茫飞着的灰白的雪,一直倏倏地落,飘进了他的发丝,飘进了他的唇,飘进他的眼。

在异乡的漂泊,他想不起那时的光,想不起白佛的眼,在昨夜的梦里,他梦见小时老屋后的地上洁白的雪和雪里映着的洁白的柔和的月。

他麻木他困惑他沉思,我是傻的孩子,不知如何对这阴霾的夜晚,我是落魄的孩子,丢失了柠檬色的月,我是没有爱的孩子,只因那时光的尘埃,我记不起爷爷在寒冷的夜里围在火炉边的笑谈,记不起,月下母亲喊你回家的声音,记不起姐姐的红纱巾丢在了哪里,记不起,寻不回那丢失的世界。

他喃喃自语,从眼角里淌下来一行泪水,还有另一行泪水,飘进来的灰的雪,白的雪,打湿了他的衣衫。

他抬头望去,在夜里,在雪里,娘娘的目光那样慈祥,温润的眸子望了他一眼。

紫烟缭绕,梦境在山里回旋。

天亮了,一束紫藤萝,弯弯曲曲,枯枝倒悬于空。

白佛望着山前枯瘦的树枝,望着朦胧的雪里的绿。

一个人行走,走在白佛的怀里。

山里的雪,灰白的雪,倦然而卧,像泊在岸边的船,像天边的青鸟,扑打着远处的阳光。

 

山间那静默的银杏树,美丽的叶片缓缓飘落,多少年前,你默默捡起的叶片,还静静躺在哪个书页?没有凋零,不是花朵,她幽幽散发着,青涩时期的零落。

走过四季,走过风雨,往昔如烟雨,随那青春流逝在迷蒙的花季。

喜欢春天长长的蓝的清澈而羞涩的天际线,蓝色的氤氲轻轻笼罩着粉红淡紫的春意。暮色里的星星,渐次点亮了万家灯火,不让孤独散步的老人,迷失了回家的方向。

喜欢春天,喜欢春天缓缓流淌的山涧溪水,沉睡一冬的冰慢慢醒来,为萧瑟凝重的大山响起奏鸣曲,云蒸霞蔚,气象万千,寂静里山谷盛开春天的涟漪,不消说一句话,青涩的小草已吐露了整个春天的秘密。

喜欢山间四季,春的山花烂漫映照少女天真的笑脸,夏的火红的石榴花留住那个夏天炽热的回忆,秋的那一枚银杏叶啊,穿过时间的阴霾,安静地睡在你最喜爱的书页里,冬的白雪公主的低语,摇醒这个百花凋零的灰天气。

爱这季节的繁华,爱这季节的无语,一个人行走山间,听小溪的欣喜,在那远远的云端,在那群山之巅,我们,期待,一个岁月的奇迹,在这缭绕的空谷,我有一个心愿,远离故乡漂泊已久的心愿,我只想喊一嗓子,喊醒沉睡的大山,让小草的心愿开满山野的四季。

喜欢在教室最后一排沉默,没有爆发,也没有灭亡,走过黑色七月,语数外史地政几乎无所不能,眼看就要忘得一干二净,磨平棱磨平角,就差被拔毛了,依然假装单纯如幼稚园的孩童。

银杏叶在书页里储藏了一年又一年,开始为自己收集,后来为儿子收集,他并没在意去看,可一片一片的绿意荡漾在那本作文通讯里。

城市的繁华,一季又一季地在城市上演,天空铺满彩霞和丽日,那一年阴霾两个字已植入心底,在偶然的某一刻闪闪发亮,刺痛心扉照亮尘埃洒落的角落。


我可以写一首悲壮的诗,歌颂我自己如歌颂这壮丽的山河,我行走山中如一粒尘埃,我是山的一份子我是山体的组成部分,不管山答应不答应愿意不愿意,我是尘埃注定落在他的怀抱,或温暖或凉爽,或酷热或冰雪。

我愿做一个卑微的人,如离离原上一棵草,没一声叹息。

草木无声,决然独立,风过草原风过大地,我愿沿着生命的荒河散漫前行,向着源头的方向。

 

你见过隋朝的大佛吗?风雨里,开始我生命里的漫漫行走和朝圣之旅,开始我的千年穿越。

我随热热闹闹的游客参观博物馆,那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见到隋朝大佛就大致见到东原文化的脉络。东原是东平的古称,春秋时期就开始了他的历史蔓延,出生在这里一个叫无盐的女子辅佐齐王富甲一方,出生在东原迫于历史原因远离家乡的罗贯中写出了名闻天下百姓相传的《三国演义》,在这里,一百单八将上演了说不完的水浒传奇。远了或近了,见到的是千年古风,还是千年征战,静默里,小城的夜空闪烁千万里缥缥缈缈的微光,没一声言语,仰望那一盏青灯和千年的红莲,我是微光前尘埃里的一朵无名草,静静守候你身边,燃尽童年故乡的煤油灯,耗光了那凄迷无依无语无泪的青春华年,是否记得在煤油灯下的长夜无眠,那夏夜虫鸣的唧唧相伴,为守千年的誓言,那只迎着火光的飞蛾,是否完成了她痴迷年代的期盼,我是尘埃里的那棵无名草,没有激情没有梦幻没有誓言,只在暗夜里与尘土享受与月光相伴。

你看到夜空里闪闪烁烁的那束红光了吗?我见到了,明明灭灭的时光走过千年,被时间所忽略过的事情太多了,一束红光有多远啊,在记忆中喷薄了那个血色的黎明,一粒尘埃有多重啊,在青的泛白的夜色里寂静了那个火热的夏天。

人,一个人,一个人行走在漫漫长夜,一个人慢慢行走在渺茫的荒野,一个千年古城的荒野。

在长而短的历史脉络中,在空旷的城周边是寂寞千年的荒原,我选择历史的一角,在荒原的小屋旁独守夜空,今夜无梦无眠,亦或在屋旁的荆棘地里黯然神伤或黯然入睡,听着女巫絮絮叨叨落寞的咒语,谁比谁更孤独,谁比谁更丰满,那咒语已随四野的风流荡,漫过了风沙漫过了几千年。

凉凉的夜冰冷的石头,是否听到青莲话语的温暖,我不是佛前的一朵莲我没有恒古历史长河的思念,我只是尘埃里的一朵无名花一棵忘忧草,选择一个静静的夜晚长在荒原的石头边,迎风沐雨,听风诉说每一个没有玫瑰花没有雪映月的夜晚。

天光微明微寒凉,我彻底掐灭了往生荒原激荡的火焰,离离原上草,走过仲夏夜的梦,走过苍凉的秋和风雪的夜晚。

繁琐和厌倦开出的花朵,已经面目全非,我唯一不知道的是,它费了多少力气来开辟,另一个荒漠和荒原。

风过荒原,荆棘的夜寂寂无声,哪颗星星点亮了夏日萤火虫的心语。

荒原和大漠的尘埃和沙土越积越多,是否彻底埋葬了那个春天,雨水奔腾成河,沙漠里有没有甘甜的泉源,逆流而上的时光是否忘记了那个古老的罗盘,不是佛陀不是女巫不是神仙,如何在时光里编织这漏洞百出光怪陆离的夜晚。

这荒原正是石头的家园,是小草歌唱和狂舞的舞台,短歌对长夜,谁来倾听荒野里无声的呐喊,他们内心的话语照亮荒原,照亮一个个凄风苦雨的寂寞瞬间。

今夜女巫带来的礼物是童话还是寓言,微光里,开放着一朵奇异无比的红莲,时间之上的空想,没有爱没有茫然,只一盏孤灯,照亮千年古城,照亮了尘埃和荒原的天边。

风犹豫着凝望一只时光白色的鸟,握不住一个奔向远方和荒漠泉源的身影,夜气丰富而跌宕,一片海市蜃楼的天,不梦不醒的那个青涩的夜晚。

亦鹿亦马,在那远远的洁白的云端,飘荡出一匹灰色的马,缥缈出一朵繁盛的花,没有荒漠没有荒原,只一座古城独自走过千年的繁华和尘间。

 

有诗云:

春和景明花阡陌,荒野四边狂风作。

大江南北冰雹落,长城内外鹅毛雪。

蝶梦千年不愿醒,逍遥自在乐呵呵。

村言俚语四野传,红尘飞扬亦快活。

孔丘杏坛讲学罢,众生随师游列国。

刀枪剑戟混不怕,风霜雪雨依故我。

师徒四人取经去,前路漫漫有凶险。

妖魔鬼怪山野间,远远云端菩萨现。

春夏秋冬风雨过,阴霾散去是晴天。

白佛山中观音阁,心中默念阿弥陀。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