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0947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雪域随想(徐淑云)

点击率:2273
发布时间:2018.08.02

    

十多天的旅程匆匆而过,转眼已是返程的日子。到达淄博境后,同车而行的旅友们,陆续下车了。

十八天前,除了乐洋洋老先生和他的夫人,是我们恩施之行认识的,其余人皆属陌生。旅途中也是三三两两松散的游玩,并无太多交集。然而,松散中充溢着的友善和谐,使得车内车外充满了关爱和笑声。正是这样其乐融融的氛围,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才有了离别时的那份怅然若失的不舍。

光阴很奇妙,它能使原本熟识的人渐行渐远,相忘于江湖;也能使素昧平生者走近彼此,惺惺相惜。"微笑是人与人之间最短的距离",回味,不虚。

通过旅行,去亲近和了解一个地方,不失为一种很赞的方式。然而,由于旅行的局限,注定了旅途的匆忙。匆忙的一如走马观花,匆忙的让人无暇思考,匆忙的缺少了应有的深度。即便如此,一座城一片地域,却已经极具表象的幽居于心灵的一隅。对于它更加深入的了解,是我回来后,对躲在这诸多表象后的实质的叩问。心中的诸多疑惑或许会在我极其业余的叩问中得解,也许会在这样的叩问中加深。

去西藏之前,对西藏知之无多,仅有的那点了解也限于皮毛。尽管如此,并未影响我对于西藏的魂牵梦绕。这或许源于它在我主观臆想中原始蛮荒的样貌,雄浑厚重和略带苦难意识的特质,以及尚未被现代文明浸染了的藏传文化的深厚底蕴。更缘于那位写就“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这几句美到心碎的诗句,碰巧在很大程度上契合了我向往西行的心境,才有了萦绕于心的思绪难平。

通过一知半解臆想出来的西藏,与亲历过的大相径庭。就它的地质地貌而言,我想到了它作为世界屋脊的伟岸,却没想到它的伟岸竟然是如此松软的堆积,不论那广袤的草地还是高耸云端的起伏山峦,其质地极具了河床的特征,几乎都是泥沙与石子的堆彻。回来后,查找资料,方才恍然而悟。它的前世虽不是河床,倒是海底。

常言道:“十年育树,百年育人”。这对善于大手笔泼墨挥毫的上苍,十年百年的光阴实在不值一提。它极有魄力又具耐心,制作一副画卷动轧便耗去数亿年光景。

上苍对青藏高原的造就,开始于五亿年前,它先是将零碎的靠近北部的昆仑、祁连等次小地块向北汇聚,并逐渐拼合到后来向北漂移的亚欧板块。向南奔袭的印度板块,在南行途中,也如法炮制,将沿途的次小地块收入麾下。直至6000万年前,两大板块最终狭路相逢,碰撞在一起。在它们的挤压下,地处海面以下的这片广袤的西部地域,逐渐脱离了海浸。不间断的碰撞挤压,令它们逐渐长高,出落成这世界上最年轻的高原,地球上最高最大的陆地。眼见着它光裸着身子越长越高,风儿似乎读出了自己的使命,便经年累月的四下搜罗,将土壤微粒和地衣孢子作为衣衫,披上它裸露的肌体。与此同时,开始了植物生命存续的艰难历程。

遗传不容小嘘,这片地域,因了先天遗传导致的欠缺坚实的肌体,以及它鹤立鸡群般的高耸和氧量的稀薄,缺乏了万物茁壮的根基。艰难存续下来的绿色,颇有些先天不足,瘦瘦小小、疏疏落落。又极易随着时常发生的大小滑坡脱落毁损。这种覆盖与滑脱的循环反复,让我想到了无休止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所不同的,是山体大部的覆盖尚算完好,滑落的仅是少数,大片的开阔低洼处,若无人为挖掘使得它筋骨裸露,它们绵延出的一片绿色,倒也可供栖息于斯的动物们充饥果腹。疏落的绿色中,偶可见花儿朵朵,虽低到了泥土里,却也开的有模有样抢眼靓丽。

然而,青藏高原上,有绿色覆盖的地方,也有绿色不及之地。一路走来,层峦叠嶂中,总见有常年积雪的山脉,它们或远或近不离须臾。雪线的高度是5300米。倘若雪山在您脚下,那么您在的海拔高度可想而知。这样高度的山峦光秃秃一片,不见些许生命迹象,难怪路过这儿,会头痛头胀气急胸闷。看来只要是生命,不管是动物植物,超越极限,搁谁都不行。折多山、兔儿山、卡子拉山、海子山、东达山、米拉山口……。沿318国道进藏,与它们相遇途中,下车,一睹风采。目光所及没有树木、河流,只有寸草不生的山峰、铺天盖地的嶙峋怪石。如果少了路旁刻着它们名字的石头和迎风猎猎的五色经幡,极具了原始蛮荒的气质。他们的名字大多缘于它们的样貌。“折多”,是藏语弯多之意,或许以此告戒我们,折多的路途饱含艰险。兔儿山远观像兔子耳朵在风中竖立。海子山铺满了整个山原面的花岗质冰川漂砾和1145个冰蚀岩盆(海子),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古冰体遗迹……。它们颇具远古洪荒气质的样貌,极大的满足了我向往一睹地球原始状态的好奇。

上苍赋予高原如此柔软的内核,又给它如此苍莽高大的外形。想来大有深意。或许上苍知晓悲悯众生者,需要一颗柔软如许的心灵。而确保根植于藏区的佛法,绵绵无绝的延续传承,更需要足以抵挡外侵的壁垒。然而,上苍殚精竭虑打造的天然屏障,并未能阻止住外来者的脚步。在我们国家文物保护意识尚未觉醒的上世纪初,在我们认识地球演化进程的意识尚未形成之时,斯文赫定来了。"两项成绩使赫定名满天下。一个是发现楼兰古城,一个是填补地图上西藏的大片空白。"虽然,地球完整的样貌因此清晰,我们损失的却是大量价值连城的文物。

如上苍之愿,佛教在这片有着柔软内在的土地上悄然萌生。自7世纪中叶始,佛教追随尼泊尔尺尊公主和唐朝文成公主一同入藏。两位公主先后嫁于藏王松赞干布,佛教则心甘情愿的嫁给了这片最年轻的高原。它走过了最初的那段坎坷,历经了与当地本教的渗透融合,最终取而代之。发展过程中,由于得到清朝中央政权的支持,使得同属藏传佛教格鲁派的达赖和班禅两大活佛系统,从诸多教派中脱颖而出。清政权为了更好地治理西藏,赋予了他们掌管地方政权的权力,从而形成了那个时期的政教合一的格局。藏传佛教历经了千余年的弘扬,现如今,它早已深深地植根于藏区的每一寸土地,成为万千藏人灵魂的底色。我们从随处可见的玛尼堆、五彩经幡、捻佛珠转经筒磕长头的藏人、无处不在的'六字真言’,读出了他们悲悯众生的情怀,弃恶杨善的虔诚,和对因果轮回的无比信奉。让我们这群立于佛门之外的闯入者,心中生出无限的敬畏,在佛祖和这群信奉者面前,不敢有丝毫的不恭。

在拉萨的第一站是去小昭寺。在内地曾无数次踏入庙宇,虽不是教派中人,也颇懂些规矩。然而,踏入小昭寺,方才发觉这儿非内地,一切皆陌生,随人流转下经筒,尚且出错,还两次被好心的藏胞纠正。随人流进入殿堂,更是不知所云,那种心灵上的忐忑和手足无措,不亚于初入大观园的林黛玉,步步留心,时时在意。

接下来的游览再不敢造次,是在导游的引领下完成的。即便如此,对导游的讲解,也听的云里雾里。这实在是一个异常陌生又广阔的领域,没有对藏传佛教一些基础的了解,即便我们走近了这几座寺院,也注定会空手而返。它林林总总的经典秘籍,显、密兼修的修行次第……。其间蕴含的知识总量,珠穆朗玛般横在我的面前,让我感到了逾越的难度,只好望洋兴叹,任由着它神秘下去,千年万年。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