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0943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迎春花语(张凯芬)

点击率:1793
发布时间:2018.08.02

 

迎春花语

张凯芬

每年,进入腊月,有一件事我一定会记得去做,那就是把迎春花迎进屋门。

从秋天起,迎春就留在院子西墙边的小花园内,小半截花盆埋在土里。春节前,选了一个较暖和的日子,先用温水把连在花盆底部的土块融化、戕去,再将老叶子扑打去,然后喊来儿子帮我抬花盆。

儿子从屋内跑出,目光马上就被吸引住:“咦?这花枝上居然有那么多骨朵?”十六岁的他裹紧棉袄,惊诧地问,“枝条这么柔弱单薄,居然能在严冬里结出花骨朵?”

“不要小看它,迎春可是‘雪中四友’之一,生命力顽强,而且,这是棵树龄二十多年的老树!”

“二十余年?这一棵?”儿子对着那并不粗壮的树根和枝条左看右看,满脸不相信。

是啊,二十余年,在一个孩子眼里,那是多么漫长的岁月啊,可以让岩石风化湖泊干涸,可以让柔弱树苗变成参天大树,让青嫩枝条变成凝结沧桑岁月的虬枝老干,怎么就没苍老这株一年到头基本呆在角落里的迎春?

可是,的的确确,那是父亲二十多年前种植的花。具体是哪一年,我已记不得。

父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闲暇时爱养花。我家堂屋门前有月季、石榴树,院子东墙边有葡萄树,南墙边载着枸杞树。还有香气扑鼻的茉莉,果实橙黄的金桔,果实同样橙黄但形状怪异的佛手,花香如苹果般怡人的含笑,叶子油亮花朵鲜艳的茶花,还有专门从济南亲戚家求来的那些年正被热炒的君子兰。那些珍奇花卉,非常受父亲喜爱,更得到邻居们啧啧称叹,因此,它们享受精心的照顾,有时我们还要配合父亲冬天搭个小暖棚,夏天搭凉棚。像迎春这样不出众又寻常易养的品种,花落之后就没落在别的众花之中了,更不会享受到凉棚,更不用说暖棚了。

一九九三年,我到外地上大学。父亲的大部分心思,也随之转移到几百里之外,那里,有他生活的巨大希望,更有浓浓的牵挂和思念。那时,电话极少,只能靠写信。于是一封封家书,告诉我家中和谐平安,家人幸福康健,然后是大篇幅的叮嘱:不要牵挂家人,自己多保重,不要不舍得花钱,等等,等等。书信之外,更费尽心思打听到济南的亲友,不论人家是因公因私到济,立即求人给我带东西,吃的、穿的、用的。有次,得到亲戚第二天到济南的消息时已是下午,父亲立即为我制作食物。当第二天亲戚给我送到宿舍时,光是食品就摆满了两张写字台。我不知父亲是怎样在那短短时间里煎炒烹煮出那么多食物的?不知那天夜里我家的灯光亮到深夜几点?不知本来身体不好的父亲累着了没有?

之前一向对我严格要求的父亲,在我外出上大学后,一下子丢开了严父的外壳,他慈父的情怀浓浓地倾注给我,连幼小的两个妹妹都羡慕眼馋我在家中的待遇。父亲平时盼我的书信,学期结束时盼我的归期。九四年冬天,父亲得知那天我回家,于是,下午便早早站在街头等候。凛冽寒风中,天空飘起了雪花,还是不见我的身影。没有电话可以联系,没有人告诉他我究竟到了哪儿。他先是在村里路边张望,天色渐暗,他又跑到村头大路边等。天太冷,家里人几次劝他回家,他执意独自站在那里等。后来,看到我坐着亲戚的车驶近时,夜色已开始笼罩大地,父亲已在那等了近五个小时。

那个寒假的一个夜里,父亲对我说:“如果把我的人生希望说成十分,你占七分,你两个妹妹占三分……”那是平日在我面前不苟言笑的父亲少有地对我坦露胸怀。我是父亲的大部分希望?!我知道平日严肃的父亲其实心里很苦。我躲在帘子后面悄悄地流泪。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孩子,曾多次让父亲失望。我发誓要给父亲争气,毕业后要同父母一起挑起生活的重担。

大学生活紧张又精彩有趣,我每天都在经历新的进步和惊喜。毕业的日子渐渐临近,我心怀那么多期待,又有很多迟疑不决。家乡,是充满关爱的温暖后方,可它是那么普通的小县城。在老家的生活,普通单调。城市生活,多么令人向往!那次,我鼓足勇气,委婉地提出想在济南或青岛工作。父亲看了我一眼,一语不发,转身走开。

那时,我不知道,父亲的病已相当严重,单位不能报销职工医疗费用。他舍不得花钱,没去住院,自己在家用偏方治疗,还嘱咐亲友,不要把他的病情告诉我。他盼着我早日回到家乡。可是,年轻的我,在心里悄悄地认为,大城市就像百花中的牡丹、茶花,美丽,精彩异常。家乡县城,像迎春花一样普通单调,毫不起眼。我一心只想往外飞。

毕业后,我终于还是听从家里意见回到家乡,等候县里分配工作。再之后不到两个月时间,我还未走上工作岗位,父亲在一个早晨突然辞世。他匆匆走了,把本应给他自己治病的钱留给我们,却没来得及花他寄予厚望、培养多年的女儿一分钱。在悲痛和恍惚中办完了父亲的丧事。紧接着,各种世态炎凉,坎坷折磨,纷沓而来。家已不是原先的家。我们的依靠,连同父亲的几乎所有物品,都消失。

几年后,等我结婚生子,生活安定下来,想养些花装饰生活,这才发现,家中那么多的花已所剩无几,只剩几棵旱涝均不怕的花,其中,就有一株迎春。那些名贵品种,不知是追随父亲而去,还是流落他家。

那株迎春被转到我家。冬天,登堂入室,春节前后,嫩黄的花朵缀满枝头。花落之后的那三个季节,它就被遗忘,湮没在众多花草之中,独自在哪个角落。给别的花浇水时,从别的花盆溅出的水会落到迎春那里。有时,看到小叶子都旱的卷曲,兜头泼上一盆水,她又会伸枝展叶,绿油油一片。

二十年间,这株迎春一直在我们家。我很少为她松土换盆施肥,可是,年复一年,她一直那么顽强的存在,简单地活着,贫瘠、干旱、雨涝,都不阻碍她赶在春节前开花!仿佛,为我们每年奉献一季美丽,是她义不容辞的义务,是她倍感幸福自豪的事情,她不用我们额外的照顾。

想起父亲在的日子,每逢春节,他到几个长辈和亲朋好友家拜完年之后,就独自守在家中。我们,还有妈妈,这家那家,从早逛到晚,一家一家的串门玩耍,饿了,跑回家,看到的是丰盛的饭菜,温暖的灯火,还有看着我们走进家门的父亲。一年一年,不管我们如何愚笨顽劣、没心没肺,父亲总是守候在身边。

如今,父亲已远去多年。每逢春节,这株父亲种植的迎春,总会以一树花朵默默陪伴我们。

人们说,年除夕,在鞭炮声中,在烟雾缭绕中,去世的祖先会回家过年。我觉得,父亲会在我家过年。他在哪儿?每年,面对一树黄花,我仿佛就看到了父亲。我看到了父亲慈爱、充满期望的眼睛,我听到了迎春花的花语:她们悄悄转达着祝福!父亲对我们的祝福!祝福吉祥,祝福平安,祝福健康!这些祝福,最真诚、最无私、最圣洁!我又一次感受到了父亲深沉的爱。这爱,穿越时空,冲破生死,今生今世,永不消失。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