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978721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蝉鸣里的乡音(肖凤梅)

点击率:1765
发布时间:2018.08.02

蝉鸣里的乡音

肖凤梅

又到了蝉鸣的季节,故乡村庄新改造好的小区里,过去低矮陈旧的房屋已经旧貌换了新颜,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雄伟的高楼。洁净、平整的水泥路面两旁,一排排整齐的路灯像夏日盛开的莲花般新颖、别致。广场上各种健身器材一应俱全,老人健身、孩子嬉戏;情侣流连,笑声不断,一派幸福和谐的景象。不得不感叹:现在国家强盛了,老百姓生活水平日趋升高,日子过得富足充盈,还有什么可祈求的呢?可我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花圃里,花红叶绿,鸟语啾啾,却没有了往日村庄风过树林飒飒作响的气魄,没有了沸腾的蝉鸣。我踯躅在楼道之间,面朝老屋的方向:眼前又浮现出老家院墙外那棵高大、挺拔的梧桐树,伸展着葱茏的枝干,投下一大片荫凉,此起彼伏的蝉鸣一浪高过一浪……

暑假里,梧桐树下凉风习习,蝉在树枝上拉着长声鸣叫。奶奶坐在树下,不慌不忙的搓着艾绳,还不时把艾绳搁在嘴边,轻轻用手理顺一下。哥哥和他的伙伴们举着长竿子,围着大树捕蝉,我拿着一根长长的线,跟在他们身后把蝉串在一起。

正晌午时最热的时候,蝉却叫的愈欢,蝉鸣里的村庄也最是安静。我和哥哥穿行在有树的园子里捕蝉,不经意的一撇,就瞅见谁家大门四敞大开,光着脊梁的男人或套着花汗衫的女人,在大门口、树荫下随意铺一片凉席,横倒竖躺,四仰八叉,只顾打着呼声酣睡。那份踏实与放松,跟朴实的村庄一道,在悠悠的蝉鸣里洗却劳累和疲乏。

有时,我稍流露出厌热怕晒的情绪,哥便以不能吃娘煎的蝉相威胁,一想起外焦里嫩,咬一口脆香的蝉,便毫不犹豫的随哥哥上沟爬崖,专找蝉叫的最响的树林里去。哥哥举着长长的杆子,上面是自制的面筋,仰脸凝神,只待瞅准了蝉出击。有时“吱”的一声被赏一脸蝉尿,凉凉的,好在没有怪味。

说起捕蝉,哥哥还闹了一处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呢!一天午饭后,天气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约摸一个时辰的工夫,便轰隆隆打起了闷雷,天一下子全黑下来,刮起的大风夹带着铜钱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来,顷刻便大雨如注。雨幕遮挡了眼前的视线,地上溅起白色的水花,漫起一层烟雾随水流哗哗往低处流去,雷声雨声交织在一起,大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待风停雨歇,整个村庄已是沟满壕平。

 时至黄昏,娘做好饭,却不见哥哥的身影,猛然想起,哥哥午饭后撂下饭碗就出去捕蝉了。娘急了,大声喊着哥哥的名字,庄东头找到庄西头,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不见哥哥的影子,只有从山上奔流而下的山洪,漫过村里连接深沟的桥洞发出轰轰的声响,滚滚涌向村北那条大河。娘失神般呆呆望着洪水,树上的蝉在拼命的叫着:“热啊热啊”!村里一位老嫲嫲拽拽娘的衣角:“孩他娘啊,别急躁,回家看看孩子是不是在炕上睡着了”。一句话提醒了娘,娘跌跌撞撞跑回家,扒开蚊帐,只见哥哥蜷缩在炕角,头上、脸上汗珠子直往下滚,几只嗡嗡乱舞的蚊子围着他打转,流着涎水的嘴角带着让人匪夷所思的傻笑,在大合唱般的蝉鸣里呼呼地做着美梦呢!“哥哥把烦闹的蝉鸣当成摇篮曲了吧?要不咋会睡得这么香甜”?我暗暗发笑。娘一屁股坐在炕沿上,眼里含着未干的泪花笑了。

天一煞黑,捉蝉龟也是孩子们的乐事。大家端缸提罐,撅腚弯腰,眼观六路,仔细瞅地上的蝉洞,还不能漏掉爬到树上的蝉龟。突然小妮一把拉住我,轻轻怪叫一声,顺着她示意的方向,隐约看到大树后,有一团窸窣的黑影在晃,定睛细看,恍然大悟,原来是一对男女趁着夜色,躲在树林里谈对象呢!伙伴们扮着鬼脸吃吃笑着跑开了。并责备小妮大惊小怪,连累大家心惊肉跳,都以为触到蛇了呢!

有一天上午,我看见奶奶又在大树下搓绳。奶奶看见我 ,招呼我过来。哥哥那帮熊孩子们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四下里很安静。奶奶东望望、西看看,还问我有人没有,直到我用肯定的眼光看着她说没有人,奶奶便哼起了小戏。她坐在草墩子上,边搓绳边给我哼哼的唱,唱到兴致处,还放下手里的活,翘着兰花指,表演着动作,唱完还用手捂着缺了牙的瘪嘴,嘿嘿的笑了两声,满是皱纹的脸上竟然漾开一片红晕。奶奶唱的那么投入,而且只唱给我一个人听,奶奶内心对美的追求深深的感染着我。

就在这一刻,我心中豁然懂了奶奶:奶奶也曾经年轻过,她也有理想、有追求美好的向往,只不过在她们那个年代,受传统思想观念和封建礼教的束缚,即使满身才艺,也得不到施展的机会,终究被压抑、被埋没。

 就在那个夏天,奶奶突发疾病,在如歌如雨的蝉鸣里径自走了,走得那么安详。我心里默默为奶奶祈祷:希望天堂唱大戏,希望有嘹亮的蝉歌陪伴奶奶不会寂寞。

 记得作家刘醒龙说: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乡村,乡村是每个人心灵的归宿。其实,我依然留恋着家乡那原始的样子,无法忘记生命里最为本真的情愫。多少年以后,我的孩子们也会像我一样找寻心中的乡音、乡情吗?

一只蝉嘶哑的鸣叫着,从眼前划过,向远处飞去,我不知道哪里是它的归宿。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