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9955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过 麦(周武山)

点击率:1375
发布时间:2018.08.02

过  麦

周武山


在农村一年四季中,最忙、最累、最紧张的时候,当数“过麦”了。俗话说:“三秋不如一麦忙”,时间紧、任务重,麦子一熟,全村的男女老少就热火朝天的忙起来,争分夺秒抢收抢种,田野里到处都是一派繁忙的景象。

改革开放前,每年一到“过麦”的时候,生产队长就提前安排队里的保管员,到集市上去把割麦所需的草腰子买来,同时,为麦收准备场院,检修马车、牛车绳索等运输工具。俗话说:“麦熟一晌”,火辣辣的西南风刮着,早晨去看麦田里的麦子还很青,过一个中午,到下午再去看时,小麦已经熟透了,第二天就要开镰“过麦”了,要不及时收割,麦子一焦头麦穗就会断落到地上,造成减产。

这时,听到队里的钟声响,社员们都聚到村头的老槐树下,生产队长一声令下,男女劳力齐上阵,争分夺秒战“三夏”就开始了,各个环节分工明确,割的割,运的运,晒的晒,各负其责。全队的男女劳力每人手拿一把磨的瓦亮愣快的镰刀,在一块麦田的地头上一字排开,三人一组,中间一人腰上系着一捆草腰子,在头里割并负责放腰子,两边两人边割小麦边把小麦捆成麦个子。这在当时,成了一道亮丽的田野丰收图。

随后,赶车的车把式就把马车赶到麦地里开始装车,一个人在车上踩车,车把式与另一人在车两边,用木头杈杈着麦个子往车上仍。踩车可是个技术活,把麦个子在车上要垛好、踩好,再用绳子把周围拢起来,最后再把绳子从右到左或从左到右从上面把围绳挑一下。这样散不了车,能安全的把麦子拉到麦场里,如果踩不好,车到半路上就偏车了,就得把麦子从车上卸完,重新另装,人是又累的慌又热的慌。那个时候,在通往田间的乡村路上,偏车的情况是时常发生,把人累滴是苦咧咧的。

把麦子拉到麦场里,几十个年龄大点的妇女劳力,就急忙上去卸车、拆腰子、翻场、晒麦子。晒麦子要翻上好多遍才能晒干,越是正午太阳最毒的时候,越要勤翻,等把麦子晒干了,就可以打场了。那时,打场都是用牲口,有的用牛,有的用马拉着碌碡轧场。随着一圈一圈地转动,麦秸也变得越来越薄。再翻场,翻了再用碌碡轧场,这样折腾上好几遍,看麦穗上没有麦粒了,打场也就结束了。随后,就是堆场、扬场了。扬场是一个人两手拿簸箕,一个人用木锨往簿箕里装麦粒,扬一下装一下,两人要配合默契。在这时,队里的扶楼匠早就开始根据天气,准备播种大豆了等作物了。扬场的借着风把麦糠扬出,就光剩下麦粒了,等着人们来装口袋入仓了。这样大家忙来忙去,也就刚刚解决温饱问题。

到了八十年代初,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家户户按人口分到了责任田,从此,除去向国家交的公粮外,家家户户有了余粮,一个大户就比原来一个生产队打的粮食还多,老百姓的小日子是越过越红火。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提我那受累的妻。我由于爱好涂抹,时常把农村发生的一些新奇事,写成新闻稿送到博兴县广播电台(当时这地方还没有报纸、电视),那时,村村户户都有广播匣,为此,我连年被县委、县府评为“优秀通讯员”称号。也因此,把我调到了公社里工作。乡镇工作是千头万绪,中心工作又多,我的本职工作只能是在下班后,回到家里晚上写。特别是秋麦两季,不是到坡里去防火,就是去抗旱,一忙就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收割小麦的任务,一下子就全部落到了我妻子的肩上,那几年,我一家四口种了七亩多小麦,两个孩子又小,没人照看,不明天就把孩子叫起来,到了地头上再让她俩睡(当时,大女儿七岁、小女儿两岁),我们就去割麦子,到点我再去上班,她就自己在那里用镰一把一把的割,她怕耽误割麦子,她都是放上草腰子不捆,到了晚上我回来后,套上小毛驴地排车再去拉,俺俩装上一车后,我往场院里拉,她就再去捆麦个子,就这样一赶我回来,她已经又捆好够拉一车的了。一个麦季七亩小麦,基本上都是我的妻子一人用镰刀一把一把收割滴。每天都是在拉最后一车麦子的时候,一家四口高高兴兴地坐在拉麦子的车上回家了。其中,有一天清晨,睡在地头上的女儿一摸脸说:“妈,下雨了,我和妹妹的脸上都有雨”。哎、这那喽是下雨啊,分明是早晨的露水,把她们的脸上和身上都打湿了,哎、两个孩子也跟着糟罪了。

还有一年,那是在南船道的麦田里割麦子,她刚割完这块地也快中午了,人家播种玉米的也快播到这里了,为了墒情好、抢时(这时播种后不用再浇水就能出好苗),她怕人家隔过去,耽误了播种,就急忙叫人帮忙,把麦子装上车拉到了地头上,。由于那天特别闷热,又干、又累、又加上过麦吃不下饭,播种玉米的刚播到一半,她就被热慌心了,大伙急忙把她送回了家。在那个时候过麦是真累人啊,煎直是要人命啊。把麦子拉到场院里晒干后,再用牲畜拉碌碡打场。然后,在场院里晾晒、扬净、入仓。

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就有了“小推子”收割机,人们就不用自己动手用镰刀割麦子。各家各户雇用小型收割机,把小麦一排排的推倒,人们再去用稻草搓成的草腰子,把放到地里的麦子捆起来,运到麦场里,准备脱粒。这样就轻快多了,也不是多么累了。这时,谁家早收割完麦子,就及早在场院里安装调试柴油机和脱粒机,并在脱粒机旁树上一根高杆子,上面挂上一只瓦数大的电灯泡。

晚饭后,一家一户的人就都来帮忙脱粒。有搬“麦个子”的、有解草要子的、有在脱粒机前倒麦粒的、有锄麦穰的,最有技术的要数往脱粒机里送麦子的人,用力小了麦子进不去,用大了劲就有可能把手和胳膊都带进去,十分危险,必须均匀地往里送。灯光下,尘土飞扬,人们各司其职,环环相扣,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一场打完,个个都是灰尘满面,只露出眼睛和雪白牙齿。

第二天,在麦场里晒麦粒的同时,顺便把麦穰垛成麦穰垛,有的垛成圆的,也有的垛成长方型的,怕刮风下雨淋湿了,大都在上面泥上一层厚厚的泥。麦子在麦场里晒干后,扬净入仓。

又到了2000年左右,有了大型联合收割机,收麦、脱粒一气呵成,也不用打场了。“过麦”变得简单、轻松多了,在大公路上晒粮倒成了“过麦”最重的活了。“过麦”再也不用大热天人工用镰去割麦之苦了。近一个月的麦收时节,就在人们忙得死去活来中渐渐远去。

现在种地,从耕、种、浇灌到收割、脱粒已经全部实现了农业机械化。把一大批劳动力从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并使他们过上了吃不愁穿不愁,轻松愉快的幸福生活。改革开放40年,使农村农业发生了翻天履地的变化。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