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2346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肖 哥(万金)

>

正文

肖 哥(万金)

点击率:1732
发布时间:2018.08.02

  

万金


她,现应在学校参加每周数次的培训学习,刚才,我还在刀郎公园遇见过她。

刀郎公园在麦盖提县城人民路上,对过是快递中心。午餐小睡之后,我顶着大太阳来到中心的韵达快递,将已答应朋友许久的书法作品寄走,如同送走一位位前往远方的使者。寄讫,走出快递中心,见对面一路之隔的刀郎公园绿树阴浓,幽静宜人,遂走了过去。

进入公园,迎面环形石壁上浮雕着歌舞弹唱的维吾尔族青年,男子或打起手鼓,或弹起都塔尔(琴箱像个大水瓢的那种),女子翩翩起舞,顾盼神飞。石壁中间为一白色大花卉纹饰的拱形门,如同罗马古城凯旋门上的装饰。拱门内一条幽静的小径,绿绿的、厚厚的葡萄藤已爬满了小径上面的水泥架,将初夏的骄阳和马路上的喧闹遮挡在了外面,别有洞天,静谧安宁。三两行人在葡萄架下的水泥磴上,或侧或卧,憩息若暝。

葡萄架右侧为小丘,青草铺地,松柏青翠,有曲径通小丘之上,丘上凉亭四角翼然若飞,一袭中国园林风。

我沿葡萄架下直行,一泓池水映前,干旱沙漠中的小城尚有如此池塘,令人精神为之振奋。我持相机沿池塘漫步,绿柳丝丝弄碧,池塘中水不甚清,微波荡漾,红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公园里的悠闲安静,也让我近几天躁动的心渐渐平静。

回家的日子临近,去途即归途,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人生路上无非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此时,欢快的乐曲低音直抵耳畔,咚咚咚……寻音觅源,乐声来自池塘南端绿柳深处。那里,旋转飞椅等花花绿绿的游乐设施隐约可见,孩子们欢闹的声音夹杂其中。我被孩子们欢乐的笑声所吸引,走向花园彼隅——孩子们的游乐场,看来是与内地的游乐场同样配置,碰碰车、轮滑、旋转飞椅、木马等皆有。

这里的孩子们需要如此一个所在,沙尘遮蔽不了他们天真可爱的笑颜,他们也会走出沙漠,融入外面的大世界。

想近拍几张维吾尔孩童的面孔,遂于游乐场穿行,忽见迎面一女子与我招呼。

“诗人,你好!”是她,我援疆麦盖提县实验中学的一名女教师同事,在校园工作中多次相遇,她一直以诗人称呼我。我也一直纳闷,从未有诗作面世,仅偶有拙劣文章作野人献曝,她为什么以“诗人”称呼我?我虽如此想,但从未向她剖根问底,遇见仅寒暄一二语,略示笑意而别。

她一身大横格碎花连衣裙,素白勾线小披肩,站在旋转木马一侧的草地上,笑语盈盈。我从旱冰场旁边径直走了过去,旱冰场上的孩子们穿着轮滑鞋在水泥场地上嗖嗖地疾行。

“你好!这里真热闹,怎么有时间来这里?”我与她寒暄。

我知闻,昨晚所有的当地老师都下乡了,她当然也同行。他们每两名老师一组包联数名维吾尔族同胞家庭,结为亲戚,开展“四同”活动,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每周轮换一家,已经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来,他们几乎没有休假,每到周末及重大节日基本上是在亲戚家里度过。即使春节期间也是如此,今年春节他们在自己的家中与家人共度佳节,仅有半天时间。

“我刚从乡下回来,带女儿来过‘六一’。”说着,她指给我看正在旋转木马上玩耍的女儿。女儿骑着红色的木马,在空中旋转跃动,身着黑白小格子的连衣裙,裙角轻扬。我举起相机随手拍摄,时间定格在六月三日下午四点。“六一”已经过去两天多了。

“他爸爸没陪你们一起来吗?”

“他中午吃过午饭,送我们来公园,就匆匆赶往培训中心加班了。”

我见他们的女儿尚幼,两人工作如此忙碌,遂问,“平时,谁帮你们带着孩子?父母也在这里帮忙吗?”

“哪有啊,我父母在北疆库尔勒市焉耆,他们在老家照顾我的二宝,二宝两岁了。我和我老公大学相识,毕业后携手来到了麦盖提,到这里九年了。他是河南人,我是地道的新疆人。我都是自己带孩子,接送女儿上幼儿园。”

听她言及她的父母和二宝,我面前涌现出家乡日照忙碌的妻子、年迈的父母,以及儿子和女儿身影。

我知道库尔勒产香梨,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流经那里。焉耆还是初闻,网上阅知,焉耆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焉耆的开都河历史有名,唐代高僧玄奘西去取经曾渡此河。焉耆与麦盖提同在新疆,但相距1220多公里,比北京至上海还远。

 “有时,最愁碰到咱们学校假日加班开会,幼儿园逢假日不上学,我和我老公在这里也没有亲戚帮助,父母都在老家,我只能把女儿放到学校门卫家长接待室,让她自己玩。她很聪明,我待孩子不细致。”我听出,她内心中有对女儿成长的一丝忧虑。

“我老公从工商局调往培训中心以后几乎就顾不上这个家,早出晚归,加班不断。”

当幼儿园假日不上学,她在工作中,女儿自己玩耍。当夜晚来临,她老公在加班,她要校园值班或下乡,孩子怎么办?我未忍问她,后来得知,当她下乡,孩子陪她下乡;当她在学校值班,孩子陪她在学校,吃睡行在一起。

我问她,“二宝不在身边,不想吗?”

“老大陪在我身边,二宝出生不久就是我父母带着,现在反而不太想二宝了,唉!”

“我老公见我太忙,想让我辞职,可我辞职后干什么呢?哪有清闲一点的工作?”她跟我说着,眼睛看着女儿,眼神中带着犹豫,飘过迷茫。

这时,旋转的木马停了下来,她女儿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叫了一声“妈妈”,接着说,还想玩。

“我们回走吧,她来到这里就要玩个遍。”她牵着女儿的小手与我说。于是,我随着她们母女沿着池塘边缘往回走,身后游乐场里乐声欢乐声继续在飘荡。

“雨欣叫叔叔。”女儿叫了一声“叔叔”,并张开双臂让我抱。雨欣五岁了,正在上幼儿园中班,扎着一个朝天髻。

“来吧!”我将相机收好,双手放在雨欣腋下,将其轻轻抱起,旋转起来,像刚才那木马的旋转。“不行,再快点,我要飞的那种。”雨欣嫌慢,我用了点力气加快速度。雨欣双脚向外,双臂张开像小鸟的双翼,飞了起来,咯咯地笑起来。

“雨欣,下来吧,叔叔累了。”她笑着说,“雨欣他爸爸很少陪她出来玩耍。”

我放下雨欣。这时,公园里的管理员大姐打开了草地上的喷水设施,顿时水花飞起四溅,雨欣又跑去玩水了。

我与她们就此分别,返回了学校。

近八点晚餐时,我在校园内遇到了匆匆赶回学校大会议室的当地老师,心想,她又赶来学校了,她的女儿雨欣也来了吧,或许,正在学校家长接待室门口的大法桐树下玩耍呢。

学校里的这一棵大法桐树,建校始植,参天蔽日。散学后,我常见树下有一群群的小孩子在那里玩耍,他们的父母皆是学校的教职员工,还在工作中。

后来,我在学校工作群遇见她,加她为好友,她的网名显示,“肖哥”。

“为什么叫肖哥呢?”

“我想,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坚决战胜困难。”

“为什么称我诗人呢?”

“老师们说你诗歌文章写得好,我喜欢李白,喜欢李白洒脱,爱自由。”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