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2343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窗外,有雪(李洪敏)

点击率:1242
发布时间:2018.08.02

窗外,有雪

 李洪敏


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说7号有雪,虽然有关部门接受上次预报不准的教训这次没有大张旗鼓地造势,可是心里总觉得它真的会来。果不其然,早晨醒来,向窗外一看,雪花真的在飞舞,地上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了。

这个世界真是奇怪,前几天政府机构预报已久和民众们期盼已久的大雪,即使在大炮的轰隆下,县城里也没见几片雪花,酝酿已久的2018年的第一场雪就这样流产了。谁曾想,时隔三天之后的周日,雪,真的来了。现在越来越相信自己的人生经验,往往越是吆喝厉害的东西越是不确定的,而真的总是悄无声息地就来了。

早饭后,坐在窗前修改着一篇文章,心里痒痒的,好想好想到外面雪的世界里走一走。而我抬头分明就看到了一两个有雅趣的人,在沭河边上看雪景呢!耐着性子,修改完文章,又把两个班的考试作文看完了。午饭过后,把其他阅读题的答案也弄清楚了。我决定去窗外看雪,它要是不下了,不就大煞风景了!活,干不完,还有时间补上。可是,雪要是不下了,还不知道下一场要等到猴年马月。

赶紧走出家门,抬头看看,雪没有了先前的大,但,还零星地飘着。地面上的雪大多已经化掉了,看来气温还是蛮高的。走出小区南门,一会儿就翻过公路,来到了沭河公园。这样的天气,有雅趣的人毕竟不多,公园里显得很僻静。信步走到那片金沙滩,远远地就看到沙滩上的几座茅草亭顶着几点薄雪,水面上有成群的野鸭子在嬉戏,行人一靠近,它们就往水深处游走了;人走远了,它们又靠上岸来。一只爬上岸边的小鸭子,沿着河岸往南觅食去,我轻手轻脚地跟随着走了一段路,看到好几只都在岸边玩耍呢。它们除了尾巴上有处白色,其它都黑黑的,模样就像家养的黑鸽子。这两年的沭河边,野鸭子真是多出了无数啊!可是白鹭怎么不见了,它们去哪儿了?它们是候鸟吗?

这样想着,向南一看,就看到了那片柳树林。光秃秃地枝干,粗的枝丫间还有点白雪,静默在那儿。突然间就想到了20151124日的那场大雪,铺天盖地,大雪堵塞了交通,因此学校还放了一天的假。第二天清晨,我一人来到沭河公园看雪,那真是美轮美奂。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雪地里罕见人迹,让我惊讶不已的是,沭河边的那一片柳树叶子还青翠欲滴,白雪皑皑中的一片绿,一时间我还以为柳树也成了不落叶的乔木呢!那座长长的红色廊桥,被白雪覆盖,远远地看去,像是红白平行的两条长线穿越在沭河之上。

我穿着一件大红的羽绒服,围着一条雪白的围脖,穿行在雪地里,像个童心未泯的孩子欢喜雀跃。心里还想,要是有个摄影师把我拍进这雪景里,该多美啊!

这种奢望也不是不可能。当年张岱更定之时,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这是怎样的遗世孤高的雅趣,竟然在亭上遇到了客居此地的金陵人。

事实上,我也确实有过奇遇。2011年的春天一场大雪不期而至,那场大雪下的实在是意料之外,下午回家时,不曾见天有任何的异常,晚饭过后,因为窗外太亮,不经意一瞥,就见对面房屋已是厚厚的一层雪了。我突然兴起,想到外面踏雪,女儿、老公一致响应。

平时是人们休闲娱乐好去处的文心广场,此时一扫往昔人声鼎沸、踵接肩摩的喧嚣,在飞雪里静默着。跑道上、草坪上、高处的青松上、低处的冬青上,皆是覆了厚厚的雪,白茫茫的一片。在广场北面的草坪上,有七、八个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女在玩雪。

在这儿我们遇到了一位身穿黄色雨衣的摄影师,他正对着南面的那座拱桥调试镜头。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鹅毛大雪中,半高的冬青顶了一髻白花,空中柳条伴着雪花曼舞,最远处正月十五的红灯笼还在高高挂着,天地间红白相映,让我忆起了“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的塞北风情。

女儿忍不住好奇,跑过去搭讪了几句。那个时候,我经常在莒州论坛的“文艺在线”栏目发些小文章,第二天,我写了一篇小文《文心广场看雪》发到了莒州论坛。两天之后,在跟帖里面看到一位网友的留言:“很荣幸您把‘黄雨衣’写进您的美文,他已将这场雪的作品分三次发在莒州论坛‘摄友天地’,分别是:莒夜春雪再飞扬,春夜雪中嬉戏,雪色这边独好。有时间请过去点评。”赶紧去找这些照片,真的是那夜的雪,那夜的人,那夜的景。一时,那夜的温馨再现,心头涌起诸多意外和惊喜。

今日的雪,相比起往昔,实在是谈不上气候,可还是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惊喜。我边走边思,穿行在细小的雪花间,一会儿就到了廊桥北边的那座新建的拱桥。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桥下团起一个雪团,抱在胸前,笑容灿烂地面对爸爸的镜头。我笑笑,心里想,没有大雪,小雪也是好的。

踏上拱桥,环视一周,除了这点雪,其他并没有变化多少,可已是新旧两年了。几天前的黄昏,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和好友小高一起来这儿散步,我们彼此摄下了黄昏里的背影,远处的廊桥,彩虹桥边的灯火。

这样想着,掉头慢慢往家里走去。想到了小高,突然想到了岁月,我们相识了已经有十多年了,除了她,还有几位因为文学爱好意趣相投的朋友。一路走来,都已相伴多年。

人生是一趟没有回程票的旅程,在这趟旅行中,风景无限,有些记忆深刻;有些,如过眼烟云。上车的人无数,下车的人亦无数,有些会陪你到终点,有些只是你的过客,无论怎么样,都是一段缘,都值得我们去珍惜收藏。如同这雪,一生中,我们还能看多少次?

走到家门时,雪,又好像大了一些。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