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58484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送煤工倾听古典《船歌》(刘心武)

点击率:3653
发布时间:2016.06.14

  我还住在小杂院的平房中时,家里没有煤气和暖气,做饭取暖都必须靠蜂窝煤,预定好的蜂窝煤,由附近煤厂的工人蹬着平板三轮车送来。

  记得那是初夏的一天,我一人在家,煤厂的师傅送煤来了,他把旧车轮剪成的皮条挎在肩上,侧身将装煤的竹筐用那皮条箍在腰侧,运到各家小厨房门外,便将煤饼技巧地倒在地上。倘若哪家是老弱病残,他便帮忙将煤饼码好;倘若自己有劳动力,他便走人。

  我自然是可以码煤的人,师傅将煤倒下,我便道谢,请他进屋喝茶。他摇头说不喝了。因为送到我家小厨房门外是最后一站,他便站在那里点燃一根烟,用脖子上搭的毛巾擦着额上的汗,暂且喘息。

  我埋头码煤。我家小屋里的录音机里正放着一盘西洋抒情小曲,我经常听那盘带子,喜欢,却多少已有点麻木。忽然,我直腰抬头之间,瞥见了那送煤师傅,他被录音机传出的乐曲吸引住了,乃至于点燃的烟吸了一两口后再没有去吸,慢慢地站在我家屋外的洋槐树下,显现出一种出自内心的愉悦表情。

  我知道那三十来岁的运煤工小学毕业后,再没有受过什么文化教育,生活不富裕,视野也不宽广,依我想来,他的欣赏趣味,也许只集中在相声、评剧一类上,因此,在一瞥之中,我也不免有点吃惊,他怎么会被西洋古典音乐所吸引呢?

  我便主动招呼他:“进屋歇,进屋听吧。”

  他问我:“这叫什么曲子?”

  我告诉他:“是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作的曲子,叫《船歌》。”

  他一脸入迷的表情,“啊”了一声。

  “进屋坐,我把这曲子重放一遍,是好听,我也一直喜欢它。”

  他并不进屋,我明白他的表情身姿表达的含义:他一身工作服上满是煤灰。岂止工作服上,他脸上也有煤灰,淌下的汗水又在那张黑脸上留下一条条道子。他进去坐,会把我家沙发弄脏的。他淡淡一笑,脸朝外,坐在我家屋门的门槛上。我便不再劝,赶紧调整录音带,重放那曲《船歌》。

  在初夏的洋槐树下,树荫铺撒在我家屋门前,露出团团闪烁的光斑。洋槐花盛开着,漾出阵阵清香,《船歌》那柔慢的曲调越过坐在门槛上的送煤工那厚实的身板,送进他的耳中,传到院里……我永生难忘从他脸上所看到的那种由衷的惬意和愉悦感。

  《船歌》放完了,他便走了。烧完他那回送的蜂窝煤,我便搬到很远的楼房里去住了。我再没有见过他,但我脑海里永远刻下了坐在门槛上听《船歌》的送煤工形象。

                                  选自《特别关注》2010年1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