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8846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路家奶奶(杨世美)

点击率:1845
发布时间:2018.08.02

                  路家奶奶                   

 杨世美
       

22年前,懵懂的我走出卫校大门,踏上了实习路程。在那段迷茫的日子里,有幸结识了善良的路家人,并认识了路家奶奶。
  路奶奶有两个儿子,当时大儿子跟媳妇生活在济宁老家的一座小村庄里,二儿子在县城林业局上班,媳妇是妇科医生。我与路家结缘,纯粹与路奶奶的二儿媳妇“来姨”有关。实习期间,一直跟随来姨临床实践,她总是耐心指教我,待我宛如自己的女儿。每次下班,来姨就会热情地喊我去她家里吃饭。从小在乡下生活的我,脱不掉乡村女孩的腼腆和拘谨,每次去都很纠结,有时委婉地回绝,谎称吃过饭了,最后还是被热心的来姨喊了去。路叔和蔼可亲,勤劳朴实,甚至比我的父亲还温和,而且会做一桌子拿手好菜,有时我自告奋勇帮着打打下手,顺便学着炒盘小菜。在小城,孤单无依的我,逐渐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一个休息日,来姨把我叫到跟前正经的对我说:“你是一个懂事勤快的女孩,一直以来很喜欢你,把你看作自己的孩儿,今天想带你去见见我家的爷爷、奶奶,以后你就是我们家庭的一分子了,你愿意吗?”想想人家对自己照顾如此周全,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于是随来姨骑着自行车从县城最东边来到最西边林业局的家属大院里,来姨对我说:“你爷爷曾经是林业局的老领导,局里分给他这座两居室的平房里。”边说边推开小院子的门,我紧跟在她身后走进屋里,一位将近六十多岁的爷爷,坐在一张八仙桌旁看报纸,听到我们进来,把手上的报纸放到了八仙桌上,满面笑容地说:“来了,快进来……快进来……!”热情的招呼着。旁边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皮肤白皙,瓜子脸,宛若江南女子的老婆婆。看到我们,她高兴地迎上来拉着我的手让我们快坐下,然后来姨给大家互相介绍一番,我猜想得没错,她就是奶奶。我开心的喊:爷爷、奶奶。奶奶边答应边忙活着给我们洗水果,斟茶水。我环顾了一下屋子里,家具摆放整齐,收拾得干净停当,不难看出路奶奶是个勤快贤惠之人。虽然只是萍水相逢,可看到路奶奶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很亲切,如同自己的亲奶奶,缘分有时就这么奇妙。她看到我也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会儿往我手里塞香蕉,一会儿又给我泡了碗麦乳精,那个年代能用麦乳精招待我,可见我在路奶奶心里不一般。“孙女真好,瞅着就是老实孩子。”不停地夸着,羞得我满脸绯红。一个农村女孩在城里无依无靠,又没有社会背景,能受到路奶奶、路爷爷如此热情招待及看重,内心感动之情无法言表,眼里噙满了幸福的泪花。
  从此,每逢闲暇时,我就去看望路奶奶,她总是乐呵呵的,从未表现过丝毫的忧愁,也未曾有过任何抱怨。我一直认为生活在高干家庭的路奶奶,肯定没经受过生活的苦难。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在来姨面前聊起来,猜想着她的人生应该一路无忧?来姨当时就否决了我的猜测,并对我详细地讲述了路奶奶的艰辛经历,我才了解到她不平凡的人生。
  路奶奶出生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农民家庭,虽没有多少文化,但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勤劳朴实。不论是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战乱年代,还是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以及“十年动乱”中,她都能灵活应对着挺了过来,面对任何困难都不畏惧,用宽广包容的胸怀去面对。
  1949年,年轻漂亮的路奶奶,由父母指婚嫁到路家。路家是个大家庭,路爷爷兄弟九个,他排行老五,当时路爷爷以及弟弟们忍受着贫穷,仍然不放弃在学校读书,而且个个成绩优秀。可想而知迈入路家后,既要承担大量的家务,还要忍受着生活的贫困。但她从未有过怨言,用瘦削的身体默默地承担起了所有的农活及家务。每个星期都要披星戴月地为兄弟们做好干粮,给他们捎带,生怕弟弟们受委屈。待到夜深人静时,别人都睡觉了,她独守在小小的煤油灯下,用粗糙的双手穿针引线缝制着全家人的鞋袜、衣裤。夏天蚊虫不停地叮咬,冬天刺骨的寒风从破旧的门窗缝隙里钻进来侵袭着她冰冷的身体,手脚冻得麻木不听使唤,但她依然咬牙硬撑着。灯油熬干了,路奶奶熬得更加消瘦了。
  为了让路爷爷不放弃学业,安心上学。路奶奶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独自在家侍奉婆婆。在那匮乏年代,是一句“艰难困苦”所不能形容的,忍饥挨饿是经常的,为了挣工分,分点粮食,还要去生产队里跟男人们一样干繁重的体力活。年迈的婆婆跟孩子们饿得面黄肌瘦,日渐虚弱,路奶奶看着心急万分。有一次,她再也顾不得颜面,独自徒步翻过几道山岭走了50多里路到亲戚家,难为情地开口讨点粮食回家应饥饿之急。路奶奶的为人处世,亲戚们都知道,非常理解,同情她的难处,二话不说借给了一袋子粮食。她忘记了疲惫,不足1.55米的身高,70斤重的体重,不知哪来的力量,连口饭没顾得吃就推起载着粮食的独轮车迫不及待地往家赶。
  常言说,百日床前无孝子,路奶奶为瘫痪在床的父母亲煎汤熬药,喂水喂饭,擦屎端尿日日夜夜伺候了六七年。在婆婆卧病期间,她不辞辛苦,白天不停地忙碌着地里和家务活。晚上守在婆婆床前嘘寒问暖,赶上冬天,她每天晚上都把婆婆的双脚搂在怀里,任由冰凉的脚贴在自己的胸口上,用体温为婆婆取暖。婆婆被感动得逢人就夸,就是亲闺女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份孝心。老人去世后,路奶奶随路爷爷到了莒县,他们都已步入了老年期,儿子们也都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路奶奶又开始帮儿媳妇们带孩子,从幼儿园,小学,中学用十余年的时间抚育着孙辈们。
  孙辈们逐渐长大成人后,93岁的路奶奶却于2015年3月19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依然记得我去看望她时,她安静地坐在来姨家沙发上,脸色红润,拍了拍沙发让我坐在她身边,然后看着我的鞋子问:“闺女,你的鞋底太高,不累吗?”接着又说:“你看看我的鞋,舒服,漂亮。”说完孩子般开心地笑着,我们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开怀大笑。半个月后,突然接到来姨的电话,说路奶奶去世了。放下手机,我已泪流满面,说不出的失落,心疼,心里总有千万个不舍。
  路奶奶用弱小的肩膀支撑了路家几十年。漫长的岁月里,有谁能走进路奶奶的内心世界呢?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