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3228394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芳华萋萋(汪轩)

点击率:2725
发布时间:2018.08.02

芳华萋萋

汪轩

 

人在世上行徙,记忆是唯一的行李。逝者如斯,感慨的人并非只有孔子,这世上还有很多时间的雕刻者。时间是最专制的独裁者,匆匆地带走你的一切却不允许你做任何缅怀。不必惊讶,人生来都是被时间奴役的。我们喜欢苟且在时间的背影里,甚至无法自拔。或是在黑暗里踽踽独行,或是在暗冬里瑟瑟发抖,或是在玉兰树下亲吻相拥。

我不擅长伤感,更深痛故作雕饰。我只是习惯缅怀、留恋。缅怀那些细碎的从我指尖逃走的逝水年华,留恋那些可爱可敬的人儿。

小时候,我跟着奶奶去田野里放风,穿着奶奶一针一线的温暖。一老一幼、黄发垂髫,相依于陇上。这些年,不轻易就过来了,没有感慨,只有留恋。可爱的人儿却早已不在了,陇上的荒草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村里又添了几口孩童。总以为日子就这么平静,直到有一天奶奶压在樟木箱底的苏绣掉了出来,做工惊艳四方,村邻争先夸赞,思念又从芳华里涌了出来。不光是我,还有父亲。父亲安静地坐在青石板上,烟气从他的鼻子里穿进穿出。

跨不过的山高水长,留不住的白驹过隙,始终忘不了奶奶对我的好。不知过了多少年,院子里新结了红灯笼,哪家又迎了新姑娘,唢呐响个不停。母亲拉着鞋底,空气里熟透了的桂花香,树下我看着书本打瞌睡

时间真的很用力,驱使着风飘雨摇,天地灰在了一起。山石不停地掉落,树叶不停地被卷向天际。我窝在被窝里,等待还没有回家的爸爸。桂花树被撕成了两半,小溪里冲出一个水潭,我偷偷摸了进去。母亲叫我回家,声音拉的那么长、那么远。母亲炖着红烧肉,只放酱油和糖。闻着红烧肉站在太阳下晒一身的水汽,半搭着的桂花树放下了叶子,我不明白它是生了什么病。时间慢得就像死掉了一样,我惦记着红烧肉,终于熟透了,才觉得不枉等待。

姐姐送我一部手机,我惊喜它的拍照功能,拍奇山异石、拍珍鸟怪兽、拍花草树木,直到拍了又一春秋与冬夏;直到拍光了最后一片树叶。眼见着太阳就要落了,时间就要到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高大的桂花树再也生不出新的枝条。那年冬天,它走了,悄无声息。院子里拉锯声响个不断,一缕缕青烟聚向云端。我知道都回不去了。悲伤绵延冗长,像陀螺旋转不停,来的千回百转,去的悄无声息。不,不能再轻易掉眼泪;不,不能再等失去了再珍惜。一切终究会离去,一切都会化作尘土。流萤的光再美也将会被时间掐灭;昙花生的再怜人,也只是一瞬间的精彩;烟火绽得在绚丽,也始终是泡影,不要总是期许和等待,要学会努力抓住。

很多年前,那个全身冒着水汽的少年,神情旖旎地穿行在一颗又一颗桂花树下。

喝掉一杯妈妈做的花茶。

又喝掉一杯。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