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中国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103764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西部散文选刊》正在征稿中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学会主席刘志成在延安大学做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黄神彪散文诗特辑:大海啊,我的大海

点击率:2661
发布时间:2018.10.08

大海啊,我的大海

 

黄神彪

 

 

站在岸边,一座黑礁石上。

我望着远处,飞过的鸥鸟翅膀刮起浪沫,让我的情绪升腾着飞向了蔚蓝色的天际。

我知道,我的这一次奔来大海,大海将以故乡般的热情把我拥抱。而我也将以我生命最初的浪漫,交给大海那蔚蓝生命的广博和浩 瀚!

 

 

第一章  远古的梦

 

1

 

我生命来自于哪里,我不知道。

但当我被告知我的生命属于大海,大海就是我的故乡和福地时,我内心里早已经欣慰。

那个眼睛瞎了多年的巫婆告诉我,说孩子,你来自一个风景蔚蓝的海边,海很广阔,无边无际。白色沙滩的岸边,还有望不尽的与海终生为伴的红树林,那棵老榕树生得极茂盛……

我迷幻,半信半疑。但是我记住,心里时刻总回荡着巫婆那和霭亲切的声音。

说真的,我又不是很相信。

仿佛一生的注定,注定我与大海——与波涛,与蔚蓝,与广博,与深厚,与无际莫名的结缘,我来了!

大海啊,我生命中的大海。

其实我知道,我的爱海,真的就像一个远古的梦,很早就潜入在了我的心魂。

 

2

 

在来到大海的第一天起,我的心魂,就能活脱飞升,似乎大海每一天的潮涨和潮落,将我与日月星辰凝结成共渡着我生命的瑰丽与安宁。

我从而不再去多想我的天地会属于谁,既然我来了,我就想与大海的波涛来共呼吸、共命运。

哪怕在风平浪静时刻。

哪怕于风暴即将来临。

我都愿意像一个天真的孩子或像一个浪漫的诗人,投以我诗与歌的热情。

我告诉我自己,我这一生最辉煌的梦幻开始了!

真的,在这个盛夏开始了……

 

3

 

我想起了那荒蛮风烟的时代。

也许我的先民就在大海边成长,他们犹如那些早年的鱼儿游弋穿梭在蓝色的故乡。

苍古的海。

野蛮的岸。

深幽的风。

奇异的气候……

等待世纪的到来,冥顽岁月的临近。

还有那粗糙的湛蓝,野性的风浪。

似乎一切开始与逐渐睁开眼睛的海生动物,接受古太阳荒蛮而温柔的照耀。

我的先民,我的祖先啊。何时为我留下了湛蓝色的梦……

我眼望着到来的旷古黎明,第一次唱起了人类生命的歌谣!

 

4

 

歌谣因此而留传。我因此而注入了大海蔚蓝色的基因?

我向长天而叹。

我为海蓝而歌。

我的长天而叹,感动着古星月;

我的为海蓝而歌,承载着与岸坚韧的古树与古海滩。

我于是又要看到,天地随四季的转换,海浪随沉默的礁石,追随着丑陋的云片,发光的贝壳,慢慢地与生命共生共荣。

因而我的目光,游离出地平线,与海共谋着童年的海岛和逐渐成熟的风浪!

哦,我和我的先人们,开始了与昨夜、与刚学会嗥叫的鸥鸟群,接受那古风暴第一次施展的闪电雷鸣……

 

5

 

我的目光又落在博大的海洋蓝时,内心早已经深感了凝重。

不知哪一位天真孩童的惊呼,宇宙再一次开始轰隆,沉睡的世界得以惊醒。

大地与海不知在哪一天揭开岁幕,告别了黑暗与冥顽。

而此时仍没有日历、辨不清时辰的海岛,却也不知在哪年哪月诞生了渔民的祖先。

他们无法张开着网,只能用最原始的智慧,向着风浪,向着深阔,向着蔚蓝,膜拜而顶礼;

他们只能内心默默地发出最初的生命乞求,然后学会了人类最初的祈祷和梦幻。

我于是也与他们一样,急切地等待某种机遇或福气的降临……

那就是阳光能灿烂地普照着大地,和潮起潮落的蓬勃生命海洋蓝!

是的,我一切的一切,只能虔诚地等待。

 

6

 

似乎我习惯了等待。

等待着时光翻开历史,等待着涛声增进年轮。

我知道,那一群群爱海又被海的深蓝和浩瀚所诱惑的人们,在一场暴风雨过后的黎明,受一些浮沫和飘零树叶的启示(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可不这样认为)而萌生了造船的信念……

于是,一些类似独木舟的船,开始漂浮于大海上。

尽管风浪不能使它们走远;

尽管彼岸没能向它们即时召唤。

那海的史诗开始盛行。

神话遍布了各个岛屿。

船和帆从此突破云层,浮动于辽阔的海面……

我为何不为此而引吭高歌呢?

 

7

 

我似乎不尽地忙碌了起来。

我想我将尽一切的可能,与大海翻飞刮起浪沫的鸥鸟们一起,迎接斗转星移的生命晨昏。

我发现我已经不再仅仅依恋黑礁石,太阳升起和降落的地方,如此神奇地吸引着我和我的先民。

可我并非是他们的王子。

那条美人鱼的故事,在我知道故事的那些年月,远远还未诞生。

而生命于我与海共生共荣的那些岁月,我只想拥有鸥鸟自由自在飞翔的心愿,和那船与帆才拥有的寻求彼岸的生命梦想。

我的心灵之光已经被点亮。

犹如生命的太阳把大地和海洋来点亮。

我仿佛成为了大海第一位疯诗人。

 

8

 

我的血性适应了海洋气候。

我的精神承载了辽阔秉性。

每当太阳降落的时候,我不知为了什么,我十分孤独地在大海的岸边,仰望星空。

我所谓的仰望星空,总比目光短浅来得孤傲。那星星的闪闪烁烁里,我懂得了,我的生命历史和岁月,应有更多的乘风和破浪。

生命的船和帆,总不能永远停靠避风港。

累了,困了,倦了,可能停一停、靠一靠。

聚集着能量,不忘初心,重新启航。

我还知道,我生命远航的背后,有着许多祝福与祈盼。

归来时,我将不再忧伤。

 

9

 

是的,面对海,我深感荣幸。

船和帆从此浮动于海面。这浮动自然揭示了人类与大自然英勇博斗的历史。

那些历史谁能否定呢?那个最先扬帆出海的魁梧青年,他的故事、他的形象,至今仍与那首古民谣在海岛上繁衍与流行。

我为他得意。

子孙们更为他得意为他骄傲。

仿佛故事里那魁梧的青年便是我们自己祖先的化身。

时光于是悠长。

海的生命悠长。

 

10

 

古海风,古海岸,古气候……

我沿着先人们走过的路,紧跟着匍匐前行;

我沿着他们扬帆起航的航道,紧跟着蔚蓝色方向奋进。

虽然没有灯塔照耀。

虽然祖宗的经验附带着许多危险。

可我不怕,我们中的众多人,也会一批又一批地相继远离着海岸而去。

祖先不倔,后裔也一代一代地不倔。

天高远,海蓝蓝。

人类的生命也会高远,生命的海洋更是永远湛蓝!

 

11

 

是的,生命的海洋里,祖先们相续谱写了生命的不倔。

后裔们因而得以继承血脉,于不倔的光荣历史里继续不倔。

不是吗?历史早已经记住:一个暴风骤雨的浪涛之夜,岛上突然鸡飞狗跳了起来,原来一群海盗饿狼般企图抢走妇女和财宝。

海咆哮,浪滔天。

闪雷鸣电间,一位英雄率来众乡亲,起用凤凰火箭杀得海盗纷纷逃命……

当平静的黎明到来,霞光映照着海岸,天与地融合,天与海更是无尽相连。

我的心魂于是荡起悲歌,升腾起了无尽记忆的骄傲与自豪……

 

12

 

站在一代一代走来的历史潮头,不尽蓝色大海的岸边。

我的从古而来的心灵梦幻,似乎从没有停歇。

梦想着的那种英雄悲歌,扬帆远航的光荣岁月,一再昂扬着注入了我的血液与心魂。

谁能说大海不是我们人类的故乡?

谁能说我的心灵之梦不是理想峥嵘的再现?

是的。海由远古走来,伴随着我们人类坚定的步履,一天天地走向了历史纵深……

 

 

第二章  海的后裔

 

13

 

海由远古走向历史纵深。

我的先辈,他却从坚实的岸走来。他来时,大海也还很旷古,许多的藻类和漂浮的枯枝败叶,令他成为唯一的另类。

那时阳光却很耀眼,耀眼得我不知道怎么去称呼他。

他一个人走在海滩上,吸引着潮湿和有腥味的海风,然后一整日一整日地在一处黑礁石上,发呆。

远望着大海的湛蓝,他把目光追随着鸥鸟的飞翔,跟着去到了一座荒岛上。

后来,他笑了。

心中,他埋藏住了许多许多动人的故事。

在这片海,许久许久的年代后,我还都唤不出他名字。

只知道他是我大海故乡的先辈。

 

14

 

在很久很久的年代后,我成了大海的孤儿。

我在那蔚蓝色波涛的梦幻中度过了我的童年。

老巫婆曾用她缺边的嘴告诉过我,我出生的那年,一头海怪把我拖到潮湿的沙滩上。我醒来时,身边没有一个人。

霞光映照的时候,我终于回到了屋子里。

母亲唱着一支大海的歌,不知什么时候,她回到了故乡的山里,一辈子却只唱自己喜欢的山歌。

我奶奶故去的那阵子,也告诉我:你的故乡在大海边。

你去吧,母亲也含着泪向我告别:你的命含蔚蓝,你能在波涛滚滚里成为“神鱼……”

 

15

 

我认识他的时候,就在大海边。

他说他也从坚实的海岸走来。他是传说中英雄的后裔,当然也是海的后裔——海的后裔,一切将归属于大海。

我呆坐在黑礁石上看海的时候,他来了,就坐在我身边。

他笑着说,面对大海,面对那一片滔滔滚滚、无边无际的湛蓝,有人曾劝他走向陆地,远离着海洋。

而他却执着地走向了海,和他父亲遗下的船帆。

他说,海才是他的陆地。

海才是他永生向往着的地方。

他果然没有忘记历史,没有忘记由于一次特大的风暴和海浪,让他父亲和无数的先辈葬身于大海。

他原是想,人类既然与海不可分割,为了生存把理想与追求都交给了蔚蓝——

那么,生命还怕涂上那湛蓝的颜色吗?

他知道,他有一天也会属于大海。

        

16

 

夜,星移斗转,斗转星移。

漫漫的长夜,绵绵的风雨,使人类先于其他海生动物而获得不断进化。进化的结果,仅仅怡乐于不再匍匐爬行,不再投身于浪滔浪涌的大海?

他看到无数彼岸在涌现。他身外的其他船帆也日夜在海面上浮动——那是生命的浮动,理想的浮动,希望的浮动……

然而,那些黑礁石是不可能浮动的。

没有灵魂的思想、软弱的心,也只能被历史浪涛所淹没。

或是,只能在太阳光下把身子在岸上瑟瑟龟缩。

可是那样,他便不属于海了。

 

17

 

他又想起了海,想起那轮荒蛮而温柔的古太阳。

如果人类屈服于那些冥顽的岁月和气候,如果没有其他先人愿意离开陆地,恐怕现在的大海仍是荒凉得无法扬帆起航。

或者说,大海将永远属于海生。

而不属于人类!

如此想来——他哪怕有一天像无数的先辈那样,要被凶恶的浪涛所吞没。

他便要让他的船帆,一天天地在海上浮动。

他儿子的船帆,孙子的船帆,也仍然在继续浮动。

那是浮动的历史啊,浮动着的渔民蔚蓝的形象……

 

 

 

18

 

我远望着他走向大海。

我的眼睛似乎能注入了蔚蓝颜色。

我知道我无法像他那样去弄潮,但我能用我的诗歌去把真正大海的后裔们来歌颂。

那条从历史扬帆而来的独木舟,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演变成了船帆,成为了壮观的远征船队。

他说他的父辈有的是水手,有的成了船长;有的漂洋过海,有的却葬身海底……

啊,他就是那风暴里失去船长父亲的儿子,一个世代英雄渔民的后裔!

我的诗是写给大海的,更是写给那世代征服着蓝色大海的人们。

我愿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更愿我的血脉里倾注着大海应有的生命的蔚蓝……

 

19

 

终于有一天,我离开海,回到了我原来故乡的村落。

月亮圆圆的升起在半山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原先的故乡村落却有了陌生感。

我奶奶一样老的巫婆又告诉我,说我寄命的那棵老龙眼树早被锯去了。它的魂已经跟我到了大海边上。

当我再次赶到大海边时,被竖起的那座海神庙,就在一棵千年的老榕树旁。

我的大海后裔朋友,曾沉重地告诉我,昨天的夜里,渔村的一支船队在远海上回不来了。

他想明天再带上一支船队,再去远征蔚蓝的大海。哪怕自己从此再也回不来,他也会无所畏惧!

我凝望着他,心中升起了无限崇敬:这才是大海真正的后裔,顶天立地的汉子!

 

 

 

 

20

 

黎明,霞光万道。

波光粼粼中,他带着船队远去了。

我仍然呆坐在黑礁石上,一呆就呆上一整天。

入夜,我无法入眠。

海上甚至是平静如常,我的心却仿佛拥有不安,总预感到有大事要发生!

我想起了海龙王闹海的遥远故事。因海怪盛行,大海很不要宁,海龙王万般无奈下,乘风驾浪地来与海怪决斗。

海怪虽然被海龙王斗败了,但海龙王也从此一厥不振了。

人们希望的海龙王,从此却也不见在大海上欢腾飞升。

为了纪念海龙王斗妖的事迹,渔村建起了海龙王庙,敬起的香火经年不熄……

我为此快步地迈向了海龙王庙……

 

21

 

忽然,一阵风吹过。

大海的远处,我看见那浓浓的云块向近海乌压而来。

我的心不住地在祈祷。

一阵轰隆隆的闪电雷鸣之后,我回头向海龙王庙看去,发现了死去的巫婆披头散发地向我挥手……

我的天!老巫婆的魂来到了大海?

雨于是顷盘而下,海浪冲刷着黑礁石震天响。

浪花飞溅之中,老巫婆迎雨向千年古榕树飞升而去。

我仿佛听到了她法仙会时的声音——

“孩子们,海的孩子们,平安归来吧!”

我不知为什么,心里始终跟随着叨唸:“孩子们,海的孩子们,平安归来吧……”

我内心还想着一个哲人的话——暴风雨里,雷鸣电闪,海由远古走向历史纵深,他走向了大海的纵深……

 

22

 

如雷轰顶,我真的无法接受!

哲人的话——是的,海由远古走向历史纵深,他走向了大海的纵深。

我知道海的后裔,他要把他一生的追求、意志、向往,以及对海特殊的爱,对大自然与命运的抗争、拼搏,从上一辈传承下来。

传给另一条浮动的帆船和浮动着的生命。

而这样的生命,老天却为什么让他过早地硕落?那天夜里的风暴和海浪,又像他先辈那样夺走了他的生命?

我想起了生命学家和历史学家千年争论不休的生命起源和泯灭的过程。

呜乎,大海魂魄,生命轮回法则,我又怎么来对生命和大海呼唤?

 

 

 

 

23

 

在那个云层低矮的早晨,鸥鸟飞过的红树林,嗥叫的声音,仿佛是海浪伤心的哀鸣。

我被告知,他像他先辈那样——他的后裔,甚至没能寻找到他的尸体。

我呜咽着呆坐在黑礁石上。

生命蔚蓝的大海,一代一代的后裔,前赴后继地扬帆远航,就是这般的生命轮回?

远古的海,历史的海,他的先辈们曾多么执拗地穿过了无边的风浪、不尽的蔚蓝,从而留下了多少雄浑悲壮的故事

而他自己的故事也只能彰显着悲壮雄浑?

所幸的是,人们在真诚对他的悼念里,发现了:

作为渔民的后裔,生命唯有献给大海才获得永恒。

因为大海属于永恒!

 

24

 

是的,我相信——

因为大海属于永恒,陆地才属于永恒。

为了寻求那湛蓝色的永恒,他同样像他的父辈,把命运与岁月交给了大海,交给了他父亲和先辈都曾献给过生命与希望的汪洋。

那些年月啊,不知过了多少日夜、多少晨昏,他以重新认识大海的胆魄——

那片执著生活湛蓝的姿势,伴随着黑礁石、岛屿的沉思。

伴随着大海日出和日落,去思索和探求潮涨和潮落,谋求陆地、海洋与人心的交融。

命运啊命运,大海啊大海!

我还能去说什么呢?

内心里生命的咏颂,才是我对他最真诚的怀念!

 

 

 

 

 

 

 

第三章  又一代后裔

 

25

 

无数晨昏间,我对海的情感已经完全融入。

海的气味,海的脾气,海的性格,我都似乎了如指掌。

我顺着海信风的方向,常到一些我远没有涉足的海湾游走,一路在寻找着海生物贝壳或生命藻类化石。

可我只是诗人,不是海生物历史学家。丰富的诗人情感只能寄托于诗和远方。

走着走着,我在一片红树林的海湾上,看到有一个人也常在这边走动。

他身材中等,谈不上魁梧,但目光如炬,看着你或看着海时,似乎都能把一切看透。

有一天他问我:你不是海边人,也这么爱海?

我说:大海也是我的故乡。

他笑了笑。

我们迎着阳光并肩走向那红树林的深处,看白鹭在林子上嘻戏翻飞。

海却仍是无尽的湛蓝。

 

26

 

在海边,我们早已无话不谈。他称我为“采贝人”,我称他为“种海人”。

是的,种海人!

他的祖祖辈辈将大海作为生命的土地,一代一代的在这片蓝色的土地上,种下他们生命的希望。

有一年,他的一个祖辈不满于海湾的宁静,终于和一个船队连夜出海了。

结果一年两年也没见回来。

渔村上的人便说,祖辈是到另一片蓝色的海,种海去了。

却为他在家族的宗祠里添上了他的香炉。

他的正当壮年的父亲,在母亲黎明的祝福中,也穿越过霞光映照的波光粼粼,远离着陆地而去。

种海人,我想,一定是要到真正的大海上,才是名副其实的“种海人”。

我为他的祖辈,也为海,内心升起了无限的崇敬!

 

27

 

海浪平静的时候,他也像我一样,爱呆坐在黑礁石上看海。

呆着看海的光景,他内心都在想着什么,有怎样的思索?

有人曾经试问过他:想过还会走他父亲和先辈的命运吗?

海由平静而趋于涌动,慢慢地海浪欢腾了起来。

只是一度沉默,他没有回答我的疑问。

目光由近及远,浪涛的欢腾将我与他的视线都通向了遥远的海天相连的地方。

夜即将来临。

那些翻飞的鸥鸟不知归隐了何处。

黄昏的红树林,看去尽可能地在海风吹过处,一片一片地诵动,慢慢地归于沉静。

暮色苍茫中,他站了起来,头发已被吹乱,却被一种无声来凝固。

凝固成了一座黄昏的雕像。

 

28

 

曾几何时,海色空蒙,天地苍茫。

他都如同礁石般伫立海岸。大海在他眼前滔天汹涌。

他告诉我,他突然想起了他父辈那条船和那片帆。

难道渔民的命运与那条船和那片帆无可分割、生死与共?

可不是呢,船和帆是大海生命是希望是历史是我们的史诗啊……

海涛澎湃,天地相交辉映。

是的,我知道。

他的内心深处不再迷恋那盏旧式马灯的昏黄日子。

他也无需去为风暴而到海神庙去大加以顶礼和膜拜。

他要顶礼和膜拜啊,便以海的虔诚和坚贞,对着为先辈与英雄所建立的高高的凤凰纪念碑,作深深的、崇高的鞠躬与敬意。

然后,他愉快着出海去了。

尽管大海苍茫着无法预测明天的雨云高度。

 

29

 

明天的雨云高度难以预测,在风浪滔天乌云突变信风狂卷的大海。

那湛蓝和苍茫的大地,他想:我们祖宗哪一代能胜利地预测而后拥有征服的壮举?

海,只要是真正的海,生命是难有任何的安全感的。

但,主要是真正的生命,海也是无所畏惧的。

扬帆出海的那些日子里,他率领的帆船队,终于带来了渔村满满的希望。

他笑了,一头扎进了自家的宗祠堂,上了几炷高香,算是对先辈和祖宗的告慰。

深夜里,他又和我呆坐在了黑礁石上。

他心里虽然兴奋,但也没有狂情。

我们对着夜色的海,学着先人的声调,唱起了一支海的谣歌……

 

30

 

深夜的海,看不见星月,一片黑蒙蒙的。

黑礁石被浪冲刷传出的声浪,更显大海的宁静如常。

他回忆起祖先的恩德,古歌里蕴含着的家族历史与海的历史紧密相连。

他还说,我们渔民祖先世代传唱的创世史诗、英雄史歌,不就是这样传唱下来吗?

哦,歌谣——我们世代传唱的古歌谣!

他没有忘记,几乎天天都伴随着大海而歌唱。

他每一天歌唱,胸腔里都会体验到了大海和自然的伟大,体验到了历史与人类进程的崇高美德。

海是神圣的,彼岸是坚实的。

目光的坚定里,他知道,我知道——

浮动着的船和帆,才使生命和希望一次又一次的获得永恒……

 

31

 

在大海边的每一天,我的心灵都在接受湛蓝的淘洗。

我也在追寻和追随自己的使命。

我的使命为的是什么呢?

那一年老巫婆告诉我,我的命在远方的大海边,那大海边的一棵千年老榕树,寄托了我生命意志的繁茂与葱茏。

然而,与大海的宽阔相比,那一点的小我让我相形见拙。

即使与祖辈层出不穷的“种海人”相比,我就只能把他们永远从内心来诵颂。

比如他,他的坚强与博大。

比如众多的“种海人”,他们多么的淳朴和强悍啊!

我只有与他们融合在了一起,融成了一片而不可分,自己才能成为这样的海洋蓝。

 

32

 

我向往着一片美丽的岛城。

这样美丽的岛城,有漂亮的海湾,有漂亮的海堤,有漂亮的跨海大桥,有漂亮的海洋公园……

这样全海景的港城,有进进出出的鸣着笛声的万吨海轮,到处是一派的碧海蓝天。

那大片大片连结着的红树林上,成群结队的白鹭在展示着它们美丽的姿态。

海港的天空也像大海一样蔚蓝,夜里还处处飘飞着欢乐的歌声。

江山半岛上,人声鼎沸。为所有人的到来,都因你而精彩。

我的港城哟,也因许多人的到来而把歌传唱。

 

33

 

我生活着的这一片海,是我生命中注定的美丽家园,我的福地。

我每一天都在大海边驻足。

潮声一阵一阵的向我袭来,潮湿而温润,磅礴而厚重。

这是我对大海的心灵膜拜。

因为我的生命注定和海潮一样,向往着蔚蓝而不能平静。

每当潮声袭来,我便不再孤寂,随着潮起和潮落,我心律的跳动,与海能共通共融。

此刻的此刻,我不知道是潮声将我揽入怀里,还是我将潮声揽入怀中。

大海的包容,是的,潮起潮落,人生苦短;岁月如潮,命运如海。

大海像是一位哲人启示着我,只有这生生不息的无限潮声,让人能心灵洁净,深感天高而地阔。

感谢蔚蓝大海,感谢这生命不息的潮声……

 

34

        

历经住许多的风雨,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有一天正喝着海蛇酒,他说秋天来临了,蟹肥鱼美的好季节。他该出海了。

记得老巫婆曾经告诉过我,每年的秋天是开海季节,海边的人们是要祭了海才能出海,海龙王才能让打鱼人满载而归……

我祝福他,可他为什么不开了海,祭过海龙王,才出海呢?

他说,他想先去一步,为他们的船队在前面,先探探路……

然而,他刚去的那年晚上,海上的风暴开始了。

我的天!

风景真的开始了!

 

35

 

那么,他会畏惧吗?

我不得而知,只是在内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祷。

祈祷他能经受着暴风雨,能经受住海浪的搏击。

也许,汹涌澎湃的风浪里,他无畏于凶猛和险恶,在那深远和辽阔的博击中,创造着自己生命的奇迹!

我能清晰地想像得到,他所感受到的,也许已不像父辈当年依附黑礁石幻想青春时那样,缥缈地幻想着模糊不清的稚嫩思想的海岛。

那么我需要的便是等待。

等待着可能的奇迹的发生。

这样的奇迹会发生吗?

——但愿吧,但愿这就是我对他最大的心灵祝福!

 

36

 

说真的,我止住了泪水,强忍住了巨大的悲痛!

我独自走到了海边,呆坐在了我们呆坐过多少回的黑礁石上。

天空一片晴朗,云彩翱翔着飘过海面。

而这时候,我还幻想着,他会微笑着踏浪归来吗。

曾经我们呆坐在一起的时候,在他海一样深远的大脑沟回里,许多海底山脉般起伏的思绪,却时时能闪耀出生命的宏光。

我想,时光和太阳,大海和陆地,都会记住他属于大海,也都会向后人去叙说他湛蓝辽远的一生。

所幸的是,他的形象,与海神庙相对应的凤凰纪念碑竖立在了一起,成为大海与陆地美丽永恒的象征。

渔民们,种海人们,欢唱吧。

海的后裔们,骄傲吧……

 

 

第四章  追寻着的海梦

 

37

 

岁月物语,星移斗转。时光随浪涛推进到了新时代的潮头。

我站在大海的岸边,沐浴在大海的晨光之中,自由呼吸着由远而近的清新潮湿气息。

一种浪漫和骄傲积聚胸间。

鸥鸟在无际蔚蓝的启示下嗥叫翻飞。

仿佛新年第一天的早晨,海面上蔚蓝空旷而辽阔,东边有万道霞光喷薄而出,异常壮观而绚丽。

远处的高山之下,江海交汇处的入海口,漫无边际的红树林在霞光中随风摇曳,波澜壮阔,万种风情,壮美无比。

起风了,潮起了。

许多的赶海踏浪人,纷至沓来,迎着一轮红日,尽情地挥洒着自己对大海的浪漫神情。

我内心的骄傲与自豪便都油然而生——

大海啊,我的大海……

 

38

 

骄傲和自豪,是的。

我们海的后裔,面对那新时代大海的每一个时刻,或许都在骄傲和自豪地给青春、年轮、生命,甚至是历史和岁月,涂写出蓝色斑斓的图案。

从远古到近代,从蒙昧到文明。

海的先辈,海的后裔,他们曾历经过多少风暴、海啸的袭击,历经过多少灾难和死亡的蹂躏。

但他们何曾有过畏惧、有过退缩。

他们表现出的是顽强,是英勇无畏。

一代一代地生活着过来。

一代一代地向大海坦露出博大深阔的襟怀。

我诗人的襟怀,更是禁不住地大声呼喊——

大海啊,我的大海……

 

39

 

哗,哗……大海的声浪,腾起了又落下,一遍一遍地冲刷着黑礁石。

我的思绪沿着弯弯的漫长海岸,似乎要去突破潮涨潮落后的湛蓝,追寻着人类与海洋的风帆丽影。

老巫婆仿佛就在前面的红树林里,然而一阵风吹过,影子化成一朵云絮飘飞而去。

我想我累了的时候,回到那棵千年的老榕树,闭一闭眼,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尽可能地做一个好梦。

我的梦,最好也能像那些海的后裔那样离开港湾向大海破浪扬帆,或像淳朴善良的种海人那样,在阳光风雨中种植着他们心中的蔚蓝。

那些鸥鸟迎着升腾的浪,飞来飞去,一下聚来一下闪开,有的好像要远涉蔚蓝,向远处的岛屿飘飞而去。    

我呢,踏浪大海的风浪潮头,奔跑着呼唤——

大海啊,我的大海……

 

40

 

入夜,初秋的海滩。

我沐浴着秋高气爽的圆月,走到了传说中的火山岛。

火山岛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小龙王,常在岛上出没,后来一个小仙女也常到岛上来玩。

小龙王与小仙女相互爱慕偷情,结果被天廷责罚。

他们宁愿变成岛上的石头相拥座落在岛上。

后来经过火山的喷发,岛上便被称为火山岛。

我更愿意把火山岛称为情人岛。因为岛上不时有年轻的男女情人来山盟海誓。

那么,这初秋的情人岛,我也来追寻着我的爱?

沉静的海岛,沉静的初秋之夜。圆月明亮皎洁,海面波光粼粼。

是的,我内心在问:

我在爱着谁,或谁在爱着我——

大海啊,我的大海……

 

41

 

悠扬的琴声,独弦琴的琴声。

远远的从红树林边上随风飘来,听着十分耳熟能祥。

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位老者在用心地弹着独弦琴。

见我听了好久,老者停下琴声,问我也喜欢听琴?

我望着他刚毅的脸,点点头。

实际上,老者坐着向辽阔的大海,弹奏着独弦琴的样子,很像一座雕像。

我心里即时升起了一种尊崇和敬意。

老者说,他弹奏的是一首古老的渔歌。这歌谣传到他手里,已经好几代人。

他真怕在他手里失传了。

说着,他又弹起了另一首,他说这首曲子叫做《蓝色的忧郁》,是他刚创作完成的新曲子。

我怔住了。望着老者,又望向蔚蓝色的大海——

大海啊,我的大海……

 

42

 

在大海边,我每一天都几乎成了游历者和梦游者。

白天时,我长时间地驻足于海神庙前,望着扬帆而去的帆浩荡出海。

波涛粼粼间,阳光普照着无边无际的蔚蓝。

我的内心,便时刻想起了那些海的后裔和他们的父辈们。他们的坚强、果敢、奋搏,令我欣佩。

哪怕他们的船帆时刻被撕破、面临沉没的危险。

他们也将不会退缩、无所畏惧!

黑夜时,我又长时间地呆坐黑礁石上,想着老巫婆带来海信风的消息,好让我不再为远航的船队而担惊受怕。

我举头仰望星空,向着波光迷蒙的大海呼唤——

大海啊,我的大海……

 

 

43

 

我来月亮湾看海石花。

我不知道海石花长什么样子,但我无意中碰到了一个捡贝壳的女孩,她的名字就叫海石花。

她也听说月亮湾有海石花,想捡一两片海石花回去,告诉她的朋友们:她海石花,在大海的月亮湾,捡到了美丽的海石花!

我告诉她,我也没有见过海石花,但我知道海石花的传说,说是很早很早以前……

她高兴地跳将起来,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想做那样一个美丽善良的海石花!

哦,美丽善良的海石花!

我于是对着月亮湾呼喊——

大海啊,我的大海……

 

44

 

一群群各色蝴蝶飘飞,在海风吹拂的蓝色海面上。

原来是我来到了美丽的天堂滩。

天堂滩的蝴蝶,名不虚传。

海水湛蓝而洁净,风景极美。

当浪拍礁岩,飞溅的水花千万只蝴蝶在翩跹飞舞,令到此处的游人心情像长出翅膀一样,也在风口浪尖中飞翔。

我远看着飞舞翩跹的蝴蝶,心想着海岛姑娘化蝶救渔民的传说故事,便觉天堂滩的至美无奇。

海浪,蝴蝶,美丽,传说。因而天堂滩也叫“蝴蝶岛”。

我为这天堂滩的风光旑旎而深深赞叹——

大海啊,我的大海……

 

45

 

我为那些风,为狂涛而来的大风,把海轰鸣得差点引来海啸。

这就是大海的性格。

大海温柔时,它一切安好,湛蓝湛蓝的,大阳照耀时也很柔情。

大海发怒时,它腾起的浪可以通天,哪怕礁石,哪怕岛屿,哪怕岸,都被浪拍得惊天动地。

然而海,只有海的先辈、海的后裔,或者种海人,才可把海征服。

他们才可与海共生共荣,和谐相处,彼此尊崇。

我想起了老巫婆,想起海龙王,也想起海神庙。

为着这天地神灵的生命湛蓝,我似乎每一天都在狂情——

大海啊,我的大海……

 

46

 

我每一天都尽情地看着海浪展演。

海浪的腾起,天边大朵大朵的云急聚,卷起的浪似乎与乌云有着心灵的约定。

当乌云与海浪都纠集在一起的时候,天边的雨云高度,无需预测——那暴风骤雨一定是要来了。

海上漂浮着的船帆也就一起要返回港湾。

当海面上风平浪静时,天边的云片一絮一絮的,自由自在地随意飘荡。

海边看着云卷云舒的人们,心情当然总会兴味盎然,没去多想还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而且想着大海与人间的真诚……

人生的美好,谁又会不去幻想呢——

大海啊,我的大海……

 

47

 

黎明时光,我漫步在海滩上。

金色霞光中,一熟悉的身影在前边踩着高跷张着网,像是在捕鱼。

——那不是我的朋友、那位海的后裔吗?

我向他追过去,他却走得飞快,怎么追也追不上他。

潮似乎退得飞快。

在即将到达一个海湾时,踩高跷张网的男人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

我要拼命地喊着他,他也没有回音。

倒是那老巫婆摇着一把蕉扇,踏着浪的云蔓向那海神庙飞去。

她一阵话语声传来:“来来去去,潮起潮落;人海相依,人神共存……”

我向着她远望而去,海面波光无限——

大海啊,我的大海……

 

48

 

瞬间,我的情绪飞升。

我的心灵与目光贴近海浪去追随一片远海风帆。

浪飞溅,海鸥激情嗥叫。

我仿佛又回到梦里,梦里我的诗歌与歌谣交集,在海岛上。

我的那位朋友,海的后裔,你还会前来与我呆坐在那座黑礁石上吗?

我的生命中的种海人,你将再选择哪一片湛蓝去耕种呢?

你说你在很远很远的海上,继续去漂浮着你梦想的船帆。

那些湛蓝,你说过,太遥远了,但是再远的一片海,它还不是连接着岸、连接着港湾吗?

你为什么就不会再出现了呢?

我还是不明白,波涛汹涌,港湾宁静,岸上坚实。

你回来吧,回到岸的怀抱、陆地的怀抱、母亲的怀抱!

而你却为什么不回应呢——

大海啊,我的大海……

 

第五章  未完成的赞礼


49

 

我对大海的深情,完全是对于大海的辽阔与湛蓝的无限寄托。

大海的辽阔广博,无以伦比;

大海的湛蓝深遂,难以比及。

我为此骄傲与自豪,我为此天天心生尊崇和敬意。

仿佛我心中随风飘逸出的生命歌谣,寄托着远古时代的梦与随时追寻着的现实海梦,掠过了湛蓝深阔的梦幻故乡,归回到了生存与命运的波岸。

我知道,我每一天踏足着的生命之海,就是我一生中追寻着的不朽生命之海!

我为不朽而湛蓝的生命之海,我为自己致身于辽阔生命的天地,而深深地永恒赞礼!

 

50

 

是的,我应该骄傲与自豪,还更应该有深深而永恒的赞礼!

无论海的先辈,海的后裔,抑或我们现代种海人,他们面对大海的每一个时刻,都在骄傲地给青春、年轮、生命,甚至是历史和岁月,涂写出蓝色斑斓的图案。

从远古到现代,从蒙昧到文明。

他们曾经历过多少风暴、海啸的袭击,经历过多少灾难和死亡的蹂躏。

但他们是顽强的,英勇无畏的。

一代一代地生活着过来,一代一代地向大海坦露出博大深阔的襟怀。

是的,活着的是历史,也是现实——

他们像大海和海岸塑造出新时代的史诗,那不朽而永恒的生命交响曲。

他们坚信,走出去,扬帆远航。

大海便也是坚实的陆地!

 

51

 

坚实的陆地属于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和打拼的土地。

如果历史更迭,时光转换,他们——新时代的渔民,大海新一代的种海人,再也不仅仅把目光投向大海深处,投向那片蓝色的岛屿。

陆地的本身,渔村的本身,曾是生活与生命的坚实依托。

他们出海扬帆,他们满载而归,犹如斗转星移,犹如日月经天。

他们生活的苦与乐,他们的悲与喜,宛若潮涨潮落,宛若时光流逝。

而性格的开朗与坚强,心底的善良与真诚,胸怀的宽阔与广博,是大海才可给予的,是湛蓝所赋予的真正品格!

这就是大海的无穷魅力。

 

52

 

深沉的大海,风起云涌的大海。

我随海浪的升腾,把目光从远海回眸到了坚实的陆地。

这岸诞生出海的颜色,一片片新绿把土地掩映和覆盖。

歌声辗转流传,风俗越发生机与浓厚。

蓝色苍穹下,看那拔地而起的不就是那渔村的现代信息么?

屹立于海岸,被咸性的海风吹拂,与那座凤凰纪念碑、祖先英烈们的雕像相交辉映,组合成大海风光的四季。

渔村的夜里,月白风清。

渔村的琴声,悠扬而扣人心弦。

歌是飘忽的、深沉的、炽热的,回环着历史的离合、岁月的悲欢。

陆地的琴与歌哟,与大海永存,与生命永存……

 

53

 

时光流失,大海依旧无边无际。

我们的海岛,我们的渔村,与那大海的彼岸遥呼相望。

从冬到夏,从春至秋,渔村和岛屿换了一片新天地。

近处的海洋天气预报观察站,与远处岛屿上的雄伟灯塔,迎接了一批批爱海的游客和疲惫靠岸的货轮。

包容万象的大海,无限蔚蓝的大海是更迷人、更富有魅力了。

祭海开海,锣鼓声震天响。

独弦琴,哈歌,高跷捕鱼表演,采茶热舞迎客,美仑美奂,精采纷呈。

向南向南的蔚蓝色召唤,迎来了新时代的曙光。

历史的必然,大海生命魅力的必然。

 

54

 

大海的魅力无限,蔚蓝的生命无限。

我驻足着蓝色生命的海岸,心灵不时涌起了种种超越时空般的顶礼和膜拜。

毕竟没有谁愿意用污浊去玷污着心魂。

面对那静静而沸腾的天地,海风徐徐地吹,吹暖那些游客的冷却之心;

轰鸣的浪声,悠扬的长角,唤起人们许多遥远美丽的思绪。

如若因为广博和浩瀚,因为湛蓝与瑰丽,壮美的大海一定会以浪的轰鸣,洗涤着人们渴望洁净的心灵。

啊,大海揭开了历史丰富多彩的生活画面。

我们生命的画页,也同时被徐徐拉开了!

 

55

 

老巫婆曾告诉我,眼前的这一片蓝色的世界,正是我一生中神往的地方。

于是我对蔚蓝和辽阔看得很重很重。

我知道,在这蓝色的世界里,生命缤纷灿烂,希望海浪般升腾。

我想起了史诗——那远古而来的史诗啊。

我诵起了史诗——那飘然而至的现代史诗啊。

它掺揉着阳光,掺揉着大海浓郁的气息,展现着渔村、海岛以及后裔们新颖奇谲的理想建构,并创造了智慧。

生命延长了,历史走向了现实永恒的纵深,展现着时代宏阔生活的杰作。

大海哟,生命不朽,我们的希望不朽……

 

56

 

海不朽,我们的生命和希望不朽。

就像那太阳,就像那宇宙,就像那时间与空间,赋予了我们生命与希望不朽的颜色。

我们热爱海,是热爱生活与生命的结果。

我们酷爱湛蓝,是酷爱神圣与纯洁的德性。

爱礁石、爱彩贝、爱岛屿、爱海市蜃楼……

我们的祖辈教会了我们爱。爱叫我们生活和生命富有颜色、美丽和动人。

那么用整个生命、整个爱心来讴歌大海吧。

大海一样以浑厚深情的历史和现实使命,注入了我们生命理想,为我们的希望而崇高赞礼!

 

57

 

海不朽,我们的生命与希望不朽。

就像那岛屿,就像那海滩,就像那天空和陆地,赋予了我们生命与希望坚实的信念和力量。

我们古老历史的渔村,我们拥有着现代理念的时尚岛屿,都一再闪现出多彩生命的灵光。

我们的岸蜿蜒而绵长。我们的船和帆日夜浮动着。

我们的先辈与英烈,他们生命的毅志与坚韧,都提示给了我们——

即使有风暴和恶浪,即使出现沉沦和死亡。

心不死,魂将不死。

对大海的讴歌与礼赞,亦将永远继续。

 

58

 

海不朽,我们的生命和希望不朽。

如果我们的大海很平静,生活必将也很平静。

没有生机,谈不上亮色,更无法说起歌声嘹亮和延续。

沐浴在蓝色的海风里,眼前哪怕迎浪飞来一群海鸥,飞来一群海燕,飞来一群白鹭,天边霞光都会显得楚楚而动人。

渔歌也都是缠绵的,隐匿的桅杆,穿梭的渔排,仿佛永远的伴随着星光与海的荡漾。

当然,我们祖先远古之梦,不能化为乌有。

向着大海,向着蓝色,我们的史诗,将永远的瑰丽与悲壮。

我们的现实,将多彩和灿烂。

 

59

 

呵,海不朽,我们的生命和希望不朽。

就像那风暴,就像那礁石,就像我们那新的渔村和海港,赋予了我们每一天太阳的光鲜与明亮。

倘若我们有过沉沦而没有扬帆。

倘若我们只相信死亡而不去谋求新生。

我们的歌声将不再高吭而嘹亮,我们的史诗亦将不再宏伟而壮丽。

爱海吧,像热爱生命和生活。

我们的纪念碑,先辈的铜像,明亮的灯塔,美丽的渔村,才能真正让我们历史的图景,涂上湛蓝湛蓝的希望!

 

60

 

啊,海不朽,我们的生命和希望不朽。

就像那春天,就像那片云,就像那潮涨和潮落,赋予了我们人生、命运的坦途欢唱。

任季节的转换与更迭,任历史和现实的突变。

我们的爱和恨交集在一起。

我们的喜与悲显得海一样坦荡分明。

我们的歌唱不尽,我们的爱情多么意味和深长。

勇敢地高扬起风帆,驶向大海蓝色的远方。

我们的生命属于湛蓝,我们一生全部的爱都涂上了湛蓝色。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

新时代阳光,暖暖的普照着,我眼前的大海,感觉更宽阔浩淼,颜色也更多姿多彩。  

海上丝绸之路将更加蔚蓝无极,添增着无限的生命力。

那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的壮景啊!

我心中的赞歌哟,再次不禁的油然而生——

大海啊,我的大海,我的蔚蓝色的北部湾……

 

 



Copyright © 2015 中国西部散文网 Power by www.cnxbsww.com
中国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彩云(书画艺术总监)136047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