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8860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黄神彪散文诗特辑:走进森林的思索

点击率:2318
发布时间:2018.10.08


 

我们手挽手在一个白天,走进森林。

我说,让我们把白天与爱都交给森林吧


            ——题记


    

思索一

 

……如果我们都渴望悲壮与轰鸣的岁月。

森林啊,我们愿把年轻的生命都看成是大地最辉煌和最美丽的。

 

森林,你在一个历史学家的诗歌里,或许是一个人类始祖光灿灿的摇篮。

而在懂一点现代派画史中变形艺术的我们眼里,你是一片被海洋一样湛蓝天幕的映衬下,大地的一组裸体雕像。

 

我们知道,在那些枝叶繁茂的历史塑纹上人类曾书写下过,谁也无法辨认的第一代象形文字。

这些象形文字经茫茫岁月、漫漫风雪的锤炼、锻打,有的已经干枯、风化、灭迹;有的则还躁动不安,于无数落叶的死亡,恒星的灭迹线上,呈现出繁荣、碧绿,令人感受到生命耗散与诞生时分的美丽、庄严和肃穆。

 

根是神圣的。

我们人类赖以生存和征服自然的根,当然也是十分神圣的。

有人怀念原始人的洞穴、狩猎后的篝火,有人赞美部落与部落间真刀真箭厮杀后那种凯旋、祭祀以及河边群婚前的欢舞……

可我们却要在这片静静的森林里,深情地透过微观宇宙空间去探循“根”的惊心动魄,和对作为生命、人生、爱情所获得历史背景的伸展过程。

 

叶是美好的。

我们人类虽然有人常常无望地错过了生长期。

但奇迹属于顽强的生命。

顽强的生命像森林般通过叶片生动地展示出来。

叶片落了还会再生。一代一代的人倒下了,另一代的人会沿着被许多历史落叶遮掩下的脚印走过来,生活过来。

于是,我们虎虎生生的年轮也像层层叠叠的叶片一样,甘心被岁月继续转换和交替。

 

诚然,令人蓦然回首的是历史。是历史那斑斓离奇无尽无止的淘汰过程。

枯萎的、呆滞的、贫血的生命交给死亡。

那是一种必然的生命终结。

富有旺盛的、希望的、燃烧着的生命献给永恒,那是一切生态在自然宇宙观中获得的高昂价值之赞美与瑰丽的讴歌。

 

紧接着我们想起秋天。

有人在目睹了遍地金黄的落叶后深思——选择位置,和彷徨歧途的苦恼是属于生命的翻飞的——却为什么赐予斑斓的落叶以火警般惊天动地的权威?

对生命的饥渴与留恋胜似于暴风骤雨时海鸥对海岛的饥渴与留恋。

只是一种生物赋予生命的机能么?

我们说那不过是一种怜悯的、廉价的哀叹是呵,要诞生却为何要去迷恋那——死亡呢!

 

此刻,我们都深感振奋。

阳光沿着树隙与叶脉跌落,并随风转辗注入我们充实的心灵和滚烫的血脉。

任遐思于宁静与神秘中纵横驰骋,像一雄性勃荡的野鹿或山羊般奔向美好的境地。

白天的森林美得无极。

仿佛让我们自觉沉酣于历史生命所有过的再度浓烈芬芳    

 

哦,大森林,大森林……

 

思索二

 

……或许我们生平就很喜欢读大自然写得最美的书。

森林啊,你不就是以你非凡的丰采勾勒出大自然中最辉煌和最美丽的形象吗?

 

天空蔚蓝得出奇。

无数丰满的叶片遮住这蔚蓝下的神秘和宁静。

渐渐地,我们思想的峰野从昨日麻木紊乱中开始重视植被期与绿色覆盖面,并盼望今天越过荒蛮地带,和风雨、太阳、鸟声、绿色一起蓬蓬勃勃地创造出歌声、骄傲深沉的个性,乃至于心的繁荣和碧绿。

 

有诗人说,自然不只是自然界,还是人化的自然界。

这或许是真的吧?要不聪明的海伦·凯勒在目不能视时,仅仅靠触摸怎能感觉出四季的变换。绚丽多彩和千奇百怪的大自然和大千世界。从而发现了她特有的穿透力——人类就是有点奇怪:对我们已有的东西往往看不起,却去想望那些我们所没有的东西。

——这个辉煌而美丽的人生真谛!

 

森林,大自然的骄子。

在我们目光所触及的每一个领域或在放大的微观宇宙空间里,娇嫩丰匀的叶片,柔软光滑的花瓣,或者枝条上的芽包,都令我们吃惊地发现任何微小的事物,也会拥有其巨大的一面。

而在放大的微观宇宙时间里,任何短暂的生命却赋予了难以置信的漫长——

呵,我们对森林的爱也宣布开始膨胀、漫长了……

 

走进森林,我们幽然成趣。

根据路的提示,我们沉默地抚摸着那些千奇古怪的树——大树,小树,外皮光滑或表皮粗糙的,目的在于寻找大自然转换或交替四季的标记。

但是我们无意间发现,在那丈许远的地方有一棵被雷火轰击过的老树,它躯干的半边几乎被烧成木炭。

呵,老树仍活着呢!

它的存在,仿佛在顽强地宣告——是生命就不能交给炉火交给死亡。   

 

似乎历史注定着:

我们这一代不能依赖于坐享其成,那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恶习观念不应再是某些人的座右铭。

生活的信条,在于创造,在于给予,像森林一样只能借助土地、阳光、风雨,创造条件一步一步地亲近蓝天,拥有自己最美的花期和应该选择的位置。

 

走来吧,走进我们这幻想中的森林。

森林那神秘与宁静的境界将使我们青春永葆,将使我们不再受昨日的困苦与迷惑的折磨。

一种超脱世俗风尘的愉悦感,顿时佛如林间的鸟鸣掠过耳畔,成为永恒的依恋和寄托。

 

走来吧,走进我们这大自然深厚的怀抱。

如果白天过于短暂,也要在我们放大了的微观宇宙时间里获得延长,或者把时间的进程推向明天。

让我们伴着新的曙色进行又一个崭新白天的崭新探索。

 

        哦,大森林,大森林……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