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10510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山里的歌(黄鹏)

点击率:1240
发布时间:2018.10.08

山里的歌

 

/黄 鹏


阿妹美美在对岸,

怎样变成哥新娘?

如何变成哥媳妇,

妹吃肉肉哥喝汤

 

春节回家乡,在村头听到有人哼着这山歌。瞬间,远山空旷,天际辽远,树叶动情,花儿含羞。我定在那里,听那歌声缭绕在凤尾竹梢,看那韵味生动在清秀水面,如痴如醉,情迷意恋。这些年,我听过多地的爱情山歌,如宜州山歌,但那更多的是编排的内容;又如武宣婆大战柳州老鬼的山歌,但那更多的是表演成分。如今在宁明乡下,一个叫通榜的壮族小山村,我的家乡,听到原汁原味的壮语山歌,那种感觉,真的是醉了。

这是一个小伙子哼唱的,他在菜园里摘菜,围起菜园的栅栏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到他的脸。散在菜园外忙着觅食的鸡,听了山歌,昂起头,“咯咯咯”叫了几声;狗支起耳朵,愣愣的望着菜园。这是个俊朗的小伙子,一头浓密的头发如山顶的青草蓊郁着;健壮的身板有如村子后山的山梁挺拔。他时而弯腰,时而蹲下,动作敏捷,在青青的菜园里摘菜。我站在村头的枫树下,望着他,没出声,沉浸在山歌的韵味里。

这是家乡一首传统的南部壮语山歌,抒发的是一个婉转的故事。传说,在广西中越边境,有那么一个壮族山村,是广西西南乡村很平常的村子。村四周都是高高的土山,土山生长茂密的树林和青青的草。山脚下散立着一座一座干栏,每座干栏每天都散淡出炊烟。牛在山上吃草,鸡在村边觅食,鸭子则在村前的小河嬉戏。河床的沙子细细软软、白白亮亮,鹅卵石、各种石形象各异。河水很清澈,浅处可见游鱼,大大小小,灵动可爱。村妇来洗衣、洗菜,站在水里,或蹲在石头上。衣服或红或绿,菜或青或白,晾晒在岸边,遥映蓝天白云,点缀绿水青山,于是,这幅山村画图就全活了。

村里有一个小伙子,长得高大俊秀,勤劳勇敢,十八二十岁了,也没成家。父母焦急,托人给他说媒;村里人也焦急,纷纷给他牵线。他家在村头,做着油盐烟酒的小营生,客人进进出出,多是来买油盐烟酒,更多的是来看看他,尤其是姑娘们。他却是淡定,也装糊涂,对哪位姑娘也不肯抬一下眼。

小伙子有小伙子的心意人,眼光只为明月亮,只为她抬眼。她是隔河对岸的姑娘,十六或者十八岁,一头乌黑的头发,扎着两条大辫子,走路就甩动起来。白皙的耳朵玲珑剔透,一半掩入发里,如玉在水;一半张出发外,似月出云。她标致的面容,窈窕的身子,浑圆的肩背,一套蓝布绣边衣服,一条壮锦腰带,神态温柔、甜美。她每三天都要经过这里去赶圩,到这里总要歇歇脚,总是远远地看他一眼,正对迎着他灼热的眼光,就低下眼帘,就脸红脖子红。他给她递水,她不接,别过脸去,双手扭着辫子,用眼睛余光瞄他的身影。他懂她的心思了,故意不多理她,让她自己闲坐着。她说要买针线头,他叫她自己来拿,没有像对别人那样交给她,她脸更红,不回头就走了。望着她的背影,他一直笑,好开心,但又骂自己“滑头、坏蛋”。

她竟然一个月不赶圩了,他跑到河边去唱山歌:“阿妹美美在对岸,怎样变成哥新娘?如何变成哥媳妇,妹吃肉肉哥喝汤。”一边唱,一边望,也没望见。望久了,山歌也不唱了,他说:“不来就不来,何处不花开?”但却很沮丧。

有天他听到门外有砍树声。他冲出来,却是她在砍那蔸玉兰树的枝丫。他急了,也气了,快步到她身边,夺下她的柴刀。她脸红红的,背对他,不吭声。他就问:“为啥砍树?”“我没砍树,是讨厌那玉兰花。”“玉兰花得罪你啊?”“它就得罪我!它凭什么开在这里?我又没在这里。”他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去拉住她的手。她转脸看了他一眼,羞羞的一挣脱就走了。他痴痴望着她走,过一会才发现手里还拿住她的柴刀,就喊:“哎,你的柴刀不要了?”她头也没回,应道:“你给我送过来。”他却没有追送过去,心想你下次来不可以拿吗?

他等着她来拿柴刀。他盼着她来取柴刀。却总不见她来。每逢赶圩的人们路过,他都用眼睛一个一个去寻找,终于见她挑着担子,担子装着野生的香菇、木耳、灵芝、铁皮石斛等山货,快步走过村头,向前去了。

他想拿柴刀去还给她,又希望她能回来取柴刀。夜里做梦他送柴刀给她了,醒来又幻想着她会来取柴刀;酒醉了就埋怨她不来取柴刀,酒醒后又痴痴的等她来取柴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他多少次看她走过去了,他眼巴巴的等她回转来......

山歌声停了,我从遐想中回神,心想,那姑娘是回转了呢,还是继续走路不回转呢?一定睛,正见从河里挑水回来的一个村姑,在向小伙子喊了一声。小伙子走出菜园,和村姑并肩而行,往村中徐徐而去。

我长啸一声,知道在自己的家乡,这普通的小山村,纯朴的爱情依然存在,美好的生活依然存在。

 

 2018.1.17-18于邕

 

【作者简介】黄鹏,壮族,广西宁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副会长。发表有小说、散文、诗歌等,已出版《五色石》《一样的天空》《芬芳飞翔的歌谣》《世纪阳光》四部诗集。作品曾获第三届、第七届壮族文学奖,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花山奖”,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优秀奖,全国青年报刊好作品奖,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第二届红豆文学奖。现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作。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