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2830945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一脉中和牵清梦(甘丽云)

点击率:1549
发布时间:2018.10.08

一脉中和牵清梦

 

/甘丽云


 

周末,一群文人,数架相机,一次温暖的中和采风——在这样一个凉气渐深的秋天,我们相约藤县中和村,寻找遗失了千年的陶瓷故事。

我们在村口下车,村子背山面水,未走近,远远地就看到,屋宇错落有致,古色古香。走在村道上,天空有柔和的云朵相伴,一阵轻风徐徐吹过眉梢,使人心旷神怡。中和村温静悠然,给人很舒适的感觉。田里的稻穗在招手,竹排在阳光下,拨动着灵光闪烁的水面,村子在澄蓝的晴空下和着泥墙灰瓦,充满了淳朴的气息。竹林间积攒着的枯叶,旋转着飞扬,又均匀地铺散在地面,掩盖了泥土。穿越沧桑的历史,到幽静深远的屋巷飘然行走,自然的美景与村落相互衬托,舒适安逸。北流河水潺潺,中和村像一幅油画展现在你面前。“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古朴的石阶会引着你向前,在店铺悠闲下棋的人们,站在房顶瓦片间轻啼的公鸡,睡在屋檐下懒洋洋睡觉的小狗,坐在板凳上猜着“剪刀、石头、布”的小孩……无不体现中和村原汁原味的美。在这风景如画的诗篇,文友们轻吟一首诗,唱一首歌,都是无比喜悦。

中国陶瓷历史悠久,早在一万年前,中国人的祖先就发明了陶器。从古至今中国产生了数不清的陶瓷绝世佳品,令世界惊叹不已。作为世界上陶瓷出口最早的国家,中国也因此赢得了“瓷国”美誉。先民累积丰富制陶经验后所获得的丰硕成果,中国陶瓷发展史中的点点滴滴,无不说明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智慧与创造力的民族。藤县的中和窑,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于1981年8月25日公布为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考古中采集得到的种类繁多,形式多样。藤县历史研究会秘书长周雄介绍时说:“经1964年、1975年考古调查,试掘中发现了一件印款有‘嘉熙二年’花模具,说明了生产的年份。当时中和村陶瓷兴旺昌盛,而且在技术上还相当娴熟,只是后来如何湮灭了,到现在还是个谜……”传说,中和窖瓷土原料、燃料是本地特有的,它拥有优质“白鳝泥”和檀香木,这些矿脉和燃料因竭泽而大量开采用尽。

藤县中和窑瓷器可与同期景德镇瓷器媲美,被列入《广西博物馆藏古陶瓷精粹》一书。传说其精品“九龙杯”现藏于日本。神奇的是其杯或碗盛满水后,杯中九条龙的龙须、里面的鱼虾都会款款而动,活灵活现。夏季用其钵盛“白斩鸡”到香港,两三天也不会变味。

何其幸运,我是第一次踏上这土地上,听到了这么神奇的故事。我小心翼翼地行走,怕惊扰沉睡的梦,神秘又充满神奇的色彩。一个地方,无需太多的寻度,当年陶瓷工的故事镶嵌在墙,如琴弦的片断,这些碎片在这生活的场景中,仿佛诉说历史的沧桑。

中和的瓦碎,随处可见昔日繁华的踪迹。在村子,你会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故事、思绪伴在一起,融入中和。窄于看似寻常的古巷、脚下的瓦片,不时地提醒你这里说不定还收藏着一个个故事 。你的每一个脚印,可能都有宋代的故事。你要轻轻的移脚,不忍用力。心中想的,是把它如何湮灭的原因弄明白。走在古街,让我有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穿过一片古屋,闭上眼睛想象,那过去的繁华昌盛就全回来了,火光历历在目。

清风在细细地浸润我想象。寻梦、寻宝,看到静恬的风景,会自然的感叹“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这时,你可以与小草说话,与蝴蝶说话,与云朵说话,甚至与风说话。瓦片都会说话,都有表情,也有故事。对于它的历史,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去打开它,无论是用眼睛去阅读,用喉嗓去朗读,用心脏去感受……陶瓷瓦片那绚丽的曾经,穿梭于灵魂。想象那瓷器的纹饰,缠枝花卉、缠枝卷叶、海水游鱼、海水戏婴、水草、飞禽……还有那丰富的印花模具,历经千年,已成瓦碎,散落村子。

也许陶瓷是有磁性的吧!相遇也需要一种缘分。我轻轻拿起一块印有字的碎片,厚而沉。见到它时,立刻被它所震撼,所吸引,所痴迷。而它的魅力,岂是眼睛所能全览的啊!可能,它曾投入一场无奈的挣扎,时光荏苒,在灵气中出生,又在烈火中重生。“明如镜,青如天,声如磬。”得以传世,靠的是那些烈火赐予的磨难,磨砺出的坚强。在文人墨客的手中,传世千年,但留下的痕迹,从没被忘记。

数着脚印,世事在岁月里流动,尘世被一步步走远。文友执手相拥,放声大笑,酣畅淋漓地表达对陶瓷瓦片的赞美。而你呢?喧嚣纷繁的曾经,却远在散不尽繁华的宋代……

太阳落山,晚风飘梦去,去到了那我去不了的地。 “夜阑惊起还乡梦, 窑火通明两岸红。” 是谁在窑烧边轻叹千年的等待?

当晚霞透过竹林,在暮色中还有余温,看着远远的炊烟,这是柴火农家特有的,最原始的煮饭方式,陪着夕阳落去,便触动了内心深处的一份安宁。旖旎的霞光,映照于清莹秀澈的北流河。六点了,夜幕将至,但我们甘愿享受这份水波不兴的静谧,陶醉在那光彩熠熠的村子中。在吸引人的情境里,有人喂鸡的声音,于沉睡的瓦片,没有交流,仅仅是擦肩而过,便爱上了你衣衫上波纹般的褶皱。

“轻轻的风轻轻的梦轻轻的晨晨昏昏,淡淡的云淡淡的泪淡淡的年年岁岁。”我想,曾经这里是应该热烈、透彻、不保留、不回避、痛快淋漓。它可以穿透生活的俗尘和浅薄的欢乐,深入到生命的肌理中去。村子每条铺开的道路,都是你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轻轻沉醉,读懂了,便笑而不语。

坐在窗前,想把中和陶瓷的梦,一字一字写在信笺上。凝神,思索,写写停停,斟斟酌酌……终是描绘不出湮灭的陶瓷。手中瓦片,却没有入梦……

 


【作者简介】甘丽云,女,1984年生,现在广西藤县水利局工作;广西梧州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广西藤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